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言路
分享到 : 

2019-02-11 11:27:09  2008393
谢明意‧做生意真的那么简单?
言路

在脸书上看到一段招生视频。Q讲师(代号)发表了指鹿为马的“高论”。尽管看后血压飙升,我还是心平气和作了泛泛点评留点颜面。不料之后我零星收到愤愤不平的业界相知和前学员的电话和短信,强烈敦促我在言路版发表看法免得更多无辜创业者落得鸡毛鸭血惨痛下场。我只好勉为其难。


我把Q讲师的言论作2部分探讨:(1)创业前的筹划作业是否必要?(2)发明家都是在完成创新产品后才探索市场需要?


先谈(1)项:Q讲师说一般上生意有2个切入点:一、事先做好100%准备然后砸大钱作宣传一次过隆重把产品推出市场(Q讲师的想象力有点过火。哪有人这样做生意的?);二、干脆做了才算。而他则斩钉截铁否定前者,做了算才是正道。其理由简单:他说世间根本不存在100%精准这回事(显然在和影子打架)。这番论调意味着Q讲师对企业管理和市场术的基本意识形态尚未开窍。要知道,尽管筹划准备(术语称之可行性帷幄调研 - Feasibility Study)不可能绝对无暇,但事先衡量投资项目的潜在风险因素(即可管控的风险和不可管控的风险),依然是个万万不可或缺的评估作业。就是说,若前者的比重远远高于后者,精明的生意人将视之为契机,不轻易放过。英文的Venture一字蛮有意思:它既是企业也是风险。因此刻意逃避风险不叫企业。


话说回头,Q讲师对风险定义也拿捏不定。他一方面夸耀企业家的冒险精神;另一方面又警惕他们小心翼翼稳扎稳打从小做起。这岂非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当然,从小做起也是选项之一。问题是,难道这就没必要先谋后动?实际上,如果没有一套周全规划,生意营运等同瞎子摸象一无是处注定失败。打个比方:假设你想开咖啡馆,你的筹谋功夫得细腻、繁杂而琐碎(篇幅有限只能浮皮潦草说两句)例如:以年龄、收入、教育水平等因素锁定目标顾客群(Target Audience);再以他们的消费心态拟定馆名、装潢设计,店铺内外色调组成、桌椅款式、菜式和饮料目录、价格策略、餐具种类、标准作业程序、员工条件等等。这叫定位(Positioning)。生意缺乏定位等同把没有安装雷达系统的战斗机升空作战。基于此,Q讲师那‘做了才算’说辞确实十分危险且高度不负责任。


再说(2)项:发明家一事。Q讲师欣赏他们随心所欲天马行空的创意精神。这也显示他对发明事业半知半解。我曾任职马来西亚工艺大学有限公司咨询顾问多年,我的任务除了指导发明家(教授、讲师和研究生占多数)对商业化机制了解外,还去芜存菁辅助他们按部就班完成商业化程序。记忆犹新,我的处女演讲主题就是“需要是发明之母”,并引用爱迪生的座右铭“我不发明人家不买的东西”作开场白。我常在堂上奉劝发明家忠于现实万勿呆守空中楼阁做千秋大梦。再说,如果Q讲师对保护知识产权的巨大成本有起码认知,他就不会把话说得那么轻松自在了。


归根究底,专业讲师的言论必须以扎实理据或典型实例为基础而不是想当然耳。生意成功之道靠专业而非常理:前者助你踏上康庄大道而后者则可能把你推向峭壁悬崖。总之做生意无论大小都可以用简单4个字概括:知易行难。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9-02-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