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6-02-27 00:00:06  1530827
自在神仙——汪曾祺(下)
星云



可惜他走得太快了,他的创作计划并未能如期实现。40年代他开始发表作品,后来出版第一部短篇小说集《邂逅集》,并未引起文坛注意。1958年反右运动,汪曾祺被划为“右派份子”,文革期间被江青看中,编写了京剧《沙家滨》和《杜鹃山》,成为“八个样板戏”之二。他对这段历史从不隐瞒,在文章和私下都直认不讳。当“四人帮”下台,有人把江青批得一无所用,说她不懂文艺,汪曾祺却持不同意见,写了文章,说江青还是真的懂得一点文艺的。这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汪曾祺是性情中人,文章练达,人也乐天得可以,整天笑呵呵,言语风趣、幽默,虽然两鬓灰白,心态、神态均属青春期,憨态可掬。难怪与汪曾祺很投缘,吾友小说家施叔青、曹又方、诗人王渝等女中豪杰,对他交加赞誉,表示若时光倒退,一定以身相许。这当然是讲笑而已,但汪曾祺之受欢迎程度,可想而知。汪曾祺为人坦率,人们往往故意问他在文革做过什么工作,受到什么冲击?汪曾祺直言他是“御用文人”,当年江青令他编京剧样板戏《沙家滨》、《杜鹃山》,他便唯唯诺诺去编,毫无反抗余地。结果两个剧本一出来,备受“中国女皇”称许。平心而论,《沙家滨》、《杜鹃山》是样板戏之中,政治味较淡,也较有瞄头的两部。难得的是,汪曾祺遵照“坦白从宽”的精神,从不讳言这页不大光彩的历史。他说,本家是寻常人,不是神,也不是仙,他也要吃饭、睡觉的。有谁敢说自己的历史一贯地清白?没有做过大错的事,也有小错的事。在文化大革命那样残酷的年代,正如王安忆所说的“每一个深受其害的人若能平静而深刻地反省一下,谁又能摆脱得了关系。”况且,汪曾祺的编剧工作,是江青所指派的,他一介手无寸铁文人,也只好唯命是听了。这是别人替汪曾祺辩解的说法。汪曾祺自己从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文过饰非。这是他的性格。他看似游戏人间的人,其实写作态度是再严谨不过,他笔下的每一个字都是心血浇铸出来的。汪曾祺“真正文学创作生涯”的开始,是在他50岁之后,在此之前,人们认识汪曾祺只是止于样板戏《沙家滨》、《杜鹃山》的作者。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6-02-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