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5-07-12 11:00:06  1458158
采石场民居为邻哪里出漏谁先来?.炸石纷扰纠缠不清
全国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站立之处轻微晃动,一周至少有两天仿佛经历一场轻微地震、一场只闻声响但不见硝烟的战争。这,就是采石场周边住宅的日常经历。早在当地开山劈石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之久的采石场周围,一座座高楼或住宅逐渐平地起,矗立在采石场不远处。接着,便是居民的投诉接连不断。居民说:“我的房子出现裂痕!”,采石者说:“我们是先来者。”,于是往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纠缠不清。在诸如此类的事件中,究竟哪个环节出错了呢?部份采石场邻近住宅区巨响尘土成居民噩梦根据大马地质矿务局(JMG)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013年,全国一共有356个采石场,其中霹雳州多达63个,砂拉越有48个居次,柔佛以47个位列第三。在逾300个采石场中,就有部份采石场的邻近是住宅区,炸石的巨响,扬起的尘土,成为当地居民的噩梦。频频向媒体投诉采石活动的雪州蕉赖皇冠城的居民,便是其中一个例子。记者曾到当地勘察,发现采石场与住宅区距离非常近,围栏的不远处已经是一个仿佛被挖得又广又深的“盆地”。中午约12点20分,警报声响了两次,石场里一名工人挥了挥手上的红旗,两记爆炸声便接踵而至,记者站在居民住家的第三层,亦能感受到脚下的地板轻微晃动。一个星期炸2或3次屋主傅添来表示,“采石工人原本应该在8时开工,但7时30分罗里开始进出,很吵,一个星期炸2次或3次。”蕉赖皇冠城伟达岭居民协会主席陈汉国表示,自2013年至今,居民们曾向市议会、土地局、矿务局、城镇规划部等多个部门,国、州议员以及州务大臣投诉超过70次,只有矿务局在2014年10月遣派官员前来查看。同样受到影响的,还有与伟达岭相隔着石场“遥遥相望”的皇冠城公寓。公寓居协主席陈士敦透露,除了相关部门以外,他们也向州务大臣阿兹敏发函投诉,大约2个月后便收到回函。“回函里附有加影市议会写给大臣的信,清楚写明采石场只获得PT16050地段的准证,但是,他们在没有得到市议会和土地局的同意下,在28436号及2632号两个地段采石。”规定距住宅区500公尺他说,在一次与土地局的会议里得知,环境局规定,采石场与居民住宅区之间应保持500公尺的距离作为缓冲区,可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采石场和住宅之间根本没有500公尺。“我们有两个疑问,第一,现在为什么没有500公尺的缓冲区?第二,为什么采石场可以用别人(住宅区)的地段做缓冲区?”采石协会:比住宅区早开发采石场需逾20准证为了进一步了解采石场的运作是否符合程序和规格,于是记者亦谘询了马来西亚采石协会。马来西亚采石协会主席郑耿昌指出,采石公司要开辟石场之前,需向土地局、地质矿务局、环境局等相关部门提出申请,一个正规的采石场通常需要超过20个以上的准证才能运作。“但最主要还是土地局,如果没有土地局发出的4C准证,是不允许卖石头的;而采石场的设立、如何采石等等都归矿务局管理。”他解释:“采石场的选址都是在偏僻、偏远的地方,石头成本并不高,运输费占的比重最大,考虑到最终售价,所以不能离市区太远。”在旁的雪隆分会主席叶顺发补充:“通常石场都是比较早开发的,政府也规定在(采石场范围)500公尺以内是不能有(房屋)发展的,为什么房子会建在那个地方,我们也不得而知。”“若政府见周围500公尺内有东西,是不会批准石场开发的。”皇冠城采石场运作30年当采石场运作10年、20年甚至是30年后,渐渐的房屋越盖越多,到最后采石场周边开始出现高楼住宅。“皇冠城个案里的采石场在当地运作30年了,当时政府批准的时候,那里只是一块荒地,应该不能发展房屋的。”郑耿昌透露,鉴于采石场的作业方式会对就近的市民造成影响,采石协会自发地规定采石场作业的时间。“我们要想到其他居民下班不会想听到嘈杂声,还有交通问题,所以雪隆区是我们自己和矿务局沟通声明,规定工作时间从早上8时到下午6时,这在其他州没有实行的,这些规则都不是政府定的,是我们自己定的。”