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政治
分享到 : 

2019-01-27 10:02:25  2004528
潘淑仪‧原住民垦殖民造王者
政治

金马仑国席补选尘埃落定,国阵成功守土。这一战,朝野过招看似暗流汹涌,但从逻辑而言,国阵胜选并不出奇,其中华裔投票率及原住民选票意向,是国阵高奏凯歌的关键因素。

华裔投票率下降

这次补选的投票率只有68.79%,低于上届全国大选的79%,当中的主因是游子选票明显下滑,使华裔选票的整体投票率下降,此现象间接成为国阵的制胜武器。

原住民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为国阵保住高原的江山之余,也为原住民族群缔造历史,成为我国史上首位原住民国会议员,必须归功于此补选的“造王者”,即忠心不二的原住民及垦殖民选民。

国阵横扫日莱数投票中心

金马仑国席辖下有丹拉那打州席及日莱州席,丹拉那打是希盟阵营的基本盘,日莱则是国阵的政治粮仓,国阵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横扫日莱多个投票中心,伊斯兰党的配合也应记上一功。

不仅如此,国阵阵营不只聚焦于金马仑高原单一选区,而是把范围扩大至全国,营造成此场补选是对希盟的迷你公投,彷佛金马仑选民扮演要角,代表著全国人民的心声,针对希盟政府推行的矛盾政策投下“教训”一票。

这一招显然奏效了,即使希盟总动员进攻原住民及垦殖民区,甚至更出动希盟主席敦马哈迪于选前一天随军压境,仍难以撼动国阵的堡垒,而选民结构的特殊性,对于希盟而言,是难如登天。

“网红”纳吉为国阵助攻

金马仑原住民及垦殖民的思维保守,似乎对新政局无动于衷,虽然少数不满现况及活于贫穷线下的原住民及垦殖民转态支持希盟阵营,然而是属于小众的一群,不足以掀起原住民及垦殖民的海啸,对国阵阵营而言也欠缺火候,无法对国阵造成致命一击。

原住民及垦殖民以选票拒绝掌握联邦政府及公共资源的希盟,显见他们对国阵的情意结仍非常深厚,而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他们的心中仍是领袖;“网络红人”纳吉于线上线下为国阵宣传助攻,也恰合时宜为国阵保住高原的城池。

希盟及国阵角色对调后,国阵聪明地避重就轻不利于己党的课题,而是连日来把砲口对准希盟猛攻,善用一组贿选照片、一番威胁原住民村长的言论、积极反废死的课题等,让希盟阵营应接不暇。

这一战,希盟在攻在守显得战战兢兢,金马仑国席是行动党的传统选区,向来擅长于网络战及被定位为主动进击的行动党,这次的战略佈局显得较保守,导致选战氛围整个操控权倾向于国阵。

补选期间,朝野各巨头轮番出击,使金马仑高原如“星光熠熠”般热闹,朝野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然而希盟缺乏在地的优势,且面对甫执政联邦的尴尬期,局限著希盟的发挥,较处于“挨打”的份儿。

华裔游子多不返乡投票

不仅如此,华裔选民退去当初改朝换代的激昂情绪,适逢农历新年跫音近,游子大军经衡量之下,打消返乡投票的念头,整体的投票率也因而走低,希盟缺少“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无法借由游子票化险为夷。

希盟疲于应对当前的大敌、游子大军无法返乡救驾、“纳吉效应”于原住民及垦殖民起著成效等,致使希盟败选,然而压垮希盟的最后一根稻草,相信是巫伊联手出击砲轰希盟,导致敏感的种族课题于日莱州选区迅速发酵。

希盟政府迄今有许多争议性的课题缠身,而国阵向伊党伸出橄榄枝,两者于巫裔及原住民票仓的日莱州选区打“种族及宗教牌”,并且借由兴都庙骚乱消拯员殉职事件,与火箭候选人的印裔背景混为一谈,锁定最后的胜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1-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