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25 10:44:14  2027571
国内滞销房屋恶化(上篇)·去年逾3万房产滞销·50万至100万公寓最难卖
关注东海岸


1636LYS2019324181861721249.jpg
政府为刺激本地房产推出一些政策,其中一些发展商认为有助催谷中高价房屋。




(关丹24日讯)最近无论走在花园住宅区、新兴城镇或是市区之内,都不难发现新旧房屋空置,四处挂上“卖或租”广告牌的情况。


国内滞销房产正在持续发酵,不止发展商慢下建房的脚步,业主也纷纷放售手上产业,可惜市场需求低,房屋仲介也只好望屋兴叹,咬紧牙关。


滞销单位总值195亿4000万


根据财政部旗下房产估价及服务局(JPPH)的数据,我国于2018年上半年有2万9227房屋单位宣告滞销,总值达172亿4000万令吉;截至同年9月杪,滞销的国内住宅单位已增至3万115单位,总值为195亿4000万令吉。


这9个月的滞销房产数量,比2017年同时期增长了48.35%,比起2015年更是激增近两倍左右。以价格分析的话,50万令吉以上的滞销房产占据最多,情况开始拉警报。


其中滞销最严重的房型是售价50万至100万令吉的公寓,从2018年上半年至第三季结束为止,短短数月即增306个单位达1万1908单位,总值78亿7087令吉;2层及3层排屋位居第二,滞销单位达8884,总值45亿5832令吉;单层排屋达2339单位,总值4亿6884令吉;2层及3层半独立则2434单位,总值26亿6724令吉。



1636LYS2019324181821721244.jpg
发展商也说,矿业带来人流但未必带动房产销售,还需工业、大专学府、旅游业等各方面的辅助。




柔佛最多未售出房产


国家产业资讯中心(NAPIC)报告显示,柔佛拥有全国最多建竣及获得地方政府批准居用证后,9个月仍未售出的房产,紧接的有雪兰莪、槟城和吉隆坡等大城市。


而在彭亨州,根据NAPIC报告,2018年第三季为止的房屋总成交量仅166单位,无论比较同年第二季或2017年第三季的172和173单位也有减低的趋势。


纵观各县,关丹、北根、云冰、淡马鲁及而连突的成交量均在下跌,其中关丹从69单位降至52单位,跌幅最多;文冬、百乐、劳勿和立卑上升,最多的要数文冬,由25单位增至33单位;马兰则破蛋,创下一宗交易量,金马仑则依然三季维持零交易量。


蔡世才:国家经济滞销因素之一


关丹明辉发展有限公司董事经理蔡世才剖析,房屋滞销归咎于多个因素,国家经济是其中之一。


他以彭州情况为例,售价达百万令吉的房产面临滞销,并以店铺居多,例如阿亦布爹区店铺普遍过百万令吉。


“这大环境底下,购屋者和投资者信心不大,高价位的房产深受影响,但50万令吉以下房产仍乐观。”



1636LYS2019324181861721250.jpg
国家经济是决定房产业兴衰的其中一重要因素。





暴建房产致供过于求


他指出,柔佛拥全国最多滞销单位,原因不外乎该州为迎合中国市场而暴建房屋,导致供过于求;但在彭州,房产尚有市场,只是胥视地点和价值,发展商必须推出对的产品,以对的价格卖给对的人。


蔡氏也是关丹建造行主席及房地产发展商公会(REDHA)彭亨分会前主席。


他说,目前关丹新屋的价格,介于15万至16万令吉的单层排屋是最好卖的类型,但地点不能太远,如丹绒隆坡。


“不过一般距离市区20公里内的地点,价格多落在30万至40万令吉,过远的并非没有人买,只是不热卖。”


薪金追不上通货膨胀


他续说,国家经济连带马币疲弱,人们薪金涨幅太慢,收入远追不上通货膨胀,与房屋滞销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加上物质社会有太多诱惑,部分人不擅理财,为了供一辆豪华车或购买高价手机,而导致负担过多,忽略了更重要的东西,如可以保值的房子。”


在经济不景时,自然越多人试著脱售手上产业,所以到处有售卖房屋的牌子林立。蔡世才说,经济不好还是有人赚钱,毕竟房屋,尤其中价屋价格波动不大,长期计算将会增值。



1636LYS2019324181831721246.JPG
一马房屋实惠经济,难免影响普通房屋的销售。



一马房屋影响销售


对房屋发展商而言,政府建“一马人民房屋”(PR1MA)又会否影响他们,蔡氏不讳言,如果PR1MA坐落在发展商计划兴建房屋的地点隔壁,毫无疑问会有一定的影响。


不过,他说,PR1MA毕竟是政府的惠民计划,似乎无法避免。


“人流不够多亦是其中问题,一个地方要吸引人才和有工作机会,例如外资在格宾设厂造就高薪,反而本地厂家较难提供高薪。


“2014和2015年铝土矿最辉煌的时候,带动各种经济,虽然带来人流,但如果要带动房产,还需工业、大专学府、旅游业等各方面的辅助。”


他解释,为工程只短暂留下的工人较少置产,而马中产业园则自设宿舍,未惠及房产。


相比1998年全球经济风暴,蔡氏认为目前情况未去到最坏。


“当很多人负担不起贷款,房子被拍卖车子被拖走,这种情形才最糟。当年银行贷款利息达10余巴仙,这对我们房产业影响最严重。”


他说,当时因利息太高,导致很多大企业关门大吉,市场陷入萧条。



1636LYS2019324181841721247.JPG
全国滞销房产不断增加,数据显示各州都面对同样的情况。





列黑名单难贷款


“那时的银行借贷体系不如现在完整及严谨,有信贷情报服务私人有限公司(CTOS)及中央信贷情报资讯系统(CCRIS)收集借贷者不良信用记录,以致不少不符合资格者也获得了借贷。


“现在银行加强过滤,只要列入黑名单就再难获贷款。”


滞销房产不断攀升,发展商开销依然大,同时面对建材成本上涨、外劳要求调涨工资、消费税转为销售及服务税(SST)后房产反涨价等问题,建房脚步不得不减速。


“就像工厂减量生产或关闭的话,市面数量就会少,价格无形中会调涨。”


政府最近推出一些刺激房产政策,如首购族购买价值100万令吉以下的房产,将完全豁免印花税;6月前购买30万至250万令吉住宅房产,可免贷款合约印花税、发展商给予10%折扣,蔡氏认为该方法对催谷中高价的产业有很大帮助。


他以本身公司为例,一些地区剩余数单位的“存货”尚未卖出,就可以通过注册参与该计划进行清货,但较适合50万令吉以上的产业,因中价房屋再折扣只会无利可图。


促银行放宽借贷条件


“政府其实可与国家银行探讨,让银行实施对中低收入者提供购屋优惠措施,例如放宽借贷条件、提高借贷款额、低利息或固定分配30%固打予他们作为履行社会责任,对刺激房产或帮助低收入者有实际效果。


“就像政府强制发展商起30%的中廉价屋一样,可是在购房贷款是占据重要角色的银行却没任何照顾措施。”


整体来说,国家经济走势强劲,企业盈利增加,整个市场才会兴旺。他希望政府继续推动经济,尤其是关丹这个多元种族和文化,有山有水,旅游业又充满潜力的地方。




1636LYS2019324181831721245.jpg
关丹随处可见售卖房屋的牌子林立。

1636LYS2019324181851721248.JPG
蔡世才:购屋者和投资者对目前经济信心不大,置产或投资均在观望中。




作者 : 朱淑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