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07 07:00:00  2018113
不顾虑受害者家属感受的决策,不管有多好的道理,还是冲动的行为──​心理医学学者谈受害者家属
焦点


◎报道:本刊 白慧琪


回到前文一开始抛出的问题:若真要过渡到没有死刑的社会,政府、决策者到底做了哪些配套措施,来承接受害者家属二次受伤的心灵?

对此,本刊透过WhatsApp短讯询问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政府将如何建立支援机制来支持受害者家属?得到的答案仅是:最终决议将在国会会议开始前完成。

是的,还是没有确切答案。

我国受害者照护系统不完善

马来西亚一直存有死刑,要转换至没有死刑的社会,受害者家属得重新整理心绪,他们的心理安慰是不可忽视的问题。

然而,我国的受害者照护(Victim Care)系统一直没做好。马大心理医学副教授黄章元不讳言,我国的心理医生、辅导人员本来就很缺乏,更没有完全针对刑事案件受害者家属设计的心理健康治疗或者支持体系。在学术方面,这方面的研究也是非常缺乏。

他提醒,受害者家属所需的心理治疗,与一般案例不同,不是吃安眠药或注射镇定剂就够了。他们不只面对失去家属,还要面对繁杂的法律流程。他们不晓得判决会是什么、什么时候会下判、判决后又会面对什么情况,当中存有太多不确定因素。

“人在面对不确定状况,精神健康肯定不好。”黄章元认为,现在又加上废死议题,使情况变得更为复杂,受害者家属的心理照护不是简单的事。

黄章元提到,看待死刑议题有很多角度,从法律和人道出发,废除死刑一派有他们的理由。但若要废除死刑,不能只凭大道理就马上决定执行,要从基础做起。他提醒,不能忽略受害者家属需要,应要有很好的支援系统,提供他们心理治疗和安慰。

对于这点,黄章元认为,有关当局应先做调查研究,了解家属经历的心理挣扎、心理问题,以及他们所需的心理安慰。当局应成立心理健康专家小组检讨,设定治疗方案,应用在一部分受害者家庭上,然后慢慢改善,从而看怎么慢慢落实废除死刑。“不顾虑受害者家属感受,不管有多好的道理,我觉得这还是冲动的行为。”


黄章元:废死议题热议,现阶段公众情绪过于高昂,容易做出很多不理智的批评,这并非好现象。


心理学者的担忧:愤怒易传染且快速

另外,废死议题热议,从很多涉及死亡的刑事事件,公众的看法或网民的留言都会和死刑扯上关系。黄章元认为,现阶段公众情绪过于高昂,应先平复下来。公众的情绪若被炒起,容易作出很多不理智的批评,这并非好现象。“从一个太过冲动的决策,慢慢造成社会不安,公众情绪膨胀,乱乱给意见,又会引发更多不安。”

尤其在现今网络发达的社会,死刑议题爆发后,相关新闻常常出现针对受害者家属,或者是死囚家属的人身攻击留言。黄章元无奈,人们基本上都知道不能随便批评他人的行为,但是在现今社会,连吃个饭上传至社交媒体都可能招来恶评。

他希望公众了解,若要留言,请发布正能量,而非随意发泄自己不安的情绪。他提醒,“愤怒很容易传染,且传染得快。一个人原本因其他事情生气,看到其他言论,可能就把自己的愤怒发泄在这里。”

政府应该要看到现在社会不安的情绪,然而废除死刑的政策却太不透明。黄章元再三强调,若要废除死刑,应慢慢实行,务必设立完好的心理健康支援系统给受害者家属。

◆受害者照护(Victim Care)

马来西亚并非没有受害者照护系统。武吉阿曼性侵、家庭暴力及虐待儿童组(D11)主任朱莉莉透露,警方提供受害者照护服务并不限于D11组辖下的刑事案件,也包括谋杀案件。只要受害者家属被安排过来,他们都会提供支援。

对此,台湾的受害者照护系统相对完善。因应传统法律制度缺乏系统化和制度化设计,导致被害人保护措施不足,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周全照顾,衍生更多社会问题,台湾催生了“犯罪被害人保护法”,于1998年10月1日实行。

1999年1月29日成立台湾犯罪被害人保护协会,提供所需支援和照护。对象包括:因犯罪行为被害而死亡者之遗属,及重伤、性侵害、家庭暴力、人口贩运、少年、儿童等被害人之本人。

服务包括:紧急生理、心理医疗及安置;侦查、审判中及审判后协助;协助申请补偿、社会救助及民事求偿等;调查犯罪行为人或依法应负赔偿责任人财产;安全保护;生理、心理治疗及生活重建,以及宣导被害人保护等。

(台湾犯罪被害人保护协会网站:http://www.avs.org.tw)(整理:本刊 白慧琪)

◆不要死刑的受害人家属

诚如马大心理医学副教授黄章元所说,大部分谋杀受害者家属视“死刑”为杀人凶手应付出的同等代价,也视之为事件的了结。不过,美国却有一群谋杀案受害者家属,诉求废除死刑。

美国“谋杀案受害者家属人权促进会”( Murder Victims’ Families for Human Rights, MVFHR )是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由谋杀案受害人家属及正法死囚家属组成。他们认为,身为受害的一方,死刑并没有治愈心中的伤痛,并不是帮助受害人争取正义的方法。

该会执行长雷尼.库欣(Renny Cushing)的父亲罗伯.库欣于1988年在家门被射中两枪杀害,两名凶手被判谋杀罪名成立,正在服刑终身监禁,不得假释。雷尼.库欣在“受害者的故事”自白写道:在父亲被杀害前,我向来尊重生命,也反对死刑。若因父亲遭杀害而改变我的信念,只会让凶手不只夺走了他的性命,也夺走他遗留给我的价值观。对于社会也是,如果任由杀人凶手把我们也变成杀人凶手,会给予他们太多力量。他们会成功引我们进入他们的所思所为,而且我们会成为我们原来所憎恨的样子。

(美国“谋杀案受害者家属人权促进会”网站:http://www.mvfhr.org)(整理:本刊 白慧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