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6-03-26 18:54:06  1531176
卫理团队医疗队走进原住民村落.一呼群应心动行动
优质生活



2015年7月23日早上,一伙人集中在吉隆坡卫理公会广东半山芭分堂,准备出发,由凌向明牧师带队,同行的有普通科医生李欣怡,还有两位护士,他们提着药箱,里面有普通药物、维他命、咳嗽药水……牙医林诗薇那天清早从沙巴飞过来,半途与我们会合。我非医护人员,不过也凑了一脚,因为安顺卫理的郑建发牧师之前殷切邀请,叫我跟着医疗队到霹雳州打巴附近的积莪营(Chendering),那山脚有七十多个村落,这次医疗队要进去4个村子服务。那里住着的Semai人是大族(是Senoi族里的一个籍贯),西马三分之二的原住民是Senoi人。打巴属近打教区,这是卫理团队第一次以医疗服务方式进入这些村落。教区各教会原都有领养这州属的一些原住民村子,只是欠了医疗服务。而万事互相效力,之一是:槟城有位郑成坤郑弟兄,也长期关注原住民,并从经济、养鱼生产技术援助等提供援助。2014年,他向郑建发牧师分享需要,郑建发牧师起而响应,委托王昆和牧师去规划并联络近打教区内的教会,参与原住民关怀工作,主催了此次的医疗队之行;之二是:半山芭广东堂分堂医疗事工的延续——全国的卫理华人年议会原有医疗事工,但尚未惠及霹雳州原住民村落。凌向明牧师说,2007年广东堂短宣队到泰北短宣。有个夜晚,有人拍门,“有医生吗?”门外是个抱着发高烧孩子的妈妈──而当时团队里没有医生。凌牧师回来分享:以后我们的团队里要有医护人员。这时凌牧师看了套香港电影《天涯侠医》,说的是国际无国界医生,这给了他一个启示及印证。饿了给我吃病了给我治——霹雳州近打教区的原住民牧区关怀2008年凌向明牧师开始召集医生。成立了“广东堂Lifeforce泰北生命动力医疗短宣队”。除普通科外,之后更要加进牙医。因一次泰北山顶有人牙痛不可止,要求拔牙,普通科医生让他吃止痛药,有点冒险地替他拔除了烂牙。当地人视拔牙为大事,因得放下工作,下山,花钱,大阵仗,宁可不拔,口腔健康护理在那儿是个大问题。2009年增添牙科医生,加上药剂、护士、翻译员,团队达十余人。进入泰北100至200人的村子,每年一次,一次三四个村,过后需求增加,于是增至每年两次。短宣队也给村民预备了其他的活动,3天里兵分三路,除了早上9点到5点看病拔牙,下午2点到5点主日学,也同步举行青少年生活营,傍晚6点则是露天布道会。一个晚上更宰一条猪煮起来给整村人吃。百多人都来了。后来凌牧师想,我们能到泰北去服侍,而国内的原住民同胞其实也很有这个需要,于是一呼群应,心动化为行动。普通诊治口腔护理开始时,普通科李欣怡医生很忙,一般症状:头晕头痛手痛脚痛的……都来了;李德良医生也带了些药物,咳嗽时有痰无痰各有药水,他说,若是伤风,一些小朋友其实会自己好起来的。而拔牙,听来很怕。后来渐渐有人勇敢地坐上那张椅子,张开了嘴巴,林诗薇医生也开始忙起来了。把牙齿拔掉是很不得已的事,如果能事前防范,就更好了,但那需要一些沟通和教育。林诗薇医生说,有人怀孕牙齿松,就把牙拿掉,或者有人相信,怀孕耗掉了钙,生一个孩子会掉一个牙。其实这跟失钙无关,怀孕荷尔蒙改变,口水会变少,口水有滋润、保护、杀菌作用,缺少就容易蛀牙。这要平衡酸碱,并多喝水,吃东西后要漱口清洁口腔就是。而妈妈口腔没护理,生下的孩子也会比较不健康。老人因牙齿问题,体力走下坡,因吃得渐渐少。其实假牙也可以咬嚼,要设法吃,争取营养。而口腔的细菌会攻击心脏,引起各种问题,包括胃溃疡。另一个问题是他们咬烟叶嚼槟榔上瘾,据说不吃没力气工作;以前嚼槟榔的多是印度人,原住民后来也流行。现在人爱白齿,就间接减少了这嗜好,但也有些族群觉得黑齿才好看。我告诉他们,吃烟叶和槟榔容易得口腔癌,一个人口腔溃烂,如果两个星期不痊愈,就要去检查了。而我们的牙齿通常从下门齿脱起,唾液里的钙及其他矿物质,营养丰富,留在下颚就是细菌滋长温床。年长者刷牙方法不灵活,长了牙石,问题也较大。而牙周病可能跟糖尿病有关,这时就要写转介信,让他到附近的医院跟进。总之老中青少、怀孕妇女,都有不同的牙齿护理。有上学校的孩子情况一般比较好,学校有教导他们如何保护牙齿。那些乳齿还没到脱落期,已经坏掉好几个的,我们只好把最烂的先拔。要注意不能左右排牙齿同时拔,因为不能进食;左或右,上或下轮流拔就可以。有人一次拔5个,流血不止,最后要缝针。我们通常备有急救箱,但希望用不上。在医疗上,原住民有没有特殊的牙齿问题?林诗薇医生说,原住民牙床韧硬、骨硬,牙很尖;常人两个牙根,他们3个,拔起牙来比较困难。这应该跟长期咬嚼的习惯有关,而城市人的牙齿也有他们的特点,X光显示,城市里天生没有智慧齿的小孩越来越多。也许现代人不需要,因为都吃细细的食物,没有了智慧齿的需要。群策群力配搭团队走过了第一站Kg Bt Sembilan,第二站抵达Kg Sg Landor,是安顺堂认领的村庄,每个月的两个星期六早上8点,由管玉莲传道带队到这里补习国语。村庄只有大约90位居民,基督徒只有三十多位。第三站Gapes,巴占基督教卫理公会叶秀苹牧师也来了。