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6-02-02 20:48:02  1530554
找回那些年被淡忘的童趣
优质生活



小时候,郑锦华是玩玻璃弹珠高手,有个很要好的童年玩伴。玩伴实力不俗,但身体有点弱,时不时都需要去看医生。他俩常窝在一起玩耍,而玩意离不开玻璃弹珠。有一次,玩伴在小弹簧上套着玻璃弹珠,对准墙角的小蟑螂一发力就射了过去。玻璃弹珠没打中小蟑螂,却因反弹力道过大,猛然直击站在旁边的郑锦华,他的门牙顿时崩了一小块,构成了永恒的“童玩纪念”。六年级某一天,玩伴突然说,这会是两人最后一场玻璃弹珠的对决了。大概是当时年纪小,郑锦华没将这番话放心上,一如既往地快乐玩闹。约一个月后,他却听到了玩伴患癌过世的消息。当时,他把所有最爱的玻璃弹珠全部藏起来,完全不想去碰触。“玻璃弹珠是种死物,通过童玩,却拥有了生命力,深深牵动着人心中最敏感的情绪。玩乐时的互动,是种享受,也是种友情的建立,而玻璃弹珠就是彼此的桥梁,承载着共同的情感与回忆。突然间失去了一个对手,对一个小孩来说是种体会,也是种学习,承载着成长。”玩具不能用钱买在乡村中长大,自然跟村中其他孩子会玩在一块儿。养育着8个孩子的家境勉强称得上是三餐温饱,任职庙祝的父亲对金钱管制严格,要用钱买的玩具,一般不获准许。因此,诸如风筝此类的童玩品,对郑锦华来说是相当奢求的。他与父亲有个不明文的默契,就是不管玩什么,太阳下山前一定要回家洗澡、吃晚饭。某一天,他与玩伴们玩得兴起,好不容易凑足人数玩过河(galidui)。那是一种相当讲求谋略与挑战的童玩,即是在空地上排成“王”或“工”,通过特定的走动来阻止敌对阵营闯关成功。人数要够多,至少要五六人,要懂得声东击西,要有心计,才是这童玩的精彩之处。天色渐暗,大伙儿还没有打算回家,玩得欲罢不能,笑声更是响彻云霄。恰好父亲的房间就倚着空地,他探出上身,轻轻用福建话淡淡说一声:几点了?大伙儿即刻做鸟兽散。回忆起此事,他说,这也是童玩中的游戏潜规则,是默契,也是原则,自己要“识做”。童玩蕴含学问打架鱼必胜招打架鱼可能算是比较多不同辈的人的共同记忆,但,你或许不知道,原来打架鱼也有必胜绝招?郑锦华常年采集童玩,曾就此访问一名八十多岁的老人家。受访者说他6岁就开始玩打架鱼,以此推敲,至少玩了有七十多年的历史了。有趣的是,他当时玩10次输10次,每次都输掉一碗面。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有名知悉内情的朋友告诉他,那是因为敌对阵营在水中加了点盐。“打架鱼是淡水鱼,是无法适应有盐分的水。那,或许你会问,为何敌对阵营的打架鱼却能够在加了盐的水中悠然自得呢?那是因为他们在家中日日秘密培训,每天都加了点盐在水中,让打架鱼慢慢适应。我做了这么多的老人家童玩口述历史,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呢,哈。”郑锦华兴奋得开怀大笑:“看吧,童玩也蕴含学问呢,这很有趣,就是生活。”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6-02-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