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6-07-10 12:51:01  1545015
梦想始于雕虫小技·舞出饭碗
新教育



自小在道教神坛环境中生活丶成长,少年期都还离不开“乩童”记忆的谢凯贤,并没有因此成为乩童,反而从乩童的随机动作中诱发一身舞艺,更将“跳乩”这回事编成一支舞,他的学生也借此舞,摘了金奖!

对一个舞蹈员来说,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都是人生中的一个个印记,都可在编舞过程中,以特定动作去转化为肢体语言,举手投足都是一种美学。

谢凯贤在今日舞蹈界,已露锋芒。

只是,他创设的“纯粹舞团”,不在大都会,不在吉隆坡,也不在槟岛。他的“纯粹舞团”,就在半岛北部一个朴素小镇————亚罗士打,他的家乡。

他的舞蹈兴趣始于吉华独中,当年校内活动的舞台上一场表演,同学和师长都盛赞他的舞技,他也从此找到自觉富足的定位和方向;要成为一名专业舞蹈员。

2010年9月,他在家人坚决反对声中,通过赏识他的校长推荐,鼓起勇气向一个地方领袖借贷,领了4万令吉贷学金,在父亲跺脚的氛围中,义无反顾投奔台湾,报读中国文化大学舞蹈学系,主修中国舞蹈与编导。

那一趟升学路,艰辛。4万令吉贷学金,基本上不足以应付3年的台湾膳食丶住宿和学费等,唯有半工半读,去餐馆当小二…………

这支以乩童入舞的“祭乩”舞蹈,为谢凯贤的编舞生涯赢得2015年第廿七届全国华人舞蹈节暨校际观摩赛公开组金奖(冠军)。(图:星洲日报)

勤学,确实可以发挥力量

当年吉华独中同学丶师长眼中的杰出舞者,去到台湾方知,那也不过是舞技场上的雕虫小技,不足以登大雅之堂。因为技不如人,加上长相不讨好,他尝尽苦头。

他说,台湾人很友善,只怪自己长相不讨好,又没有真正的基本功,大家一眼看去就是穷乡俗子一个,没可能练出真功夫来,因此熬了一段好漫长丶好无助丶好孤单的日子。

对于真正的舞蹈技艺,他从开始阶段的一窍不通,到最后摸熟理论和技巧,并在舞台上展现实力,让全系师生见证他付出的努力之後,才一举打破和台湾同学之间的隔阂,并赢得很多关怀和助力。

最后,他以全系第一名的优越成绩,毕业于中国舞蹈与编导系。这第一名,是他本身也始料不及的。

兼具软度丶力度丶平衡丶重心丶协调性丶灵巧性,谢凯贤一身舞艺是苦练出来的。(图:星洲日报)

海外舞蹈专业很讲究基本功

“很多同学都是自小习舞,我是中途插入苦学那种,如果真要考舞技,我那时基本功不够厚实,根本不可能比从小习舞的同学强。”

只是,只身赴台,除了硬撑丶强学,他无退路了。

从一到一百,是一段漫长的路。

从最基本的身体动作即呼吸开始,到形体和体能训练如软度丶力度丶平衡丶重心丶协调性丶速度灵巧性及每一关节丶每块肌肉和每条韧带的特定训练,他都咬紧牙关全力以赴。

提起那段岁月,他心有馀悸:“当年初生之犊不怕虎,不知天高地厚就去台湾,就往这一科系钻进去,开始阶段还真难克服,因此害怕,孤单,无助…………”

只是,当时他更加明白自己已无退路,只好一头往学术课本里栽,狂读狂打理论那一环节的学问,结果纸面上的考试,就总是遥遥领先,以此先抵御技不如人的沉重压力。

他自称,是靠纸面考试,是靠理论知识争回学分,过后才日以继夜狂练舞技,才在实体舞技上逐步精进,才成功挽回大家的信心,也挽回自己的学分。

熬过3年习舞之旅,终於手握一张专业舞蹈文凭,更以全系第一名的荣耀,算是光宗耀祖回家了。

只是,那像一纸虚幻的荣耀,艰辛并没有因此结束。

2013年6月,回到亚罗士打,他前路仍茫茫;舞蹈是不是真的可以当饭吃?坚决赴台习舞前父亲丢下的那个问号,也开始在他脑海萦回不去,那个打过去就一直从许多身边人口中发出的问号,一直问到今天。

