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04 09:52:06  2032832
残障人驾Grab露曙光.3团体力挺交通部修法
大都会




5058TSH2019431431481910244.JPG


大马残障自立协会、马来西亚华人残障协会及马来西亚人助人慈善团体力挺交通部修改现有法律或条例,让残障人士能申请公共服务交通执照,以注册为电子召车司机的举措。前排左二起为林明娟及谢秀贞;后排左三起为八打灵再也市议员王友泰及林芮光;右三起为吴爱平及林万民。



(八打灵再也3日讯)大马残障自立协会、马来西亚华人残障协会及马来西亚人助人慈善团体齐声支持交通部修改法律或条例,让残障人士(OKU)能申请公共服务交通执照(PSV),以注册为电子召车司机的举措,盼拥有公平的工作机会。


上述3个团体今午就交通部长陆兆福日前宣布将修改法律或条例的举措召开新闻发布会。出席者包括大马残障自立协会会长林明娟、马来西亚华人残障协会会长吴爱平、马来西亚人助人慈善团体副会长林万民、总秘书谢秀贞及交通部长陆兆福的新闻秘书林芮光。


林明娟强调,电子召车司机无需面对工作环境的障碍,且工作时间较伸缩性,是一份非常适合残障人士的工作。


她说,残障人士一般较难找到工作,原因包括工作环境没有无障碍设备、工作时间长、学历低经验少、没有适合体质的工作等;即使有工作,残障人士的薪资也相对较少。


“从事电子召车服务,残障司机不仅可按照自己的身体状况和体质来决定工作时间长短,且收入也较其他工作可观,可借此自立生活。”


她提及,陆路交通法令与商业车辆执照法令在去年7月通过后,所有电子召车司机必须申请PSV执照,才能合法提供电子召车服务;但健康且没有任何残障问题,却是PSV执照申请的其中一个条件,令许多残障电子召车司机担心生计受影响。


“公众人士一般有意无意将我们看成是弱势一群,从而担心我们的驾驶会危及本身或他人性命。其实这是因大众不了解我们获得驾照的过程所致。”


她解释,残障人士在考取驾照前,必须先获得医生证明没有健康问题且具有驾驶能力,尔后所用的改装车都必须经过验车公司检验,才能获接纳为安全车辆,因此无论是残障人士本身或车辆,都没有安全问题。


5058TSH2019431431471910242.JPG
大部分民众都能体谅电子召车残障司机的不便,甚至给予很高的服务评分。




5058TSH2019431431481910243.JPG
残障人士在考取驾照前,必须先获得医生证明,且改装车也必须获得验车公司检验,不存在任何安全问题。


吴爱平:盼给予残障人方便


吴爱平希望政府能在条例或法律上给予方便,让残障人士能更容易申请成为电子召车司机,以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能自力更生。


林万民吁关注无障碍设施遭滥用


林万民不忘呼吁福利部关注无障碍设施,包括厕所和停车位遭滥用的问题,好让残障人士能自由地走出住家,与社会大众接触及工作。


林芮光:盼电召车公司配合呈残障司机资料


林芮光表示,政府有意修改上述法令的同时,也需要所有电子召车公司的配合,包括提呈旗下残障司机的资料,才能处理接下来的程序。


“部长其实已经见过多家电子召车公司,并指示他们提呈残障司机的资料,我们目前还在等待,也希望相关公司将残障司机放在首要处理的位置。”


他说,残障人士能自力更生,是值得鼓励的事,政府在这方面会给予所有的协助,就像陆兆福所承诺,会修改现有法令,让大家继续工作赚钱


“部长非常关心这些残障司机的未来,亲自在监督这个课题,会尽快进行修改条例的工作。”


5058TSH2019431431481910245.JPG
关德福(62岁)



载客一年不曾被投诉

关德福(62岁,残障人士)


“我从事Grab司机已经一年多,之前也当过一年多的优步(Uber)司机。这期间,我不曾遭乘客投诉,甚至获得不少乘客的认同,服务评分还高达4.9。


人力资源部长鼓励退休人士继续工作,而当Grab司机就是我们最好的礼物,我每天只开三四个小时,既能打发时间,又能认路,何乐而不为。”


5058TSH2019431431471910240.JPG
张秀娟(52岁)




乘客谅解 自己拿行李

张秀娟(52岁,残障人士)


“政府一直提倡爱心社会,不明白残障人士为什么就不能从事Grab司机,我们也是一如平常地开车。


有些人会问,我们要怎么协助乘客提行李?其实大部分乘客看到我们的状况,也能谅解并愿意自己拿行李,若真的有不方便者,也能寻求保安人员的协助。


不过,鉴于电子召车手机应用程式上,注明我们是‘OKU’,确实有很多外国人不理解,我曾要求电子召车公司改用‘Disabled’或‘PWD’字眼,但无下文。


无论如何,只要我们愿意,从事Grab司机不是问题,很多顾客也赞赏和敬佩我们,且我的服务评分也有高达4.97分。”



5058TSH2019431431491910246.JPG
许志忠(34岁)



对未来感迷茫

许志忠(34岁,残障人士)


“我因无法胜任劳力工作,所以只能选择开车,从事电子召车司机也已3年,如今还是全职司机。


我所持有的是A1残障汽车驾照,所以当获知有关执照在7月之后不能再申请成为电子召车服务司机时,我简直晴天霹雳,对未来感觉迷茫。


其实我遇到的乘客都很好,他们通常都会自己提行李,不会勉强我做任何搬运的工作。我的服务评分也有高达4.98分。”



5058TSH2019431431471910241.JPG
扎希(27岁)




盼简化申请程序

扎希(27岁,残障人士)


“我原本计划申请成为电子召车司机,但申请PSV却有许多程序。因此,我希望政府能修改条例,让我们更容易取得PSV。”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