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01 07:00:00  2014446
巫裔医生夫妻加入慈济· 足迹遍布东南亚 ·跨宗教行大爱
优质生活

報道:本刊 白慧琪


在一些灾后赈灾、社区慈善或是环保回收工作现场,常常可以看见蓝衣、灰衣和白裤的佛教慈济基金会志工。在慈济雪隆分会活动中,有一对志工夫妻的身影特别吸引众人目光。他们是扎扎里和扎丽娜,一对巫裔医生夫妻。

在一般人眼中,慈济是佛教团体,这对巫裔穆斯林夫妻怎么会加入其中?面对这个被问上千百遍的问题,扎扎里笑了笑:“我的答案都一样,‘为什么不?如果你知道慈济是什么,为什么不?’


2018年12月底,夫妻档医生扎扎里和扎丽娜随慈济雪隆分会远赴土耳其伊斯坦堡救济叙利亚难民。


2018年12月底,慈济雪隆分会一行成员远赴土耳其伊斯坦堡救济叙利亚难民,夫妻档医生扎扎里和扎丽娜随行。发放援助品时,他们和其他志工一样,90度鞠躬表现谦卑,交出援助信封,再给予深切拥抱。叙利亚人是穆斯林,依照他们的方式,拥抱后双方还需亲靠彼此左右脸颊。一天下来4场援助发放,移交了上百封援助信封,扎扎里笑说:“我的鬓胡都快被磨掉了,好痒啊,哈哈哈!”

发放活动男女分开进行,在另一处的扎丽娜同样诚恳鞠躬,诚心献上援助信封,再暖心拥抱。受助小女孩不胆怯,跑回队伍要求和扎丽娜合照。两人脸上挂着笑容,受助和授助同样温暖。

那不是夫妻俩第一次参与慈济的活动,此前他们曾到菲律宾、印尼、柬埔寨等地参与医疗义诊服务。他们加入慈济已经近4年,这个因缘际会始于一场赈灾活动。

2014年12月底,圣诞节刚过,东海岸大水灾,彭亨淡马鲁市区陷入汪洋。灾区一片狼藉,灾民在水灾梦魇中跨年。隔年1月,各方救援陆续抵达,扎扎里和扎丽娜也随瓜拉江沙马来学院校友会(MCKK)老同学前进灾区,尽一分力。

校友会乘四轮驱动车,载上水泵和水枪去淡马鲁,来到一间被洪水破坏的祈祷室,准备协助清洗。“我们一进去,就看到一批穿着蓝色上衣白色长裤,看起来是华人的志工已经在清理祈祷室。”

大伙都很意外,这些穿着制服协助清理祈祷室的非穆斯林是谁。“他们说来自‘Tzu Chi’,我们一听还以为是外国团体,因为‘Tzu Chi’听起来就像日文。”再聊一聊,扎扎里和其他校友伙伴才搞清楚,他们都是马来西亚人,是非政府组织慈济的成员。

“我发现他们很有组织规划,有很多赈灾经验。”因为洪水退去后,房屋里的家具、地毯全都损坏,难能徒手一轮一轮地清除。慈济的赈灾队伍备有罗里、拖拉机,设备齐全。扎扎里和校友伙伴最后与慈济志工合作,把祈祷室清理干净。

在赈灾前线,慈济的动员能力、组织表现令扎扎里留下深刻印象。回到吉隆坡,他很想弄清楚慈济是什么,于是做了功课。“我从他们的网站上发现,他们在雪州士拉央有难民的免费诊所。我根据网站的联络号码,连同太太一起要报名当义诊医生。”

扎扎里没有停顿,话题往难民诊所延续。“慈济通常在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天到士拉央办义诊,病人多数是罗兴亚难民。为什么他们聚集在那里?因为那里有个批发市场,可以找工作。那里的老板都很剥削他们,但没办法,难民没有任何工作、教育和医疗权利……”还没多问,他已经侃侃而谈在这个团体中参与的活动,以及观察到的社会问题。

2015年1月份扎扎里与扎丽娜在淡马鲁首次接触慈济;3月份,他们加入慈济义诊医生阵容,正式成为慈济成员。不知不觉,成为慈济人至今已经快4年,这对医生夫妇的服务足迹遍布东南亚。



一整天的发放活动,扎扎里与很多男士相拥,笑说鬓胡都快被磨掉了!
受助小女孩不胆怯,跑回队伍要求和扎丽娜(右)合照。


我们是医生,本来就该无界限地去帮助人


回到那个老问题,为什么这两位巫裔,又是穆斯林会参加慈济?

