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18 11:45:57  2024175
逆风中飞行‧马航去留终极审判
焦点策划



大约两周前,国库控股宣布过去一年亏损了73亿令吉,其中一半或37亿令吉为马航(MALAYSIA AIRLINE BHD)的减值!


自马航2014年被国库控股私有化和进行重组之后,5年以来最多只达到营运盈利。由于不堪长年累月亏损,马航目前再度卷进逆风中,而刚接手国家治理权,不堪国债高达逾兆的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甚至作了最坏打算,欲割除缠绕大马多年的恶瘤……


马航“去”或“留”,再度成为市场近期关注的焦点。据悉,在政府的系列“选项”中,关闭马航是一途!其他选项包括脱售马航。话虽如此,这是最坏的打算;用意是评估是否处于改善营运正轨,并寻求选项加快转亏为盈的力度。


国库控股前董事经理丹斯里莫哈末沙力夫建议关闭马航是一途,因为马航不是一次面临亏损而注资,而是两三次注资后再面临同样窘境。


2014年,国库控股私有化马航,总共注资60亿令吉,寄望马航3年内转亏为盈,有机会重新上市。


国库控股私有化马航后,便全权交由马航营运,在5年期间除了更换了两至三名CEO,在营运上是否改善,方向、策略是否恰当,基于没有上市公司的须对外公布等约束力,局外人难于了解个中营运情况!


根据丰隆研究向大马公司注册局查询,马航2015年持续亏损11亿令吉,2016年收窄亏损至4.36亿,2017年8.12亿令吉,累积亏损近25亿,净股本值只有10亿令吉。


2018年料亏15亿


2018年,国际原油价高涨至85美元高峰,加上受到廉航的剧烈竞争,丰隆预期马航2018年可能面临15亿令吉亏损,净股本可能滑落至负5亿令吉的境地!


马航在2018财政年业绩报告中,未提出面临亏损的确切数据,只说明在严峻的营运环境中,亏损按年收窄。


布兰特原油价在2018年9月飙上最高的85美元,之前在最低66美元游移;接近85美元高峰后,更跌至1月的52美元以上,今年最高则在67至68美元水平。


马航面临竞争是一大原因;油价与马币波动不定,更使马航彷如在高空遇上乱流,摇摆不定而险象百出,2018财政年可说是无可避免的面临亏损,惟马航首席执行员拿督依兹罕表示,2018年亏损料较2017财政年收窄。


未来谨慎管理成本


依兹罕表示,尽管可用座位公里收入(RASK)表现改善,惟RASK和可用座位成本(CASK)的价差(即赚益),却不足以促成2018年盈亏拉平,幸亏损已比2017年收窄。


他表示营运已趋向稳定,未来仍继续谨慎管理营收与成本。


“搭客整体满意指数,证明马航专注于服务乘客,主要由2018年推出的强化产品与服务推动,预期2019年将持续强化。”


该名CEO预期2019年营运环境持续竞争,将展开持续努力收窄2019年亏损,包括改善营收和合理化成本,或推出下一阶段的转亏为盈行动。


不过,在尚未真正转盈之前,马航的去留一直成为议论的重点。分析员说,自1947年成立的马航确曾是我国的骄傲,但国库控股是否愿意或还有没有能力“支持”这家连年亏损的国家航空公司,也是一大疑虑。


若政府许可 国库控股乐意脱手


分析员说,“预估马航每年亏损约10亿令吉,而它甚至不是国库控股的核心资产,因而,如果这项投资不再具有价值,如果可以获得政府许可,相信国库控股会很乐意脱手。”


然他补充,政府还是会考虑马航作为国家航空公司的地位,以及旗下1万4000名员工的生计问题,相信政府不会轻易关闭这家公司,相反的,脱售或寻求策略伙伴会是比较适宜的选项,此举不但可以解决政府阮囊羞涩的难题,也降低全面裁员的冲击。


具体数据

●搭客按年增长至341万人次,相比前期337万人次。

●承载率跌至76.6%,去年77.0%

●搭客回酬跌至23.0仙,前期23.6仙;其准时表现改善至79.0%,前期73.0%。

●可用座位公里收入(RASK)稍改善至21.8仙,前期21.5仙。客户满意表现和准时表现分别改善4%与4%。





竞争剧烈

扩展航班抢客


即便是本区域向来营运标青的新航(SIA),也面临廉航的猛烈竞争,加上原油价的波动不定,也有过面临亏损的情况。


新航起初推出虎航来抗衡亚航和马印航空等竞争,后来推出中长程和中价位的酷航(Scoot),以服务澳洲与中国地区。


近期更完成两廉航整合,以酷航更佳体验和中国更高渗透率行销。酷航曾于2016年获选为亚太区最低廉航,人们对酷航印象较虎航佳。


打着“飞悦同欢,乐在胜安”的全面服务胜安航空(Silk Air),是新航独资子公司与区域航空;新航采取策略在胜安机队装上等同新航的客舱产品,以和廉航进行更好的区别。


新航则定位为优质航空,目前服务全球至少139个目的地,包括中国至少29和印度14个航点,是中印的两大营运航空公司。


新航也与塔塔集团旗下联营维斯特拉航空,起初飞印度22个航点,嗣后扩展至国际航线。


马航创立得比新航早,旗下也有飞萤(Firefly)乃至早期创立,服务东马地区的马航飞翼(MasWing)航空。


总部在亚庇的飞翼航空,服务婆罗洲地区的砂、沙州和汶莱,乃至印尼北加里曼丹之打拉根。


该航空近期还新添几个航线,即从古晋往返边城林梦;砂州著名高原米区的巴里奥(Bario),添加了可到Kerabit部落地区的Long Seridan,Long Lellang等航线。


