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焦点
分享到 : 

2019-02-03 15:30:00  2005987
不管再远再累,我们也要开车回老家
焦点

行路难,也要回家过年之【回家的方式.自驾篇】


你回到家了吗?还是,你正在回家的路上?


过年就是要回家。拆解“家”这个字,“宀”(读mian,与“棉”同音)是屋子的形状,下面的“豕”(读shǐ,与“史”同音)是猪的意思。有一种解读说法,猪繁殖能力旺盛,代表多子多孙,在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下,就是“家”的所在。


回到正题,你回家了吗?今年过年,你是那个开车载一家大小回家的司机,还是可以随时在车上昏睡的乘客?漫漫长路难免塞车,不如一路聊天取乐,让途中充满笑声吧。


有些人搭公共交通回家过年。车票、机票、船票一票难求,得七早八早上网,甚至到售票处抢购。出发回家,提着、拖着、背着大包小包上巴士、火车、飞机或渡轮,和其他回乡的陌生人共处车厢、机舱、船舱。虽然相互不认识,但试想想,大伙前往同一目的地,说起来是同乡呢,而且心境相同,都满心期待回家团圆。


每年农历新年,不管南下北上,往东往西,在路上的我们都是回家的人,路的另一头是等着我们回家的亲人。或许早在出发回家的前几天,他们已经把家里打扫干净,把被单、床褥统统晒过,等你回来使用。有些家庭已经开枝散叶得睡房不够用,回家的人儿得在外租民宿过夜。无妨,家的温暖还表现在饭厅里:一张餐桌不够用,另外搬出摺叠桌椅,才容得下一整家人一起吃饭,热闹轰轰。


就是那种感觉,热闹、嬉笑、欢乐。所以,行路难,也要回家过年。


(文:本刊白慧琪)



Kyan新年回老家,最期待能待到天公诞之后


Kyan来自亚罗士打,在吉隆坡生活已有十多年,通常自驾回乡,就算早已预料过年会碰上车龙,依然选择开车返乡。


“老家没有太多交通工具,我开车回去,大家可以一起去拜年、吃饭,加上能载比较多东西,像不要或不合身的衣服,也能拿给家乡亲戚的孩子,还有我每次回去会买很多肉过来,因吉隆坡肉价贵,所以开车真的较方便。”


同样来自大家庭,小时候共有4个家庭同住,慢慢长大后,各自搬了出去,老人家亦相继离世,如今老家仅剩妈妈一人,因此新年必定回家。


“以前新年会带年货,如肉干、柑、礼篮等回家,但现在注重健康,因妈妈之前心脏血管阻塞,动过手术,所以只带类似中药行卖的东西,像干瑶柱、香菇、洛神花。”


对他而言,新年一定要回家,最好能待到拜完天公后,“我是福建人,家乡那边同样很多福建人,当晚是新年期间最热闹的时刻,一直听到人家放鞭炮,我喜欢鞭炮的味道,感觉新年到了,跟吉隆坡朋友家里拜天公的气氛不一样。”


他说,家乡房子没篱笆围着,大家可每家每户去串门子,氛围融洽,尽管如今已无旧时般热闹,但求的就是一种回忆。


亚罗士打到吉隆坡,塞了整12个小时


仍担任电台主持人时,他一般年三十晚做完节目后,就把握时间飞奔返乡,也试过为了避开车龙,选择年初一回乡,但发觉其实车程相差不多。


Kyan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用了接近12小时,从亚罗士打回来吉隆坡,靠近万挠时快撑不住,超想睡觉,却又快到家了,只好猛捏大腿,靠意志力支撑过来。


为更快抵达,他一路上不停用导航系统,“那时我走所谓的旧路,导航系统说可能快5分钟,这样也好,至少车在动,不会想睡觉,要是走走停停很想睡。那次天亮出发,天黑才到家,约凌晨12点到达,明早10点还要做节目,累到不行。”


更具挑战的是,他每次返乡都会带狗,那次车程太长,难免想上洗手间,但休息站人潮多,不只车子要停在路边,还要排队,导致他内心挣扎该不该上厕所,担心把狗放在车上,会有人拍照,上传到网络分享。


最后,他决定直接转进其中一个出口,使用收费站旁的洗手间,“我觉得自己还算聪明,那里车子不多,根本不用排队,能暂时把狗放车里,快速上厕所,也没人发现。”


其中三四年,因两位同事分别住在槟城和双溪大年,于是他充当司机,三人一同共车返乡,“有其他人在可以聊天,不过他睡觉时,心理有一瞬间感到不平衡,我会吵他醒来,而且较随性,可能经过怡保,就绕进去吃一顿饭,再继续开车,一个人的话,只想快点到家。”


他发现自从过了30岁,精神不如从前,开长途车须停在一旁,闭眼休息5至15分钟,不然会开始打瞌睡,所以现在独自开车都特别小心。


车祸是他最怕遇到的状况,“用12小时回家那次,就是因为不同地段发生各种车祸,尤其下大雨更可怕,我曾目睹雨天发生连环撞,心想要是我,都不懂该怎样处理,下车又会淋湿身体。”


他说,部份驾驶人士喜欢超车,从一条车道转去另一条,而有些人明明车速不快,却偏要走快车道,这些行为只会导致更塞车。


“我以前开车很快,不良示范,平常日子试过用4小时就到家,现在大概5个小时半,到了一定年纪会发觉,其实不管车速快慢都能抵达,就选安全方式,渐渐学会珍惜生命。”



