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5-10-26 15:52:06  1474482
本地中文电影的春天几时来(中篇).“强制上映”爱变成害
全国



“强制上映”(Wajib Tayang),是本地电影享有的最大福利。每一部向国家电检局登记、排期的本地电影,都可以在电影院获得最少2周的上映时段。尽管院线会根据首4日票房成绩决定往后的场次,除了《一路有你》与《初恋红豆冰》能破除宿命,直到“寿终正寝”为止以外,绝大多数的本地电影都无法逃脱14天便下画的命运。这项政策是为了确保本地电影都有机会展示给观众,不至于压在箱底永无见天日之时,可是,这面保护盾却渐渐的变成了一把双面刃。郑建国:政策出发点好奖掖金上限不公平大马中文影协主席郑建国受访时指出,这个政策在很多年前是好的。如果没有这政策,很多本地电影都没机会到电影院上映,它给了片方与院线谈判的机会,否则在好莱坞大片四面环伺的情况下,本地电影根本没有生存的空间。他透露,当年他和阿牛陈庆祥在拍《初恋红豆冰》时,发现票价的10令吉中,有2令吉是政府抽的税,只要你登记通过‘强制上映’,政府会退还给20%娱乐税,但那时只给马来片,阿牛就带头去争取。“过了一年,政府终于放宽尺度,不局限于什么语言的电影,只要有国语字幕的本地电影就享有退税优惠。”后来,退还20%娱乐税演变成奖掖金。10%奖掖金上限50万“现在是根据票房的表现退还10%的奖掖金,比如票房是500万,他就还你50万,但50万已经是上限,就算你的票房是1千万,他还是抽你200万,还你50万。”他认为,这对本地电影不公平,一棵幼苗还在萌芽,养分就被掠夺了。“如果要保护本地电影,这20%娱乐税就不该抽,或者之后再退回给我们。你应该抽海外电影,再抽多一点都无所谓。”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强制上映”和奖掖金被绑定在一起,于是保护盾慢慢变成一把双面刃。“若你想要奖掖金,就要一定要申请‘强制上映’,每个电影人都想要,毕竟是一笔很可观的数目,但申请‘强制上映’也是有弊端的。”根据政府规定,一周只能有2部申请“强制上映”的本地电影在影院上映,其中一部是马来文,另一部是非马来文。这就表示,一年平均只有104部本地电影能登上大银幕,排队申请档期需时,这对于同时进军其他地区的片方而言就有点不妙。“比如某部片子,我在香港、新加坡的院线排了7月20日的档期,他们那边没有‘强制上映’的问题,我在大马这里就有压力。万一我申请不到这天,就会变成大马电影反而在海外先上映,本土反而滞后了。”“再不然就是大马的档期排到7月14日,那香港、新加坡院线的日期换不了怎么办?”有“强制上映”才能上映因此,郑建国也曾想放弃“强制上映”和奖掖金,自行与院线谈发行。“但院线的回覆是,本地片一定要有‘强制上映’才能上映。”原本“强制上映”政策是为了协助本地电影得以面向观众,硬性强制电影院必须为本地电影提供亮相平台,孰料演变成本地电影若无申请“强制上映”就无法走进影院。本末倒置,便利变成了枷锁,亦无法自行脱绑,成为灰色地带。黄金档期争破头对于电影来说,最佳的档期莫过于周末、佳节前后的时段,只要抢得黄金档,意味着票房就有最起码的保障,是“兵家”必争之期。“以农历新年为例,有两星期的黄金档,还是一共只有4部本地片,其中只有2个名额是给中文片,大家就争个头破血流。然而,在这黄金时段,国家电检局并没有限制任何海外片的进入。”郑建国无奈说,“在这个最好的时候,你(国家电检局)不但没有保护我们,还限定我们必须申请‘强制上映’,还源源不断引进外国片,把最好的赚钱机会奉送给海外的制作方。”他透露,其中一部片子《麻雀王》虽然是在大马拍摄、制作完毕,可是资金是来自新加坡,最终是以海外片的名义发行,抢到了贺岁档。“这个政策并没有与时并进,以前产量不多,是够用的。现在产量越来越多,而且有的片子素质和水平是不错的,这是让会跑的人还要拿拐杖。”“它应该是可以让电影人自由选择的,而不是强逼性的,著名导演的戏是肯定有影院要上的,为什么要强迫他们要申请‘强制上映’?这些还是本地电影,为什么要拿回奖掖金必须以‘强制上映’作为凭证?”刻意强调本土特色卖座只因身份认同?曾有影评人认为,《一路有你》及《辣死你妈》等卖座的本地中文电影,题材多半是与身份认同及爱国情结有关,因此国人能从中取得共鸣。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对此言论,郑建国与周青元均不认同,郑建国更直指这样的说法是“文人说文话”。“这是说其他不成功的电影是没有你熟悉的本地元素吗?何谓‘身份认同’?对我来说只是文人说文话而已。”“《一路有你》宣传很厉害,电影也不负众望;《Nasi Lemak》很成功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黄明志很红,也成功制造话题让人关注他。难道是你把自己投射到黄明志身上吗?”对于是否刻意用多种语言强调本土特色,郑建国则表示,他并没有刻意在自己作品中加入多种语言,但大马人平时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说什么语言,会真实反映在电影里,因为这就是大马人的日常生活状态。“票房保证”周青元则笑说:“一部电影的成功或失败,总会找出一百个原因去分析,今天你去电影院买票看电影,你会先看是不是爱国或身份认同的电影才去看吗?”明星效应拓海外市场压力风险倍增鉴于本地市场的局限性,郑建国在筹拍电影时,亦会将目标市场扩张到新加坡、台湾和香港。“我监制或导演的电影,一般制作费都会在200万以上,想要吸引其他地区的人看电影,唯一的方式就是请他们的演员,就像《麻雀王》,我请了叶璇及杜汶泽。”“虽然他们有一定的价钱,但他们有市场,可以在很多地方上映,而且票房以外,电视台、DVD版权、网络版权等都比较好卖,这是你把一个名字带进来之后,能给你带来相对的效益。”在投资的角度来说,风险和回报是成正比的,但世上没有百分百赚钱的生意,尽管有明星坐镇,他也承认压力和风险倍增。“有他们的加入,电影会比较好卖,可是风险也很高,压力也会很大,担心收不回成本,怎样都是投资。”他透露,采用明星效应方式,让他所拍摄的影片,有80%至少成功在新加坡和港台上映。不是每一部片都赚钱他也坦承不是每一部都赚钱,还是有亏损的影片。“幸运的是,据我所知,《初恋红豆冰》和《结婚那件事》是大马少数能进入中国市场的两部电影,分别在300多间和1千多间影院上映。”不过,这两部影片的好运气,并没有给他带来一分钱的收益。“我觉得当作试金石,有机会让中国观众能看到这两部电影就已经很好了,毕竟要开拓一个市场需要时间,没有收到钱,但也没有亏钱。”【本地中文电影的春天几时来(上篇).还需一路有你】【本地中文电影的春天几时来(中篇).“强制上映”爱变成害】【本地中文电影的春天几时来(下篇).本地电影人还需磨练】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5-10-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