飞萤航空成立于2007年4月3日,是马航独资子公司,经营东南亚和部份国内航线。飞萤有待善用距隆灵较近的梳邦国际机场,发挥其扩大国内乃至区域市占的优势。


整顿改革 马航期待重生


马航2014年正式下市后,2015年5月19日进行重整,国库控股下设100%持股大马航空集团有限公司(MAG)。


在MAG底下,分别有100%持股的马航、飞萤、MasWing和航空货运的Mas Kargo。另设100%地勤服务的Aero Darat Services和负责客机维修服务的MAB Engineering公司。客机租赁的MAB Leasing和MAB Pesawat;至于人才培训包括MAB Academy,皆为100%持股。


马航委任9名董事,C E O为执行董事,其余8名非执行董事(NED);包括领导安全与保安和风险管理委员会的企业硕彦丹斯里陈文成、马电讯前首席执行员丹斯里詹占赛拉尼。


亚通(AXIATA,6888,主板电讯媒体组)前董事刘乃碧(译音)则领导监管与准则委员会。非执行董事除有来自国库控股的“转型”专家,亦在马航见证浮沉,服务超过32年,后再“重出江湖”,各业务“一把手”的莫哈顿博士。


以往在聚光灯之下的马航采购部,经整顿改革之后,实行了多项最佳实践,如无单不付款(NoPO,No Pay Policy)和“拒收礼物和招待”政策,以维护采购部的廉正度。


2017年5月,马航采购队伍在第十一届全球采购队伍奖中,成为首个夺取上述殊荣的亚洲、大马公司和政府相关公司,并在伦敦举行颁奖礼上,在850名全球精英见证下,接领上述奖项。


当时的采购主管黄淑香(译音)博士表示,马航处于风暴之中,难得的采购队伍迅速对组织转变作出调整,并以无限专注、勤奋、坚毅不拔摘取殊荣,对商业表现作出正面贡献。


采购监管、购机与外汇波动,是航空营运可否赚钱关键;马航在客机的采购格外谨慎。去年有81架机队的马航,就表示无法认列早前首相纳吉美国之行与波音公司签购8架波音787梦幻机种,上述交易值达22.5亿美元(93.2亿令吉)。


马航首席营收员王明才(译音)近期宣布增澳洲墨尔本、日本大阪、斯里兰卡、峇厘和曼谷航班。这是马航新增航班,以在高飞行时段迎合搭客的需求。


从4月1日起,往返澳洲柏斯客机,也从波音737-800转为空巴A330-200。这让搭客有更多灵活性,选择在适合时机与亲友度假。


增加的航班,是从今年3月至9月。


从3月31日至4月28日,往返日本大阪班次每周增至10次,这限于每周五至周日;另一时段是4月6日至27日;8月3日至31日。



采购部在国际获得的难得殊荣,对奠定马航稳定至为关键,马航是否还在转亏为盈最后一哩路?



油价震荡 转盈还差一哩路


马航所采取的系列努力,直接显现在亮眼的服务数据上;然而因为原油价等因素干扰,或是导致马航无法如期扭转劣势。


目前,马航的营运具体或更详细情况,以及马航是否有信心先在营运上转亏为盈,尔后再改善至取得税后盈利,没人能说得准!只有大股东国库控股或财政部会较清楚。目前,也可能是马航在营运转亏为盈的最后一哩路。


紧随经济放缓,搭客增长率并不如预期乐观,大马航空委员会(MAVCOM)国内搭客成长自2016年开始,便开始出现缓慢,多数航空公司聚焦在有增长的亚洲、北亚市场乃至南太平洋区一些市场。


在转亏为盈路程中,专注有成长亚太地区的中国与印度市场。提高每座位赚益,似乎是马航的重点。


然而,基于有赚益市场更烽火连天,马航在其全面服务航空基础上,在达致一定承载率与营运盈利后,亦可在剩余10%至20%承载率采交叉销售策略提高盈利。当然,这有赖更精密的资讯科技和网上订购系统。


国际航协(IATA)预测2019年全球航空行业总收入将增长7.7%至8850亿美元,净利润有望从去年3.9%改善至4.0%,惟经济放缓可能促使客货运需求双双走低。


2018年成本上涨,航空业盈利遭受挤压,2019年全球经济预期增长3.1%,国际航协预计2019年将是全球航空业盈利的第十年,亦是连续第五年实现利润持续增长。


经济政治不稳定

盈利不如预期


国际航协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Alexandre de Juniac)表示:“尽管成本上涨或将削弱2019年航空业盈利能力。但油价大幅下跌以及GDP稳健增长缓解了压力。因此谨慎但乐观地认为,航空业为投资者创造稳固回报的局面将至少持续一年。但由于经济和政治环境仍存不稳定因素,行业盈利预期也存在下行风险。”


2019年一般预期布兰特原油每桶平均价为每桶65美元,国际航协预计航油价格平均为81.3美元,低于2018年的平均的87.6美元。


国际航协指出,由于某些地区的对冲程度较高,将会延缓油价下降带来全面影响。燃油预计占航空公司平均运营成本的24.2%(高于2018年预测的23.5%)。


结语


全面航空服务处处挨打,新航、日本航空有过亏损而后扭转劣势,同样具有国家航空地位的马航,有机会转亏为盈吗?


大马政府还会给予机会,让马航转亏为盈吗?




作者 : 张启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