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大马体育
分享到 : 

2019-02-10 17:06:00  2008242
跳出框架跟上时代脚步‧"武"出社会和谐
大马体育



大马武术会长张金发向各位《星洲体育》的读者拜年。




(吉隆坡10日讯)武术,能强化体格之余、也能培养品德和丰富文化生活,因此大马武术总会会长拿督张金发跳出以往的框架,他认为武术总会不能一味只在国际舞台追求成绩,还得将武术推入社会,好让各大种族都能学习武术的精髓和宗旨,以助国家形成和谐的氛围。


趁著农历新年的到来,《星洲体育》对大马武术总会会长拿督张金发进行了专访,而在整个专访的过程中,张金发屡屡提到“跳出框架”的字眼,这就是他的理念,是跟上新时代脚步的理念,而他也秉持自己的前卫的理念,为自己和总会在新一年定下了前所未有的计划。


张金发决意发展散打


首先,让人感到耳目一新的是,张金发决定发展散打。散打在大马已被忽略超过20年以上,但张金发如今却有如吹了吹旧盒子上积满的尘埃,之后将盒子打开,拿出一个叫做“散打”的物件。


为甚么时隔多年后才要发展散打?这是因为他认为散打具观赏性,且相比起套路更能吸引其他种族的参与,另外也是一种很好的防身术。此外,散打是亚运会的比赛项目,而大马一直以来都没有派遣选手参加,这等于放弃了多拿几枚奖牌的机会。


张金发在谈到发展散打时说:“我觉得今年武术总会得跳出旧的框框。我们在去年庆祝武术总会成立40年,发现我们在过去一直都致力于发展套路这个项目,成功在国际上取得很多优秀的成绩。所以,我敢说我们套路的的实力一直是游走在世界前5,而在去年,我们一共参加了6项比赛,当中在5项比赛的成绩都很亮眼,只有亚运会有些遗憾(未能摸牌)。”



张金发表示大马武总必须跳出以往的框架,不能一味只追求成绩,必须大力将武术推向社会,以达到种族之间的和谐。




称武术是以套路散打组成

“但是,我觉得大家必须把所有比赛综合起来,以去看一个标准,所以我觉得去年我们的成绩是达标的。而在今年,我们的领导层将携手合作发展散打,这样我们大马武术的大家庭就完整了,毕竟武术项目是以套路和散打组成。以去年亚运会为例,有8枚金牌来自套路、另8枚则来自散打,但我们并没有参加散打,这样就错失了一些机会。”


因此,大马武总在今年发展散打是势必在行,张金发说:“大马武术总会将在今年平衡的去发展套路和散打,其实我们在套路方面已经成熟,反而散打从来没有成绩。去年,我们的国歌在国际舞台响起了28次,但都出现在套路,因此我希望国歌未来也能在散打的项目中响起。”


盼散打在2022亚运迎收割期

“通过发展散打,我相信能把大马武术的水平提升至更高的层次,我们已在几个州属举办散打王比赛,此外也将在今年6月举办一个全国性的散打王锦标赛。难能可贵的是,我们得到了国际武术联合会和亚洲武术总会的支持,这会让所有运动员得到一个法定的认同。”


另外,张金发也希望经过未来几年的发展,大马的散打能在2022年亚运会迎来收割期,他说:“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在2022年的亚运会,我是希望散打能够摸牌,但不保证一定能达成目标,毕竟我们在发展散打这一块慢了其他国家20年。”


坦承菲东运难卫冕总冠军


在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还没到来前,大马武总先在今年迎来菲律宾东运会的挑战,而我国在两年前于自家门口举办的东运会中夺得6金5银3铜成为总冠军。


询问张金发是否有信心大马武术队能在今年的东运会卫冕总冠军时,他给出的答案让人感到意外,他表示“可能性很低”。


这究竟是为甚么?他表示东道主没有举办一部份的套路项目,当中包括大马拥有世界冠军的男子剑术和枪术和擅长的女子南拳。


他说:“以区域性来看,我们的实力很强,要卫冕总冠军基本上问题不大,但是回到区域性这个字眼时,我们最怕的就是东运会,这是因为东运会的评分方式很主观,而且主办国的权力实在太大了,这个现象很恐怖。”



张金发认为大马要在今年的菲律宾东运会卫冕总冠军非常艰难,因主办方取消了套路的一些项目。



称应设独立武总监督东运


“据悉,今年的菲律宾东运会有10个项目是套路,6项则是散打,而在初步的报告中,显示了有许多我们擅长的套路项目都没有举办,当中就包括女子南拳。这是不可能的,女子南拳在所有的赛事中是一定会有的项目,所以我认为这是很针对性的安排。”


因此,张金发认为东南亚区域必须设立一个武总,以此来监督东运会。他说:“我认为基本的项目一定要有,所以我在去年的一些国际比赛中已和几个国家商讨,我们必须设立一个东南亚武术总会。在成立东南亚武总后,我们就会有竞赛组,这样就能规定每一届东运会都必须举办哪些套路项目,以避免东道主随心所欲、说改就改。”


“像是亚运会就不会出现如东运会的问题,毕竟受到了亚洲武术总会的监督。”


