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6-09-15 13:18:54  1567518
曹又方·洒落人间的繁星
星云

自听说萤火虫开始,这个小虫子就在我心里洒下了梦幻、温暖的一点光。夜光、景天、熠燿、流萤,一个小虫有如此多的雅号,不禁让人心生向往。最近,偶然在博客上看到有人分享柔佛州哥打丁宜萤火虫之旅,令我心旌动摇。近在眼前岂有不看之理!于是从新加坡搭了巴士,在一路绿意盎然中,抱着虫不迷人人自迷的执着,来到了小镇哥打丁宜。

柔佛河横穿小镇。河面不宽,河水也无甚可观,既用不上碧绿、也用不上潺潺、更谈不上动人。然而昏黄的河水自顾自地缓缓淌着,不关风月,无视你的评价,流了个随意自在,倒是和小镇的气氛融合得恰到好处。下车时,傍晚6时已过,夕阳无限的时候,可兰经悠扬地回荡在小镇上空,把凡尘俗事都拉成了细丝,被晚风与河水吹散的吹散、漂洗的漂洗,只剩下一腔平静。

走到码头,预定了萤火虫的观光船票。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索性在临河的小餐馆里坐下,吃着亚参鱼头、喝着啤酒、吹着牛,时间倏地就过去了。等踏上船要去看萤火虫的时候,已是晚上9点。小镇在昏黄的灯光里舒展着懒腰,睡眼蒙眬地看着我踏上了那细长的观光船。水波如墨玉般温润,神秘却又可亲,船驶离了那个朴素到只有一个凉亭、两张长椅的码头,朝着幽幽的夜色进发了。

离灯光越来越远,靠夜色越来越近。等到真的驶进无边的夜色里时,竟分不清哪里是河哪里是夜。为了不打扰那精灵般的小虫,游船熄掉了马达,顺水而下,软软地在夜色里摇晃。在这温柔的摇晃里,我竟有些醉意,憨憨地像是躺在母亲怀抱里悠悠晃晃的婴儿,感受着夜的抚慰。

突然,一声压抑在嗓子眼儿里的惊呼,让我陡然机灵了起来。原来是船长用双手拢了一只萤火虫来,让乘客们小心传递着观摩。待那一点萤光传至我手中时,我竟恍如接手刚出生的婴孩一般,屏住了呼吸,心里扑通扑通跳着,盯住了掌心里那不足一粒黄米大小的萤火。黑暗中也看不清虫子的长相,只见那天赐的一点萤光在闪动。惊奇又让人怜爱的是,竟能感觉到一丁点的温热,是虫的温度?还是萤火的温度?然而就是那似有还无的一点温热,竟彻底融化了人心,那是生命的温度啊!方才乘客们的一声惊呼岂不是对这生命的赞叹!

爱始于自然

船继静悄悄地在夜色里潜行,悠悠地转过一丛树林,眼前豁然繁星点点。沿河两岸的树丛里,密密麻麻地点缀着萤光,给夜色,给丛林,织了一张缀满钻石的华丽的网。

游船不似在水中,倒仿佛是在星际间飘游了。星星、萤火,在天上、空中、水面,连成一片,此起彼伏地呼应着,闪耀着,你便忘记了自己为人,只顾睁大了双眼和它们一起眨呀眨的。

据说,萤火虫的生命周期通常是一年,卵和幼虫阶段占其整个生命周期的大部份时间,而成虫阶段往往仅有1个月左右。萤光是雌虫和雄虫求偶的讯号,交尾时,雌雄会同时发光。完成自然的使命之后,雄虫在一两天内死亡,而雌虫则在产完卵后香消玉殒。令人哀叹的生命!又是令人敬佩的生命!何其短暂,又何其华美!生命最美的光火为了孕育下一代而点燃。萤火虫的爱,无惧,无求。

那么,此时,我岂不是在爱河里徜徉?在萤火虫的爱的河里。光应该是波,英国物理学家胡克如是说。若光是波,若波会扰动空气,若空气因扰动会发出人耳无法听闻的音乐声响,那么,此刻,我正身临无比宏大的爱的交响乐的音符之中,我的毛发、细胞、呼吸全跟着这音符在暗夜里振动,我正受着萤火虫的爱的洗礼。

爱,发乎天性,始于自然,不为因由,不为所得。该爱的时节,可着生命的光和热去爱,创造出新的生命;该走的时候,自然而然,随风而逝,落得一身轻松。像虫儿一般的简单,于己、于社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阵微风拂过,缀满萤火的天网随风荡漾了一下,我的神思也跟着颠簸了一下。夜色温柔,且让我跟着这洒落人间的繁星,歌一曲,舞一回。

作者 : kychia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曹又方(寄自新加坡)‧2016.09.14 2016-09-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