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言路
分享到 : 

2019-02-14 11:50:03  2009555
林煌达.推动棕油产业的实践方案
言路

为了对抗欧盟反棕油运动,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日前以“油棕”为题,联同大马棕油理事会拍摄了名为《同心创丰收》的“爱大马棕油”新春贺岁短片,大力推广大马棕油原产品。


此外,我国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早前也针对欧洲国家抵制大马棕油一事,录制了一段长达2分钟15秒的视频,表明本身是棕油的忠实使用者,并对欧洲国家将棕油标签为“不环保”、“危害健康”及“破坏生态环境”等观点逐一反驳。


作为世界棕油市场的领头羊,马来西亚与印尼在过去数年间亦拓展了油棕树的种植面积,以满足庞大的市场需求,而其他周边国家如泰国等也紧随其后,启动了大型种植项目。据路透社报道,法国于去年年底投票表决,议定自2020年起从生物燃料计划中移除“棕油”的项目。


上月14日,印尼外交部长蕾特诺即在写给东盟的信函中表示,欧盟拟禁用棕油作为生物燃油的指令,严重伤害了东盟棕油生产国的利益,并呼吁其他东盟成员国效仿印尼,重新评估与欧盟的发展关系。


近年来,马来西亚、印尼两国生产了全球超过80%的棕油,并通过该产业推动了国家的经济增长。


欧盟在我国的棕油课题上采取强硬措施与政策,无疑将影响双方的贸易关系。马来西亚和印尼作为东盟的创始成员国,在东盟内部有着一定程度的话语权与代表性。由此看来,从“棕油”开始延烧的议题,日后也极可能会波及欧盟与东盟长期的外交关系,甚至对世界经济造成影响。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马来西亚在这场“贸易战”


中作为较弱势的一方,必然会因其有限的反制措施,而受到更大的伤害。对此,我国外交部长赛富丁即提到,倘若欧洲方面坚持要推行限制棕油的措施,马来西亚约有65万名种植油棕树的农民,以及200万名依靠棕油产业就职的劳动者,将受到致命的打击。


如今,随着近期全球经济放缓、国际石油价格持续下跌,而作为世界第二大棕油出口国的马来西亚要找到替代欧盟的出口市场,又谈何容易?暂且不论马来西亚在“巴以冲突”的尴尬立场,单是想在世界各国出产的大豆油、玉米油、花生油及葵花籽油等众多食用油间,维持大马棕油在美国与欧盟的高端市场,就足以让人费煞思量了!


自2004年以来,世界各国的生产商、零售商及非政府组织即在“棕油永续发展圆桌会议”(RSPO)的项目框架下展开了多次会谈。目前各界较为一致的看法是,只有在不砍伐热带雨林、种植生产周期长于25年的情况下生产棕油,才能避免对环境气候带来负面影响。


来自环境保护组织“绿色和平”的森林与气候专家琳娜赫尔茨曾说过:“油棕是一种好植物”。因此,如何开启富有绿色概念的油棕种植计划,将单纯的植物油转变成价廉物美的绿色环保型产品,并在不损各方利益的情况之下,通过策略性合作制定适宜的发展准则,无疑是我国为了“拥护”棕油产业,必须思考与实践的道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