快报 |

广告

主页 > 文化空间
分享到 : 

2019-01-13 20:13:23  1830423
【框里框外】谢林霖·随性自在的茶馆
文化空间



Tchai-Ovna茶馆的生命始于2000年,两位Glasgow大学二年级的学生,申请了学生贷款,在离大学不远的地方,开始了这一间茶馆。其中一位学生玩萨克斯风,另一个写作,这所小小的茶馆里有各种文艺活动,如诗歌朗诵、话剧、演奏、艺术,有点《Dead Poet Society》的感觉。这就是离开那所古老大学外的那一个诗社,没有酒精,只有一个小小甚至有点窘迫的空间里自由的精神。

从大学西边的大街拐弯,走进一条石子路,很安静的一条直巷。我几乎可以想像自己正走在往日本茶室的道路上,随着道路铺面的改变,我们转换着心情,带着朝圣的感觉。来到巷子的尽头,外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迹象显示这是一所茶馆。一个没有脸的铜像跌坐在门外,一扇门打开是一条走廊,毫不动声色。日本茶馆外有时会有这样一个月门,独自竖立在园林中,让来参访的人,攀上阶梯弯腰跨过门槛,从这边到那边,以身体的动作来仪式性认可的一个界限。这一间世俗的茶馆,或者没有这样的设计理念,却很不经意让我有一种穿越时空的记忆。

不同年龄、宗教的人们在这里共聚。

推开灰暗走廊尽头的另一扇门,世界突然鲜活起来。外头地上的石板子一路这样铺着进来,不同的角落有各式不同的家具,完全不跟谱。大多数顾客都年轻,看来就是学生的模样。大家围着一团很热情的讨论着、交谈着。我坐在那看来非常东方的垫子上,要了一壶茶,和他们自家做的一点小吃,很轻松地斜眼看这一个很特别的茶馆。

地方完全没有雕琢,18年前大概也和现在没有太多不同。他们的网站上说:“不卖酒只卖素食,让大家都可以来,无限年龄和信仰;我们相信生意上的道德守持,所有的材料都用店里的脚车载送,垃圾绝对回收;公平对待工作伙伴,一旦成为我们正式的一分子,你永远都可以在这里免费喝茶。”

地面完全不经琢磨。
从横街拐弯走进小巷,突然一切的喧嚷都被丢在身后。

自成一格的空间

以日本的标准来说,这里该是属于草庵茶一派的吧!只是不同于日本茶道的刻意追求,这里比较是一个生活的洗练。为了不浪费,到处收集家私,一个小小空间里,从餐桌到沙发,从西式靠椅到波斯风的软垫,随机随性。茶壶和茶杯除了一些大约配对的简单规矩,也没有什么成套的讲究。一百多种茶从世界各地搜罗而来,或浓或淡,大家各自高兴着,旁边的小吃,是附近家庭制作的,也没有什么大厂家的牌子。自在吧,是这个地方的特色。

我相信一部好的电影,从来与华丽的场面无关,只与蕴含其中的思想有关,即便朴素无华,也能充满力量。这座茶馆也和设计推敲无关,只是因为店主的一些执着理念,自然生成目前这个模样。一个地方那么乱丢了一堆东西,也乱挤了一堆人,没有谁在意你是谁,很多想法或者意念在这里悄悄地生芽,就像这两位创始人,18年前或者只想要为自己做一个可以赖着的窝,一晃多年,他还快乐的在这里和年轻的、老的喝茶的人聊着,笑着,生活着。

走廊虽短,却切开两个世界。
环绕地球80“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谢林霖·2019.01.13 2019-01-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