扎扎里没被问得厌烦,“我最常被问到的就是这个,我的答案都一样,‘为什么不?如果你知道慈济是什么……’,当然接下来我得花一个小时解释慈济是什么,哈哈。”

说起来,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吊诡,似乎前提是巫裔或穆斯林与慈济有关联是不寻常的。事实上,慈济虽是佛教团体,但并不分种族、宗教散播慈善事业。不只扎扎里和扎丽娜,慈济在全球也有很多非佛教徒成员,他们都没有因为参与慈济的活动而更改宗教信仰。

巫裔或是穆斯林参加慈济本来就没有问题,只是近年来马来西亚种族、宗教现有氛围越来越紧绷,令人更珍惜不同种族宗教融合的美好。

扎丽娜把问题看得更透彻,“我们本来就没有种族主义,加上身为医生,我们本来就欢迎所有种族的病人,不分界线地去帮助他人。所以当我们有这个机会(透过慈济)去帮助他人,我们当然不会受那些政治因素影响。”

扎扎里和扎丽娜首次飞往花莲慈济那一天刚好碰上开斋节。夫妻俩上午和家人一起过节,下午赶回家换上慈济制服就赶去机场。一众子女、孙子则穿着马来服装在机场送机。家人都很支持他们参与慈济,贡献自己的医术,为慈善尽力。

这些年,夫妻俩跟着慈济医疗团队,走访很多东南亚国家,提供义诊服务。“我们去过菲律宾马尼拉,那里主要是基督教徒;我也去过柬埔寨金边,在洞里萨湖畔做义诊,柬埔寨人多数是佛教徒哦。我们也去印尼雅加达,基本上他们都是穆斯林呢。”扎扎里尤其无法忘怀柬埔寨之行,2天的义诊,20位医生服务了3000名病人。他们从上午8时看病看到晚上8时,还有好多人在排队,只好请病人隔天早上再来。

在国内,除了参与雪隆地区的社区及医疗服务,扎扎里曾到砂拉越斯里阿曼,住在伊班长屋服务当地人。夫妻俩则一起随团造访沙巴斗湖的甘榜狄丁岸(Kampung Titingan),那里有很多违建房屋,聚集很多菲律宾穆斯林。

扎扎里细数自己的足迹,其实言语间已经透露,穆斯林、巫裔与慈济三者并没有冲突。在土耳其参访难民学校时恰好是星期五,他们照旧洗净,然后随其他难民学生、老师一起到男女祈祷室各自礼拜。他们依然是履行宗教义务,虔诚的穆斯林。虽然慈济成员多数是华裔也是佛教徒,但他已经随团帮助了很多不同种族和宗教的人。

“其实我在伊斯兰和佛教中发现很多共同点,所以我拥抱这些共同点,而不是去找出不同点。”这是扎扎里的人生哲理,他到台湾花莲参加国际慈济人医会年会时,在上千人面前演讲也是这么分享。

“我们有那么多共同之处,就发挥这些共同点来做善事。当然,我们也可以花数个小时去分别彼此,但那有什么用?是无谓的啊。”扎扎里继续说,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有99件事都相同,只有1件小事不同,就为此开始吵架。他再以慈济十诫为例,指出当中有很多和伊斯兰的教义相似之处,像是不偷盗、不饮酒、不赌博等等,都是要人向善的道理。

扎扎里和扎丽娜都明白,所谓的种族、宗教问题都是政治人物挑起,刻意分离彼此。

扎扎里(右四)随慈济团队行遍全马各地。
发放援助品之前,慈济志工先表演手语拉近距离,扎扎里(站者左四)也在当中。


扎丽娜(右)和其他志工分工合作把援助卡装进信封。


扎丽娜拿着竹筒扑满,请难民朋友响应“竹筒岁月”,积小钱行善。


和陈志远是“课堂兄弟”

慈济志工需经历见习(灰衣)、培训(灰衣白领)和受证(蓝衣白领)三阶段,他们一步一步学习,最终成为委员(女性)或慈诚(男性)。扎扎里现在是见习阶段,穿着灰色上衣,他还在努力上课,同门师兄弟有成功集团创办人丹斯里陈志远。“我常笑说,我和丹斯里是课堂上的兄弟。”

“我原以为进了慈济可以认识很多新朋友,但我后来没有,在这里我反而认了很多兄弟姐妹,哈哈哈。”又是一阵扎扎里式的开朗笑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0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