而在菲律宾大幅删减套路项目的情况下,张金发认为大马武术队只要能在今年的东运会拿下2金,就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


难忘菲律宾不公平遭遇

菲律宾东运会其实是张金发一直以来的阴影,他分享了一段往事:“我在2005年的东运会时首次担任国家武术队的领队,当时也受到很多不公平的遭遇,我们摘金的机会全被剥夺,完全没有收获任何金牌,而当时的东道主也是菲律宾。”


“但是,在东运会结束后的一个月,我们在世界锦标赛拿了4枚金牌。我们既然能在世界级的赛事拿到4枚金牌,但却在东南亚级别的赛事空手而归,这很荒唐。因此,我对东运会存有阴影,而让我始料未及的是,我首次担任领队的东运会是由菲律宾举办,如今在担任会长的首个东运会,又是由菲律宾主办。”


相信武术未来能跻身奥运


武术在亚运会是必然的项目,但至今却未成为奥运会的项目,而这个运动到底能否在有朝一日进入奥运的大家庭,张金发给出肯定的答案:“能。”


他说:“其实武术已在明年的东京奥运会成为7个挑选的新项目之一,但最终未能成功。但是,我预计在2030年后的奥运会,武术很有可能会成为比赛项目,我曾和国际武术联合会会长于再清谈过这个事情,他也是国际奥委会的副会长,我知道国际武术联合会为争取武术成为奥运项目做出了很多的努力。”


“何况,现在全球有156个国家有武术总会,这囊括了四大洋。在2005年时,只有120个国家有武术总会,但如今却有大幅度的增加,而我收到的最新消息是,今年还会增加至160个国家,主要是太平洋的国家。所以,以这样的情况来看,几乎每个国家都有武术总会,这不比其他的运动差,因此他们(国际奥委会)没有拒绝我们的借口。何况,现在中国的财力雄厚,所以我认为武术若在下两届奥运会未能成为比赛项目,那2030年后入选的机会很大。”


张金发接下来再给出一个武术很可能成为奥运项目的论点,他说:“根据奥运会的条列,一座城市在主办奥运会的半年前,都不能举办任何赛事,但是在2008年时,北京武术锦标赛却和奥运会同时进行,且比赛的首枚金牌还是由时任国际奥委会会长的罗格所颁发。之后,在2014年的南京青奥会时,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这也证明了奥委会其实已间接的接受了武术。”


资金不足成上任最大难题


询问张金发他自去年6月上任以来,所面对最大的挑战是甚么,他表示是资金。


他说:“资金是最大的挑战,毕竟新政府目前还未给予我们行政上的拨款,这让我们在执行许多计划上遭遇难题。我希望新政府能够常规的给予我们拨款,而不是需要通过我们的申请,毕竟我们一直以来在国际上都有出色的成绩。我可以肯定,若大马武总得到拨款,那我们一定会做得更好。”


张金发还透露,青年及体育部目前还未与大马武总有过正式的会面,以讨论拨款的问题,而政府自去年1月起也并未向武总支付教练的薪水。


另外,大马武总接下来要派遣选手出国参赛还需要筹款,且他们目前也没有很多的赞助商,因此张金发希望更多的华社能给予武总帮助,以携手助这项华人的文化为国争光。


而由于武总一直以来未能妥善的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因此这导致他们不能兼顾套路和散打,因此才会忽略了后者。


盼与各族分享武术精髓


除了发展散打,张金发还希望在今年将武术推入社会,让全国人民都能学习武术的奥妙。


他说:“我希望通过武术来提升国家种族之间的和谐及团结,所以接下来我们会时隔近10年再次启动册封大典,以感谢老前辈和一些曾帮助我们的政府官员,当中就有拿督谢国骥。拿督谢国骥对大马体坛有重大的贡献,他此前一直协助大马武术总会在国际上的活动,所以我觉得大马武总是时候向所有人表达感恩之情了。”


“武术除了为国争光,也有把社会圆融和合的作用,所以我们会很主动的让其他种族来加入武术的大家庭,也会给他们一个定位,让他们来协助我们。我希望将武术千年的智慧,包括其中的养生之道和中医向全国人民分享,所以我希望与国家的一些领导合作,在全国推行武术,让其他种族知道我们愿意与他们分享武术的奥妙。”


张金发表示他会在自己的任期内(至2020年6月)将向全国推动武术以达到种族和谐作为其中一个发展的方向,之后就看新一任的领导层如何配合。


新年爱呆在家静下心


最后,谈到自己会如何度过农历新年时,他说:“我新年一般上都会待在家,享受睡到自然醒,然后会找找老朋友和以前的伙计聊天。而由于我在新年有一周的假期,所以我会利用这个时间在家看电影。其实我很喜欢看电影,尤其是武侠类的,我也很喜欢阅读武侠小说,会常常翻看金庸大师的作品。”


另外,张金发还表示他会藉著新年假期静下心来,他说:“其实,若有机会的话,我会选择不说那么多话,毕竟平时讲太多了。以前,当我有甚么计划时,都会跟任何人讲,但最后无法达成时,就被其他人说‘车大砲’。因此,我师父曾跟我说过,当一个人职位越高时,就会越孤独,有时我所做的很多事情,是没有人知道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