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16 16:40:46  2010576
为筹筑墙费宣布紧急状态·特朗普堪称空前
坐看云起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绕过国会取得美墨边界筑墙的额外经费,此举面临反对者提出法律诉讼反制。法院需要认定,美墨边境是否存在紧急状态,以及总统动用纳税人资金的权限。这可能引发旷日持久的法庭“激战”,法律战可能延续到2020年总统大选。

香港《星岛日报》报道,民主党国会议员早已誓言,若特朗普宣布紧急状态就要发起法律诉讼,他们认为边界筑墙不仅浪费金钱且没有必要。

众院议长佩洛西不仅嘲讽特朗普此举为“走投无路的迂回战术”,更警告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下届民主党总统也将效法,在限枪问题上也采取同样做法。

专家指出,特朗普宣布紧急状态将掀起法律战,导致建墙计划延误,甚至影响特朗普2020年的连任竞选。

过去美国总统不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藉扩大行政权因应危机,但从没有因政策未获国会支持拨款而宣布。

根据美国宪法,动用税金的支出与相关政策定夺,通常须经国会通过。但1976年的《国家紧急法》允许美国总统绕过国会,在国家面临紧急状态时变更预算。法律专家指出,这项法律没有定义何谓“紧急状态”,给予总统很宽松的裁量权。

根据国家紧急法,国会有权阻止总统的紧急状态。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可通过推翻总统的决定,但参议院也必须表决。即使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也通过要总统收回成命,特朗普依然有权否决两院的表决结果,若要再推翻总统的否决,在两院都须达三分之二以上的门槛,难度非常高。

英国《卫报》分析,对于共和党人来说,支持特朗普的决定意味著在宪法权威面前失去信用,而如果在参议院投票反对,则可能会被迫接受难堪的政策。

美国法院曾限制总统的紧急权力,1952年联邦最高法院就裁定,时任总统杜鲁门不能发布紧急命令接管民营钢铁工厂,当时杜鲁门想确保韩战期间的钢铁生产不中断。

但后来因规范紧急权力的法律出现变化,部分专家认为,很难预测如今的最高法院会如何看待特朗普宣布紧急状态一事,尤其目前最高法院是由共和党任命的法官占多数。据《卫报》,很多法律专家持乐观态度,因为总统的这一决策不具备牢靠的法律依据,很可能在法院受到阻碍,无法施行。

彭博与法新社汇整的美国重大宣布紧急状态往例。1917年在美国参与一次大战之初,总统威尔逊就宣布一项与运输相关的紧急状态,以增加美国以水路运送食品和原物料的能力。

1933年,总统罗斯福在经济大萧条时期掌权后不久,援引紧急状态关闭银行,终止银行挤兑,替国会争取时间通过“紧急银行法”。

到最近20年,每位美国总统都曾动用国家紧急法。小布什在2001年911恐攻发生后,援引紧急状态以便能超出预算下展开军事行动,以及秘密监视和审讯反恐羁押犯嫌。

国家紧急法最常用于对付其他国家,例如美国自1979年后即以紧急状态限制与伊朗贸易。另一项可回溯到2006年,美国也以紧急状态冻结试图破坏白俄罗斯民主的个别人士财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