谢友莉.回老家工程浩大,.除夕到年初三的食材,.吃的穿的用的枕头抱枕……


谢友莉丈夫,陈荣顺的家乡位于森美兰宁宜,为避开车龙,加上家庭传统于中午吃团圆饭,逢年三十清晨6点左右,他们一家四口便已准备就绪,从万挠出发返乡。


陈荣顺共有9兄弟姐妹,尽管平时各自分布在新加坡、柔佛、马六甲、吉隆坡和芙蓉,但过年全员必定到齐,团聚时刻多达四十多人。


由于老家地处偏僻,除年货价钱偏高,菜市场内的食材选择亦不多,所以通常两星期前,他们就开始办年货和购买祭拜用品,如糖果、巧克力、八宝盒、金猪摆设等。


另外,每家还分别负责采购特定食材,带回乡去,以备有足够材料,能从年三十晚煮到年初三,给家里数十人享用,而掌厨的重任主要落在谢友莉身上。


丈夫和她一样来自福建家庭,春卷、碱水糕和福建面是她每年必煮佳肴,为保持碱水糕的弹牙口感,她会在返乡前一天蒸好。


此外,基于春卷烹调工序繁杂,所以她也提早两个星期,利用周末休假或下班后时间准备馅料和制作,如打鱼肉、剥葱头仔、削马蹄、红萝卜等,并先蒸熟,才带回老家。


“丈夫的家庭成员很多,每次都忙个不停,早上起床后就一直煮到晚上,因为那里附近没有餐厅,最近的也距离二十多公里,不煮就没得吃,庆幸现在多了不少嘛嘛档,有时年初二,丈夫哥哥会邀大家到外面吃,不过也只是早餐而已。”


她说,当初接下掌厨重任的原因是她结婚后,发现新年负责烹饪的竟然是家公和大嫂,加上她爱烹调,于是参了一脚进去,后来家公患病,就交棒给她。


“偶尔也会埋怨,有时还要被嫌弃,更生气,但叫我不煮,我又做不到,老人家还健在,要看在他们份上,因为孝顺很重要,是种家庭教育,就尽量不麻烦或惹怒老人家,让他们开心。”


由于需要带回乡的物品繁多,通常前一晚,她就把年货、衣物等整理好放在客厅角落,而须冷藏在冰箱的食材,则于出发当天凌晨4点起床收拾。


“真的有试过忘记拿食材,走到半路时,妈妈打来通知我,但没办法调头,再迟一点就塞车了,回去还要煮团圆饭,所以不能有任何遗漏。”


除年货、食物、衣物和基本梳洗用品,枕头和抱枕也是他们必带物品,“孩子们还小时,全部人睡在仅有4间房的屋子里,两三个家庭挤在同一房间,像我们一家四口、家婆和丈夫大姐一家三口,8个人就睡一间房,大嫂一家七口又一间房,部份人还睡客厅,枕头根本不够用。”


如今,部份兄弟在附近和马六甲拥有房子,大伙儿不再需要挤在一起同眠,不过他们已习惯带本身枕头和抱枕返乡。


她笑言,即便车款从宝腾花蝴蝶,换到宝腾英雄,再到现在的七人车,车子依旧载满东西,他们也对此感到疑惑。


尽管如此,他们的行为不算夸张,“家公弟妹的房子就在隔壁,与他同排,但因长期无人居住,床褥都给老鼠咬破了,过年还要抬床褥回来。”


车上状况多,有喜有乐有惊喜


返乡路途中,谢友莉和一对子女最爱在车上听新年歌,丈夫却因想听电台,而不时向他们提出抗议。即使他们已习惯提早回乡,不过多年来,难免还是会发生突发状况或堵在车龙里。


她说,以前孩子尚年幼时,太多东西要准备,所以接近上午8点才出门,的确会在高速公路遇上车龙,试过上午11点才到家,最近几年都少遇见塞车问题,通常早上8点半左右便抵达。


“儿子一岁多时支气管发炎,为了带他看医生,又要抽痰等,结果那一年团圆饭延迟到下午两点才吃,我们有通知家婆不要等,但她依然坚持等我们回去。”


还有一次,她和丈夫因塞车产生争执,“每年都是丈夫担任司机,他却很贪睡,一般上他最晚起床,那次碰到车龙,那里是他地头,他说兜路,我当然赞同,不过不是兜错路,就是去到更塞的路段,我又很紧张要回去煮团圆饭,就发脾气埋怨他迟出门,两人在车上吵起来。”


然而,也有遇过惊喜时刻,有一年碰巧有官员到大道收费站宣导安全驾驶,因此收获一个大礼篮,尽管里面并不是什么值钱物品,对她来说却是意外惊喜。


其实谢友莉家公已在4年前过世,而家婆则轮流到儿女家居住,所以老家平时都空置着,但逢年过节,他们依然选择回家团聚。


原因是宁宜是丈夫的家乡,是一家人一直以来团聚和增进感情的地方,“我们家在年初一,还有维持小辈奉茶给长辈的习俗,长辈还没进门,孩子们已经捧好茶杯,在门口排队等着奉茶。”


此外,他们会互相分享烹饪秘笈,抑或多做、多买一些食物,给对方带回各自家里享用,也因家庭成员多,每年烧香都会出现旺炉现象。


“小地方过年特别热闹,烟花很多,每年都期待与平日少见面的家人团圆,大家一起玩闹,而且家公弟妹老家就在隔壁,过年时全部人都回来,孩子们会一窝蜂来讨红包,我来自小家庭,在这里感受不到这种热闹氛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