每次炸石写报告记录另外,叶顺发解释:“炸石的震动程度不能超过5毫米,爆炸声是不超过120分贝,我们有仪器能探测,并且每次都要写报告和记录,呈交矿务局。”“每一次要进行炸石之前,我们会通知矿务局的官员,以便来现场监控。”至于官员最终会否出现在采石场,则另当别论。他说,每一年采石场都要做一份作业计划,内容包括开采量,开采位置、次数等等。对于居民与采石场的矛盾案例会否日渐增多的趋势,他们皆无奈表示,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也是采石业面临的困境之一。建筑公会:附近有采石场建屋应考虑架构房子就位于采石场旁的傅添来说,他们才刚搬进这座新房子不到3年,但房子多处已经出现龟裂的痕迹。据记者观察,屋子里有的裂痕长约半公尺至1公尺,一眼望去有些触目惊心,究竟房屋的墙体龟裂是否与炸石有直接关系?马来西亚建筑公会前任主席关和贵表示,房子墙体龟裂的原因有很多,不一定是炸石有关,不过,由于该住宅区非常靠近采石场,不否认炸石会间接或直接导致龟裂。现任主席郑家恩认为,既然该采石场从60年代起便开始运作,发展商在施工时应该有所准备。“发展商知道附近有采石场,会有炸石的活动,在设计、建造房子架构时就要考虑到这些问题。”关和贵建议当购屋者遭遇类似的纠纷时,可以寻求独立工程师的协助。“民众可以请独立的工程师来测量炸石造成的震动度多少、龟裂是不是构造性问题、所造成的裂痕有多长等,发展商也需要和工程师合作,查看建造屋子之前打的桩是否抗震,居民在收到报告后可与律师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做。”发展商售屋未告知环境迁入才知毗邻采石场然而,采石场早在当地运作已久,让人不禁问道:为什么明知有采石场,民众却仍然购买该处的房产呢?两个受影响地区的居民也给记者两种说法。陈汉国透露,发展商在售屋时并未告知他们周边的环境,直到他迁入新屋后,才赫然发现住宅的位置原来就在采石场旁。而陈士敦在购买公寓时,该发展商却告诉他,“这是一个沙场,很快就会关掉。”对此,记者也分别联系两处房屋的发展商市场部,一方表示不愿回应,另一方表明:“当时房子是交由经纪卖的,所以不清楚他们怎么说。”涉事的采石公司在截稿之前,仍没有做出回覆。500公尺缓冲区不断缩小谁越界?官员说法大不同在此个案里,该采石场在两处没有获得土地局批准的地方进行炸石活动,同时与住宅的之间没有保持500公尺的缓冲区,相关部门迟迟没有作为,引发了居民的不满。另一方则指采石场先入驻当地,原本已保持了500公尺的缓冲区,可是房屋越建越多,导致缓冲区不断缩小。记者亦谘询雪州土地局以及加影市议会,得到的答案也截然不同。一名雪州土地局的官员指出,于土地局的范围而言,个案中的采石场只是犯了技术上的错误。“当采石场获得地质矿务局的许可证书(LAQ)便能进行采石活动,”他画出示意图向记者解释,“虽然这一大块地分成三个区域,他们也只获得土地局发放PT16050的准证,但当他们采完那块地的石头后,依然可以在28436号及2632号两个地段作业,因为他们还是有缴交租金。”“不过当他们准备下一块区域的开采工作之前,是需要通知土地局的,所以此个案中的采石公司是犯了这个技术错误。”他说,缓冲区应是由采石场的边界算起,往外500公尺之间的地方,“你说的这个采石场,我也实地勘察过,根本没有500公尺,最多也就10公尺、20公尺。”言下之意,房子是建在了缓冲区里。他不讳言经常接获来自民众类似的投诉,可是为什么采石场附近仍然批准房屋建设计划,是当地市议会的权限,因此无法回应。另一边厢,加影市议会官员的言论则直指采石场踩过了线。“我无法告诉你为什么在采石场周围还批准建造房子,但在市议会的规划里,那一带本来就是住宅区,并非工业用途,而且应是采石场渐渐扩张,缩短了缓冲区的距离。”先解决问题非追究责任尽管两个单位说法迥异,但有趣的是,双方不约而同地表示:“如今并非追究何方责任的时候,目前最重要是解决问题。”最终雪州政府决定,此个案中的采石场准证于明年3月到期后就不再获得更新,长达近3年的纷扰也即将宣告落幕。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5-07-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