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29 07:20:00  2029628
吴健南.河流都还“活”着吗?
民主至丧

八、九年前曾到纽西兰一游,至今仍留在脑海中的其中难忘回忆,就是沿着当地公路随处可见,一条条清澈见底、有成群鸭子水中畅游、充满生命力的河流,堆砌出该国闻名于世的绿色山水美景。

自由行的游客只要在半途中走累了,都会停留在一些河岸的亭子旁稍作休息和野餐,边欣赏该国美丽如画的河流景点。而且,也因为完善的天然环境保护措施,当地的自来水甚至都可安全饮用!

但如今回到国内情景却出现巨大反差。大马的河流正逐步随着发展洪流,而一一走向“灭亡”!河流也会死亡?是的,就像有句老话: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同样的,对我而言,河流虽然不会呼吸。但它也有本身的生命力,包括孕育出水中各种珍贵鱼产,并通过天然资源循环原理滋润了大地,还有为我们人类提供最珍贵的水源。

但令人感到震惊的是,最近发生在柔佛巴西古当的金金河被化学废料污染案例,除了导致超过5000名附近居民受影响而必需接受治疗、114所学校被关闭。更严重的是,这条河流也被发现经过长年累月的化学废料污染后,早已呈黑色和没有鱼类生存迹象!

所以严格上而言,在已失去了其原始功能的情况下,这跟一条死河有何分别呢?而且,相信我,这绝对只是冰山一角!不信去看看在我们四周的河流好了。

事实上国内许多主要城市,其发迹历史背景,都离不开邻近河流,包括雪隆的巴生河、霹雳怡保的近打河,还有森州芙蓉的宁宜河等。

问题是,鉴于执法不严,还有化学工厂如雨后春笋般林立,这些河流相信也早已步上金金河后尘,变成被人唾弃的死河。

上个月当我从芙蓉第一终站徒步到邻近火车站乘搭电动火车时,就意外发现贯穿该处且流向宁宜河的沉香河,同样也已遭到严重污染而呈黑色,完全无法让任何鱼类生存。

它就像芙蓉市内一处多年来被人遗忘的废墟,因为受尽万般蹂躏而早已失去生命迹象!

究竟要如何拯救这些贯穿大马各地且已病入膏肓的死河呢?

首先,正如能源科艺环境部长杨美盈本身所坦白承认的,执法不严是关键主因。当然若从这方面进一步分析,则涉及更复杂和黑暗的政商勾结和官员腐败问题。

要知道,由于化工厂往往都是有利可图领域,背后所涉及的利益输送和利害关系自然也不会少。因此,杨美盈即便一再微服出巡参与本身执法队的突击取缔行动,始终是治标不治本之举。她必需重新整顿该部门横跨各州的执法团队,并严厉打造反腐倡廉之风,才能解决关键问题所在。

其二,则应从权限上着手。由于类似金金河的环境污染个案,其实涉及复杂的联邦和州政府权限区分,包括土地和地方政府管理属于后者权限,而河流局又属于两者共同权限。当局应考虑简化和组成一个以各州环境局为主的环境保护执法团队,避免陷入目前这种多个部门和单位皆有权限重叠却又都不管的矛盾僵局。

当然,在这方面,一些虚报学术资格的州务大臣的领导无方和表现不达标,也将带来深远影响。

其三,从制度着手,考虑完全禁止洋垃圾行业在国内经营。

在这方面,根据杨美盈部长的立场,当局允许和认可特定洋垃圾厂的经营,因为涉及特定塑料的再循环,但另一种不同性质的洋垃圾厂则被禁止。问题是,说易行难,尤其面对我国执法不力弱点,纵然决策领域高层可以非常具有科学根据的角度去合法化特定洋垃圾厂,但最终去到执法层面,只会给予更多非法业者更多法律漏洞继续非法运作。

因此,为了避免大马成为外国包括西方国家的主要垃圾桶,我认为我们不需要贪图赚取类似的争议性外汇,并干脆效仿中国直接禁止有关行业,以免长远而言典当了大马丰富的天然资源,带来祸及子孙的更大损失和破坏。

最后,防范胜于治疗。不管是国内的金金河污染风波,还是中国江苏涉及数十人死亡的化工厂爆炸事件,都暴露了化工厂行业对人类性命的巨大风险和对天然环境的严重破坏。而且,这些破坏都是无法估计和难以弥补的。

因此,纵然我们已经有许多严刑峻法,包括相关的环境素质法令、固体废料及公共卫生法令等。但问题是,若缺乏严密的定期监督,一旦问题爆发了才来后知后觉地去尝试解决,一切已经太迟。

就像金金河的3名嫌犯即便如今已被提控上庭,包括面对陆续有来的十数项控状,但始终无法补偿有关区域数千名居民的健康损失。尤其根据大马水务与能源研究协会所透露的,那些被丢弃到金金河的化学废料,甚至含有对人类健康可能带来隐性影响的致癌物,长期而言可谓后患无穷。

作者 : 吴健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