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04 11:07:51  2032696
“文艺YB”黄汉伟.热爱阅读 无书不欢
重磅系列



0510YYS2019431545151912811.jpg
黄汉伟也爱考究路名的历史故事,在这方面他已多次接受星洲日报访问。


0510YYS2019431545131912808.jpg
职业从科技领域到律师楼,再转行从政,阅读习惯仍然跟随著黄汉伟。



人物资料:
姓名:黄汉伟
年龄: 46岁
职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
“另一面”:其实不是文艺议员,只是爱阅读


很多人知道黄汉伟从政前是一名律师,看他常受邀主持新书推介礼、画展开幕礼、戏剧比赛开幕礼等艺文活动,而觉得他该是来自文科班背景,或曾经是一名文青,现在成为了“文艺YB”。


其实黄汉伟来自理科班背景,从中学到第一个学士学位都念理科,他拥有国大的电脑科学系学士学位。


他只不过是热爱阅读,但读的多不是文学类,而是历史、政治、经济。那么,他的“文艺”形象又从何而来呢?


黄汉伟说,2008年大选后他当上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2009年时任首席部长林冠英突然指示他负责新春庙会的事宜,之后州行政议会进行小改组,州艺术的发展事务也交由他掌管,并兼任州博物馆的主席。2013年大选后他虽然不再是行政议员,但过去在掌管艺术事务时结交的文艺界朋友,仍邀请他出席各种相关活动。


当被询及当年林冠英是否看到了他的“另一面”才委任他处理新春庙会事务,黄汉伟不认为是如此,他认为林冠英当年只是想找个较年经的议员来处理,而且他并不“文艺”,只是私下比较爱阅读,可能是出席了艺文相关的活动多,才会被当成“文艺YB”。


从阅报养成阅读好习惯


黄汉伟的阅读习惯从阅读报纸开始养成,他小时候住在打枪埔组屋,隔壁的印裔大叔是一名派报员。


他说,印裔大叔每天很早就外出到报纸发行部拿报纸,之后回来冲个凉才再外出派报。但对方拿了报纸回家冲凉时,就会顺手先把一份报纸丢进他家,所以他们是该区第一个收到当天报纸的家庭。


黄汉伟在80年代初念小学,当时的彩色电视机仍未普遍,娱乐也不多,因此很容易就养成了阅读报纸的习惯。到了80年代末,他上中学时开始阅读马来文报纸和英文报纸,这强化了他的语文基础,助他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中,中文、英文、国文科都考获A等成绩。


武侠小说也深深影响黄汉伟的阅读习惯,他小时候,父母在周末时会带他到牛干冬外婆家,牛干冬有一家书籍出租店,那时他就开始读金庸的武侠小说和倪匡的科幻小说。为了要省租书的钱,所以读得很快,这造就了速读的功力和专注力,现在要阅读一本厚重的书,对黄汉伟来说并非难事。


从《亚洲周刊》获益良多


黄汉伟说,《亚洲周刊》为他带来很大的影响,创刊于1987年的《亚洲周刊》是当年他了解世界的窗口。


他说,他念中学时常从打枪埔乘巴士到市区,一次过到两间图书馆,即当年设在槟州大会堂的州立图书馆,和槟州华人大会堂的图书馆。到州立图书馆是为了借国文和英文书,槟华堂图书馆则是借中文书,这两家图书馆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当年我在槟华堂的图书馆发现了《亚洲周刊》,从此爱上。”


他说,80年代是动荡的年代,国内的茅草行动、中国的天安门事件、德国的柏林围墙倒下等,对于这些事件的了解,他从《亚洲周刊》获益良多。


他之后到吉隆坡国大念大学时,一回来槟城就会到槟华堂图书馆一次过读完还没有机会读的《亚洲周刊》,一直到他毕业工作后才订阅。这是他读了20多年的刊物。


一有空档便往书局里逛


从小养成的阅读习惯没有间断,黄汉伟之后考获法律系学士学位,职业从科技领域到律师楼,再转行从政,阅读习惯仍然跟随著他。


书店是他常光顾的地方,每当到吉隆坡出席国会时,一定抽空到访书局,进门后都不会空手而归,一年下来购买数十本书在所难免。


黄汉伟在旅行时也爱买书当纪念品。不久前他受国际非政府组织邀请到柬埔寨首都金边出席东南亚和平讲座并发表演讲,也拜访了暹粒战争博物馆及金边堆斯陵屠杀博物馆。


“我在这两个地方见了两位当年红高棉暴政下的生还者。他们是暹粒的Sinarth先生及金边的Chum Mey先生,支持购买了他们以生还者身份述说故事的书。”


有时候他乐于以书会友。他在年初阅读完台湾前总统马英九的《八年执政回忆录》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心得,素未谋面的网友陈先生得知他有阅读习惯,寄来了曾任17个年台湾立法院院长王金平的新书《桥:走近王金平》,平衡了他的看法和想法。


黄汉伟的爱书,也促成了一些好事。2010年《星洲日报》报导有关州立图书馆中文书不足的课题,他在网上表示认同,结果有藏书的郑德泉联络上他,表示有意捐出309本中文书。他联系星洲日报报导此事,促成星洲日报发动捐书活动,最后收获3000本书。


从政后开始在报章写专栏


黄汉伟自小与报纸结交,不只是阅报,他小学时已投稿给报馆,文章也获得刊登,那是一股鼓励他写作的动力。在学校的作文也被老师贴堂共赏,鼓舞他也持续写作。


“在大学时也投稿至各平台的社论版,那时候推动我写作的是稿费,有了稿费就可以负担洗衣费,不然就要用手自己洗。”


他从政后开始在报章上拥有自己的专栏,但一开始时只是断断续续地写,因为面对了中文输入法的困难,他小学学中文时,仍未使用拼音。一直到2013年平板电脑普遍后,才解决了这个问题,他在书写方面感觉到“被解放”,作品也多了。


黄汉伟把自己的专栏集结成《依山立言》和《立马万言》两本书。


0510YYS2019431545131912807.jpg
黄汉伟撰写的《立马万言》,由时任首长林冠英推介。


0510YYS2019431545121912806.jpg
黄汉伟的爱书,也促成好事。有藏书的郑德泉联络上他,表示有意捐出309本中文书。


0510YYS2019431545101912804.jpg
黄汉伟从政后开始在报章上写专栏,最后集结成《依山立言》和《立马万言》两本书。


0510YYS2019431545141912809.jpg
黄汉伟(左三)常受邀为艺文活动主持开幕仪式。


0510YYS2019431545111912805.jpg
黄汉伟读完《八年执政回忆录》后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心得,素未谋面的网友陈先生寄来了《桥:走近王金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