只是,自中学时期对舞蹈这门技艺的狂热开始,他就一直省略这个问号,超标的狂热度一直推着他往前走,每一次回头,都深知没有退路,就只好继续往前走。

在亚罗士打这样的小镇,要靠舞维生,真的可能吗?这在一般小镇居民看来,确实有点荒谬。

吃饭,很重要。兴趣如果可以当饭吃,有谁不想?可是,往往理想和现实的距离,远如天上的星和地下的蚁,遥相对望。

深知没有退路只能继续往前走

他开了一所舞蹈学院“纯粹舞团”,开始了他的舞蹈事业。可是,一路走下去,自己也感觉不容易,也想过赴海外发展,也想过再去美国深造,至少拿个硕士文凭回来。

但是回头又想,这块孕育他的舞蹈梦想的土壤,眼下正是需要他以自己的专业扶持的地方,再加上贷学金须按月偿还,所以又咬紧牙关继续撑下去了。

从此,他就一边在家乡教舞,一边到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献艺,结交国内外诸多舞坛莫逆之交,一点一滴的拓展自己的天下,直至累积足够的表演场数,以及学生人数,终于实现了“靠舞蹈糊口”这个理想。

今日,他随时动身赴海外,或在国内各个州属表演或交流舞艺,除了自己开设舞蹈学院授徒,也负责指导北马区内许多校园和组织,数以百计的在藉学生和青少年习舞。

“今天,我没有因为兴趣飞黄腾达,但是我回答了这个问题;舞,真的可以舞出饭碗!”

努力在舞蹈中融入大马特色

凭藉台湾舞蹈大学的专业训练回来,至少他可根据人体学丶体能学为国人设计舞蹈健身的有效方法,并以此拓展舞蹈学院的全方位业务。

他说,舞蹈就是善用身体机能,缎炼全身筋骨的美学。

他以此设计了适合各年龄层的“健身舞”课程,让保健与舞蹈相互作用,藉以扩大舞蹈学院的业务。

对于真正的习舞者,他的教学课程所带出的基本功,则以3种不同类型方式轮流上课:芭蕾基本功(把上把下训练),中国身韵/身段/翻身/跳跃等组合,以及现代舞组合训练。

在籍学生舞蹈方面,他就直入校园,在上课天丶课后或放假训练,有时还会另辟加强班。

因为训练时间较短,加上生活方式与专业舞蹈环境不一样,除了必须利用比较长的时间来训练,也要懂得规划不一样的课程方式,以吸引及带动学生投入畅舞。

“大多数学生都是半途出家,因此训练方式不可以太强求,每个孩子的体能不一样,训练方式也随之不同。”

返国3年,他较感安慰的是,国内华族舞蹈虽没有明确的衡量标准,但是编创者都致力寻找属于马来西亚华人的舞蹈文化。

“这有别于中国舞,但还是从基本训练中发展而出,编创内容都在努力融入大马特色,无论民间生活丶社会议题还是华教故事,都很有创意的融入舞蹈编创过程中,并带出其社会讯息,或舞作所要表达的意义。”

返国短短3年,谢凯贤的学生已交出许多让国内舞坛赞叹的骄人成绩。(图:星洲日报)

舞蹈离不开文化丶离不开生活

每提及他所编创的“祭乩”,脑海就会浮现父亲跳乩的模样,他觉得那才是人生入舞,那才是生活入舞。

每忆起学生练习他编创的“祭乩”舞的过程,他就会想起准备赴台那一年清明节扫墓,他故意在墓前大声呼喊:“公公,我扫墓后就要去台湾留学,去台湾习舞了!”那一幕,当年还真气到父亲脸红脖子粗,就来开口骂人了。

今日,他所编创的小学生丶中学生舞蹈,都取材自生活周边大小事,他始终觉得舞蹈离不开文化丶离不开生活。

虽然大学真正学的是中国舞蹈,返国之后他却深知环境有别,文化有差异,他比较侧重“华族舞蹈”,并强调那有别于“中国舞蹈”,包括内涵丶动作丶工具和形式上都有差别。

舞蹈事业上,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融入真正生活化的动作,编出真正包含马来西亚华人精神丶文化与特征的舞蹈。

谢凯贤(艺术总监/编舞者/舞蹈老师/舞者)

马来西亚纯粹舞团Ximply Dance Company(X P D C)艺术总监,Ximply Arts Festival纯粹艺术节创办人。

优越成绩第一名毕业于中国文化大学舞蹈学系,主修中国舞蹈与编导。

2013年华冈舞团青年奖项以及2012年学苑苑生奖项得主。

15年舞蹈经验,经历不同舞蹈种类:中国舞蹈丶现代舞丶当代舞丶国际标准舞蹈丶爵士丶嘻哈丶芭蕾等等。

2012~2013台湾“华冈舞团”舞者,2012为华冈舞团,中国舞蹈家孙汉明教授编导舞码《黄土情》担任男主角一职。

常赴海外参与艺术交流丶舞蹈研讨分享与发表会,包括泰国丶新加坡丶韩国丶日本丶中国丶台湾丶印尼丶香港丶澳门等。

更多相关报道请点击:

体育舞蹈列课外活动项目·小学生们,一起来跳国标舞

请关注资优生的学习发展

作者 : bslim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报道:陈绍安·摄影:受访者提供·2016.07.09 2016-07-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