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30 16:46:03  2030450
精英顾问团2成员:需人民反馈·政府应公开百日报告
政治

(八打灵再也30日讯)精英顾问团主席敦达因和成员之一的经济学家佐摩认为,政府应该公开该团队提呈给首相敦马哈迪的百日报告。


达因:是否公布非我能决定


根据星报报道,达因说:“我会发布报告。(但是)是否对公众发布,不是我能决定的。我被要求主持会议、获取资讯与实情、分析和提供建议。这是我的职责,我不该超出职责范围。


“我也想分享资讯和辩论,这样你才能得到最好的。但是报告中有些资讯受官方机密法令保护。


“我们向来需要人民的反馈,有关他们的不满与政府做得不对的地方。这些反馈非常重要,因为最终我们要解决他们的问题。”


达因说,此报告是为首相敦马哈迪所准备,而在第14届大选后,首相决定在未组内阁前,成立精英顾问团的目的,是为了安抚投资者和市场。


“在此之前,没有人会认为国阵会输,包括投资者。投资者想要持续,但是这事情突然发生了。首相要安抚市场。


“我们有100天的时间来收集资讯,我们做到了。我们针对约70个课题提呈(建议)。我们已向首相汇报,有些事项是高技术的。最终将交由政府决定(是否要公开报告)。”


是否列官方机密掀争议


首相署副部长哈尼巴周三在国会上回答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的提问时指出,精英顾问团的百日报告受官方机密法令保护,不会对外公布。


对此,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昨日受询时指出,该报告无关国家安全,因此应该公开,而不是列为国家机密法令下的文件。


他说,该报告只包括精英顾问团针对政府可如何提升国家经济的建议,无关国家安全。


佐摩:报告无敏感课题


精英顾问团成员之一的经济学家佐摩一改立场,认为政府应该公开百日报告。


他说,虽然他早前因为报告中所涉及的法律和外交敏感课题,而持有“不应该公开报告”的保留意见,但是这些顾虑如今已不存在,因为这些敏感课题不是敦达因所提呈的报告的一部分。


“我同意公开。我早前的顾虑是法律和外交上的敏感课题,这些问题已不存在。”


佐摩如今的立场与去年8月所发表的看法相左,他当时说,精英顾问团的报告从未打算向公众发表。


“我们从未以‘将会发表’的目的来撰写报告。我们的目的向来都是为首相提供建议,我们期望他之后跟有关的部长讨论,然后他们会作出决定。


“有些事项是敏感的。政府必须获得意见,不是每个人(都知情)的意见。”


他也说,报告里有许多必须谨慎处理的事项,而公开报告或会使资讯被滥用。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