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04 07:00:00  2015533
歌手:音乐综艺严苛挑战/话影人
煲剧联合国

经历了大量的流言蜚语,《歌手2019》终究还是推出市面。踏入这届,《歌手》进入第七年。2013年《歌手》刚推出就平地一声雷,成为日后各大综艺潮流的模仿趋势。它的比赛模式与过往的《超级星光大道》截然不同,换成让专业歌手上阵参赛,并由500位大众评审投票选出冠军。最有趣的是,除了第一期,参赛歌手们不被允许演唱自身作品。除了不断有歌手被淘汰,也一直有补位歌手上阵,所以节目新鲜感十足。

《歌手》每年的广告收益可以去到介于10亿人民币的惊人数字,很多歌手更是凭这个节目成功翻身,再次获得观众媒体的关注。说穿的话,能否赢得冠军不是重点,赢得打入中国市场的入门券才是要事。若说《歌手》是湖南卫视近几年的超级皇牌节目,相信没人有异议。

就算日后市面推出相似种类的歌艺真人秀,《歌手》在音乐综艺节目类始终保持着它遥遥领先的位置。除了拥有最顶级的舞台设备,音乐总监更是连续7年找来香港的音乐大师梁翘柏担任。它的设备和音效都是一流等级,据说光是录影现场就已经有大约48架机,从摄影硼不同角度拍摄。更难得的是,找来的参赛阵容更是曾经红遍两岸三地的天王天后或当红歌手一起较劲。要他们再放下身段竞赛向观众证明自己,极需莫大勇气。犹记得当年林忆莲同一届对上杜丽莎(师徒关系),新加坡国宝级歌手陈洁仪首肯答应参赛,甚至是第一届众多叱咤两岸三地台湾歌手厮杀,这些场景都让人津津乐道。

可是来到《歌手2018》,察觉这档皇牌节目疲态渐现。节目当时请来Jessie J参赛。由于中西两地歌手的演绎水平差距太大,冠军人选早在初期已经呼之欲出。而且也开始发现到,上《歌手》之后必定火红的定律早已荡然无存。张天、苏诗丁和谭定安都似乎无法凭着节目威势成功上位,平均收视率更竟然跌破1%。来到《歌手2019》,收视更是惨遭滑铁卢,讨论度也大幅度降低。目前为止,《歌手2019》的收视还没有任何一集超过0.85%。这档黄金节目正式敲起警钟,面临严峻的考验。

难请到大牌歌手

无可否认,《歌手》的节目模式很快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可是笔者认为这部分只占很小的因素。最大的问题是:大牌一线歌手越来越难邀请上阵。除了歌手经理人公司有大量的考量以及需与节目总导演协调之外,500位大众评审观众的口味逐渐凸显单一的问题也日益严重。近几年的中文流行乐坛严重受到北欧唱法影响,不难发现《歌手》这档节目的参赛者近乎一面倒都是狂飙高音,甚至是在炫技。可是并不是每个歌手都擅长这种唱法,中低音的歌手更是吃亏。就算是西方乐坛,也不是每位歌手都擅长飙高音大玩技巧,结果歌手阵容更难组织。此外,并不是每个专业歌手都输得起的!要配置几个同等地位,并且胆识与实力兼具的歌手一起同台较量,只会越来越难。毕竟过去6届《歌手》已经请了近乎八十多名歌手出赛,保守估计都演唱了大约650首作品。

歌手阵容难以编排,好歌更是难求。中文乐坛四分五裂早已是不争事实,要找一个具有公信力的音乐流行榜更是愈显困难。美国有Billboard,英国有Official Charts,日本有ORICON。这些都是每个星期动用大量人力资源去计算唱片销量、媒体播放率、单曲下载、市场调查等等,并综合而成的音乐榜单。在中文乐坛要找个具公信力的榜单,绝对是没有。

很多排行榜早已不具公信力,除了看各大唱片公司与电台的关系,更要命的是上榜歌曲几乎没有好坏之分。就以香港4台为例(TVB、叱咤903、新城和香港电台),几乎每家机构在年尾颁奖礼都各有力捧对象,得奖名单更是南辕北辙。若我是一名中文流行乐门外汉,想接触时下中文流行乐根本无从下手。结果经典歌曲越来越难,新一代天王天后诞生更是困难重重。

唱原创两极化

纵观这届的参赛者名单,不难发现齐豫、刘欢和吴青峰轻易成为媒体与观众的三大亮点。除了齐豫久休复出,另外两人的个人特色与歌唱技巧也是公认的好。来到这一届,《歌手》不是要求翻唱而是原唱。这届很多参赛者反而是以传唱度不高的原创好歌上阵。对观众而言,参赛歌曲陌生会有疏离感,但是也间接的用更好的方式告诉大家,中文乐坛还有很多名不见经传的好歌。

可是对于这次赛制,笔者也有少许意见:这次的踢馆选手不再是节目组选出,反而是由全民推选,个人觉得这不是明智之举。这种投票制度会导致上阵的歌手并不是属于真正唱得好的偶像派歌手。这个做法直接减低节目的竞争力与可看性。

《歌手》每走多一届,考验就会随之增加。下一季要请谁,成了《歌手》最大的民间话题。


作者:话影人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9-03-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