她和SungaiSiput堂的陈菲霜传道一起配搭服侍原住民,在Sungai Gapes早上下午两头跑。每个月来一次,教育补习。叶秀苹牧师说,原住民一般不知道教育和提高知识水平的重要,孩子空闲遍山漫野溜达,耗掉时间,父母在这方面要醒觉。而他们一般早婚,孩子又最少4到5个,只靠种植养养家畜为生,亟需帮助。而这里教会人手也不够,一个原住民牧师要负责几个村子的牧养工作。怡保兵如港卫理公会的王昆和牧师及太太林梅玉也带来了团队,负责一些登记、配药及伙食的工作(伙食大队由近打教区妇女会联会组成),而兵如港卫理则领养了Kampung Batu Sembilan村子。至于附近的Kampung Sg Lerek,因为山高路险,暂时是韩国宣教队在负责,他们在怡保租了间屋子,刚来的那6个月先学当地语文,然后全时间投入。爬过陡峭山壁,越过河流小溪,到了第四站Kampung S u n g a iLimau,一个三面临山,较为宽阔的村子。这里60户300人,是卫理北海堂领养的关怀村庄,所以北海牧区华维忠牧师也来了。这村子看病人数是34人,拔牙32人。以爱发电送暖送光郑成坤,电讯维护计划员(Maintenance planner),36年发电生涯,造就了他一副“以爱发电,送暖送光”的个性。他彭亨北根出生、长大,70年代,那儿没教会,大概因为这样,在往后的日子,边陲城乡植堂成了他的重要使命。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在波德申,在TNB电气局服务,之后辗转雪州巴生、玻璃市、北登嘉楼的爱益忍耐(Ayer Jernih)、金马仑。他27岁那年,开始在北加推动成立布道所,1996年至2001年在浮罗交怡工作,2000年建了布道所;2004年又在怡保兵如港发起推动建教会;2001年落脚槟城之际,他开始了那儿的卫理社区关怀,并参与霹雳州原住民事工,每年两三次进入山区,后来增至每月一次。而他在北根的屋子则以非常合宜价格卖了给浸信会,二十多年来,教会不断增长,并发展了彭亨一带的原住民事工。每周驾车2.5小时进村服侍除了植堂,他对原住民是有负担的。霹雳州积莪营一路左右都是原住民村落,他们所到的有:Pos Dipang、Sg Peria、Sg Gapes、Sg Limau、SgLandor、Sg Chin Chin及Batu9。2011年开始,社区关怀团队分头进入这些村落,从槟城到这些村落,车程大概是2个半钟头,早上主日学,下午补习英文、数学。现在是每月的第二个主日进村,因为2014年时他向霹雳州近打教区提及个中需求。2015年初,大家开始积极参与,分担了工作,也扩大了服务层面。他也协助一些村落养鱼养鸡(后来加进火鸡),在Sg Limau、Sg Gapes、SgPeria这3个村子有种些果树:榴梿、芒果、红毛丹、石榴、菠萝蜜,它们一年到头轮流开花结果,热闹非常。他说,什么都从地出来,叫人感恩。本来荒凉之地,眼看逐渐丰盛。给他鱼,不如教他养鱼大自然把一切都预备好了,他接山水进水池,山水流动,池在河边,养出来的鱼就不臭泥味;而水干净有氧,就不用抽水机、打气机、过滤器。一切设置妥当,原住民接手,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那天到Sg Gapes,两个篮球场般大的水池,鱼游涌动,叫人用网一捞,就是几条活蹦活跳的鱼。他说,这里的鱼并没有卖,每月捞个二三十条,跟村民一起吃,当然圣诞、新年大餐桌上也少不了鱼。除此,就是接待短宣队,让他们在服务村民之余,也尝尝村民亲自养的鲜鱼。他们接待过玻璃市加央师训学院、UNIMAP大学及双溪大年AIMST大学的短宣队。他们也分别是玻璃市加央基督教卫理布道所及双溪大年卫理华文教会的会友。他们在村子里3天2夜,家庭探访、补习、教儿童手工、游戏等,成为一个助力。他说,这里的鱼苗是买的,红非洲鱼养6个月。非洲鱼繁殖快,这里水干净,鱼健康,不生病,从没死过一条,饲料是玉蜀黍叶子,加些鱼料。2014他开始养另一种叫忘不了(Empurau)的鱼,这鱼现在砂拉越很流行,一公斤可卖800令吉,在吉隆坡应该有市场。但鱼到2公斤以上才好吃,它可以养到21公斤大,这要养5年到10年左右,大概3年会长一公斤。它们吃油棕、玉蜀黍、果子、蚯蚓。他说,这鱼要蒸才好吃,但至今大家都还没吃过,多等两年吧。鱼长大了,除了供村民食用,也打算卖一些,收入就供村里发展之用。他是2013年开始教原住民养鱼,Sg Gapes一年挖两个池。去年医疗队进山那一天,铲泥机正在挖着第三个鱼池。去年2015年,Sg Limau开始了第一个鱼池,这是北海卫理公会领养的村子,由他们资助。同年Pos Dipang也投入养鱼,是卫理公会原住民会友自资开发,郑成坤提供技术援助。而现在也增加了新的鱼种,包括一种叫唐山鱼的大鱼,这种鱼要养9个月,养到两公斤就收成了,如果要养到5公斤,得要一年半的时间。给他鱼,不如教他养鱼,眼前是活生生的场景。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6-03-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