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凱唾成珠
分享到 : 

2019-02-01 18:17:51  2006445
凯林拉斯兰.果王与原住民的土地斗争
凱唾成珠

榴梿到底是果王还是诅咒?中国消费者对其独特的果香以及黏黏的果肉不断攀升的需求,导致东南亚各地榴梿价格飙涨。

2013年至2017年间,猫山王的价格从一公斤9美元翻涨了三倍,至每公斤22美元。

出口量也爆升,泰国以2016年4.95亿美元的出口引领群雄,马来西亚仅有区区1800万美元。不过2017年初,马来西亚成功取得出口鲜果到多达14亿人口的中国的合约。必须提的是,榴梿的利润很高,是每公顷4200美元油棕的九倍。

这股淘金潮吸引了大机构为了大肆种植榴梿疯狂置地。虽然在马来西亚有近200多种榴梿品种,但偏远话望生的猫山王最受推崇。

榴梿迷(正如葡萄酒爱好者)珍爱话望生的品种,这里土地含钾量高,以及虫类众多。但吉兰丹是马来西亚最落后以及管理不当的州属。过去29年在伊斯兰党的治理下,他的人文发展指数比斯里兰卡甚至孟加拉更为落后。

过去十几年的贫穷以及缓慢经济成长,最近的榴梿蓬勃生机再来了大幅度的改变,过程中制造了赢家还有输家。

例如,活望生的特米亚族成了环境破坏的受害者,他们的祖籍地被开发种植榴梿。

马来西亚有17万8000原住民,占总人口比例少于1%,是饱受挑战的少数民族。他们居住在半岛各地,多数是非穆斯林,又多个部落组成,其中特米亚族最大。

特米亚族的领袖据理力争。31岁的穆斯达法说:“这是我们的土地,在独立前是我们的祖辈的世俗地。”

穆斯达法就是在前线阻止一场与种植榴梿相关的土地开发。他说:“我们在2018年2月就开始设立路障,阻止那些公司为了榴梿芭砍树。”

这个育有3个孩子的父亲如今因为带领路障团队而面对法律诉讼,他说:“土地是我们的,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是我们的先辈跟马来西亚政府的协议。我们与这边土地有了千年的历史渊源,有一种说法是正确的,如果你给原住民一把刀,一根火柴再把他丢在森林里,他会活得很好,但如果把他放在城市里,他一定会死。”

凯唾成珠团队于2018年造访了他们设下的路障;当地的河流污浊如奶咖啡,伐木的后遗症让河水无法被饮用。

过去森林里长满了草药,原住民会采集卖钱,如今植物被连根拔起,土地干燥。跟摩天大楼一样高,保护野生环境的百年老树为了种植榴梿树被砍伐。取而代之的是每排相隔10公尺的榴梿树。此情此景,情何以堪。

环保分子莎莉法(Shariffa Sabrina Syed Akil),尝试介入调解。

“我的主要目标就是阻止国家的森林被摧毁,尤其是毫无意识地砍伐。如果你保护森林,你保护原住民。”有些正面的发展,509大选之后,莎莉法以及穆斯达法向首相马哈迪提呈一份备忘录,要求联邦政府介入。

幸好,他们的努力在2019年1月18日有所斩获,马哈迪的政府为了吉兰丹州政府并未保障话望生原住民土地,状告法庭。对穆斯达法来说,这是一个进展。“这是一个重要的发展,这显示政府关注原住民的福利。但这应该更早发生,森林的破坏已经无法复原了。”

莎莉法补充环境保护需要全方位的努力,“我表扬政府,这是史无前例,但最终还是靠马来西亚人教育自己,保护天然环境,我们不能只靠政府,森林是大家的。”

中国人的需求可以改变以及终结东南亚的小社群,在我们急于满足北方巨人的需求前,我们必须警戒这些负面的影响:环境、社会或文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0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