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22 07:45:00  2026181
邱颖慧.大学须进行哪些改革?
异见萌芽

上周,我参加了一项研讨会。在研讨会中,我们讨论了废除大专法令(UUCA)所需的改革。 该研讨会由教育部和学术人员行动理事会(GERAK)联办。

当我身在自己的大学──马来亚大学举办类似的关于废除UUCA的研讨会,对我个人来说是一种复杂的感觉 。这让我想起4年前,当局援引刑事法典500条文针对我一篇文章〈谁拥有警察 ?〉进行调查,当时我在文章中批评了#KitaLawan 抗议活动中警察对抗议者的不公平行为 。我记得当时学术界给予我的支持有限 ,比起学术界,学生与民间社会团体给予了我更大的支持。这主要是由于前朝政府施加的恐惧气氛 ,导致我们的言论自由受到严重限制 。

随着国家以迅猛的速度引入政治、体制和立法改革运动,在本专栏中,我想强调的是,学术改革当属其中的一部分,并起着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一方面,我很高兴我们终于能够公开谈论废除UUCA,就像我们在研讨会中所做的那样。教育部的代表在她标题为“取代AUKU:从低悬的水果到新的果园”的演讲中特别有意义。标题本身对我来说是耳目一新的,与之前在校园内自由发言空间有限的氛围相比,任何人这样说在当时都有可能会面临风险。

自1971年UUCA制定以来,已经历了7次修订。在2019年1月19日的最近一次修订中, 学生被允许加入政党。修正案删除了UUCA第15(2)条文(c),该部分先前禁止学生参加大学和学院范围内的政党活动。在研讨会期间,教育部代表还说,教育部的目标是在2019年开展4个实况调查和咨询会议,包括沙巴和砂拉越。而且打算在2019年6月完成取代UUCA新法案的草案。预计最终草案在2020年准备好并国会通过。

另一方面,令我感到难过或失望的是,研讨会没有得到学术界的高度参与。只有一小群熟悉的人参加。令我困扰的是,为什么学术界在目前国家正在进行的改革中继续保持沉默? 在争取自由的过程中,学生表现远远超过学术界,这间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学术改革和自由有哪些值得令人担忧和争取的重点? 我们将如何以及何时摆脱 “Saya Yang Menurut Perintah”的心态? 虽然说我们不应该混淆政治和教育,但我始终认为身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们必须有政治意识并能够讨论它。如果我们对这个国家的事情继续天真无知,那我们会产生什么样的下一代? 我们需要培养领导者,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培养新一代的公民,学会怎样公开批评政府的缺陷,并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推动国家向前发展。

针对这一个问题,我希望教育部能举办更多的研讨会,就像我们出席的研讨会那般。最重要的是,它应该更具包容性。我们应该废除校园里不健康的环境,不再根据排名划分学术界 。对我来说,一个理想的大学应该是一个思想家社区,塑造浓烈的学习氛围和环境,推动学术人员和学生更具备思考能力,通过推理和分析的方式从事知识追求。因为大学的作用远远大于授予学位资格。

教育部门不应再成为“政策试验”的主体。我们需要全面的监督和评估机制。如果我们想要做得更好,那么政策制定者在制定政策时应避免受到个人利益的驱使,同时得超越政治考虑。我们更要重修大专法令,以确保学术自由得到完善机制充分的保护。最重要的是,让学术回归学术,让学术研究能为社会带来更多的贡献。

作者 : 邱颖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