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6-07-07 15:38:43  1544346
万兴.阅读
星云

阅读是我自小以来的嗜好,大概是四五岁吧!

当时受到大姐的薰陶,看到大姐每天在阅报,开始模仿着大人,拿起报纸似模似样地在看,虽然有时报纸还掉反了,这一切大姐都看在眼里,就找一些儿童漫画之类的故事书,开始培养出我阅读的兴趣。当年物资匮乏,书籍也不易撷取,印象最深刻的是看过一本小开本的漫画《水浒传》,这本书祇有巴掌大,封面早没了,整本书残缺不全,还缺了几页,我居然可以看得津津入味,当年的我就知道梁山上有108条好汉。

7岁,进入华小开始接受华文教育的启蒙,大姐送我一本字典,并教导我如何查阅生字,再三敦嘱:以后遇到不懂的生字,自己查字典。当年还没有简体字,我们那一代,学习的都是繁体,也没有汉语拼音,学的是注音符号,我当时有个的小小的愿望,就是有一天,我定会把大姐书架上的书看完,而这愿望在我中学毕业之前早就如愿以偿。我要感谢父母把我送进华小,感谢老师对我的谆谆教导,感谢大姐培养我的阅读兴趣并加以启蒙,嘉许自己努力坚持不懈地学习。

离校后,开始了打工生涯,发薪时就往那种小书店里钻。当时,翻版书大行其道,卫斯理小说10块3本,两个小时之内我就能看完一本,有时往往是小说买回来,晚上放工后开始阅读,一直到第二天开工为止。那是一个生吞活剥疯狂的年代。不过,精神上得到极大的满足。

直到最近的几年,生活上比较安定了,重新拾回阅读的乐趣,尤其是成年了以后,知道了很多要做的事情不能再等,于是逛书店购书便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每个月更预了薪金的百分之五用于购买书籍上。只是,如今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也许是阅读风气不盛,整座城市就祇有那4间书局,而且还是同样的某知名连锁书局,4间所售卖的书籍完全一模一样,售卖的内容乏善可陈,每次到书店都找店长来问:新书何时到?幸好如今这间连锁书局开始推出网购服务,也暂解了我那求书若渴之瘾。说起来,现在的书籍一点也不便宜,当年我看蔡澜的平装版散文,只卖马币7块,如今已要四十多块一本,心中实在向往到香港、台湾的书局去走一趟,把心中所嗜狂扫回来。

如今,家里每天订阅两份报纸,长女佳希也拿起报纸,似模似样地模仿着老爸在阅报,看在眼里,带她逛书店时,顺道买本漫画故事书给她,她老是黏着我教她念故事书里的字,什么小白兔,爱洗澡,哗啦啦的!念得自得其乐,不亦乐乎。这,就是身教与境教,这小妮子,我定要好好地培养出她阅读的兴趣。

天马行空地想像

白天我忙于工作,工余时放工到家后又急着与家人共享天伦,长女佳希今年5岁,精灵活泼可爱甚讨人喜。幼女佳璇嗷嗷待哺,粉嫩粉嫩的,一颦一笑,萌得内心酥痒得化不开来,每每见到爸爸回到家,兴奋得不得了,吵吵闹闹地黏着爸爸,以致未能静下。

心无旁骛好好阅读,只好每晚早一点上床,调好闹钟,凌晨4点起床,此刻夜静更阑,万籁俱寂,针落地可闻,只有墙壁上挂钟的秒针在滴、滴、滴、滴…………的声响。梳洗后冲杯香浓的咖啡,开始了每天两个小时不受干扰的晨读。阅读时,电话总是待放在一旁,如今拜科技所赐,早就把字典、词典、成语词典通通压缩下载收藏于手机内,阅读时遇到生字,衹要把那生字写在屏幕上,就能找出来,除了汉语拼音还能发声,教你怎么念,更可把生字词收录在生词本,平时如厕出恭时,无所事事的时候还可以拿出复习一番,如今查阅字典,真的是方便了许多。

曾经试过下载电子书,对着发亮的屏幕看几个小时,看得眼睛刺痛,头晕脑胀,眼睛接受不了。说到底,电子书又怎能媲美一卷在握的书香气。

书中真有黄金屋?还是颜如玉?我不知道!阅读多年,到如今我都还没有遇上,祇不过,开卷有益倒真是错不了,阅读就是眼看、心读、再加上脑袋的想像。阅读,增长我的知识,开拓我的思维,令我愈懂愈多,更让我想像天马行空,只恨现今俗事缠身,一天衹能偷得两个小时来阅读,总是觉得有点意犹未尽,未能畅怀尽兴。指望耆老退休后,不再受俗事影响,先沏上一壶好茶,备些馋嘴的点心与零食,再焚一炉青烟,然后一卷在握,读它一个天昏地暗,进入浑然忘我境界…………

作者 : kychia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万兴(亚庇)‧2016.06.30 2016-07-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