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6-09-18 08:29:40  1567564
日本媳妇洪佩佩:手工,在他乡的救命符
东西



异国情缘不易结,异国夫妻更难为。

洪佩佩,马来西亚华人,日本媳妇,婚后多次迁居不同国度,面对陌生的人群,陷入诸多环境、风俗、语言不同的压力。

每次迁居新环境,她和一对子女皆因水土不服,要熬上一年半载的病痛,才能完全适应,步上正常的生活轨道。但是,很快的,又因再度迁居重复同样的心理、生理问题,周旋在一年半载的适应期。

几经折腾,忧郁成疾,近乎崩溃过程中,手工艺成了她的“心理医生”。所幸,日本夫婿增木慎也深解其苦,全力支持她投入异国生活,鼓励她在陌生城镇寻找精神寄托,她就在手工艺中找回自己,甚至做出真正专业的手工成品,不只可以在异国摆地摊,再返马来西亚时,还通过槟城文创馆办了一场个人手工艺展。今天,她的娘惹鞋、手工皂、拼布手艺、锈珠和手工包等,都已打出一些名堂,是真正上得了厅堂,卖得出好价的上等货色。

这些功力,都是艰苦际遇换来的精神奖励。


儿女渐渐长大,洪佩佩和夫婿增木慎也依旧无法免于每隔几年举家迁徙开拓新生活的际遇。

2002-2007:日本福岛·新白河
陌生的国度,
缝纫让她的世界变亮

缘份,无可预测,却足以改变人生。在家乡槟岛遇上增木慎也,即已注定让她漂泊四方。

2001年嫁为人妻,同年长子在槟岛出生。婚后不久,夫婿就接获日本总公司的新工作安排,必须调返日本接手新的岗位。那时,长子才4个月大,唯有让夫婿先返日本安顿一切,她在孩子8个月大时,才飞赴日本团聚。

福岛新白河是一个纯朴的日本小城镇,她虽然非常喜欢小镇的幽美、清静,但她完全不谙日语,抱着8个月大的稚儿,被丢在一个日语国度,让她感觉孤独且辛酸。

她说,水土不服,首半年好难熬,更严重的是,孩子跟着她只能待在家里,平时一家人用英语沟通,过后得悉不谙日语的孩子,无一正规幼儿园可收留,让她慌了好一阵。

为此,她陷入异乡窘境,必须接受当地官方辅导单位协助,单位人员提醒她必须走入社区,包括让孩子接触家以外的世界,辅导员特别介绍一个台湾嫁到日本的好邻居,让她有个伴。庆幸的是,会讲华语的邻居热心伸援,从此成为她在日本的守护天使,还进一步开拓了她在新白河的人脉,引荐她走入海外日本媳妇社交圈,至少告别了因受语言所限,深锁闺房之苦。

在这里,她开始了本身的手工制品。“日本缝纫很方便,有纸制样本,可让你依样画葫芦,只要跟着指南去裁、去缝纫,就可缝出很体面的服装来。”

她就这样依赖纸制样本,从模仿中学习裁剪和缝纫,度过因语言不通,难于全面投入异乡生活的苦闷。接着,她怀了第二个爱情结晶,一度返马待产,女儿诞生后,再返日本生活。

她开始意识到,之前儿子因为她不谙日语,而无法学会日语融入当地社会,进而性格怕生、孤僻。她不愿意让女儿也陷入同一窘境,所以坚持要让女儿从婴儿期就寄放托儿所,让她从小接近日语环境。但这意愿却面对另一难题:日本官方鼓励为母者亲自带儿女,只收留双薪父母的孩子。她是家庭主妇,不符合把孩子送入官方托儿所的资格,私人托儿所的收费又非常高昂,如果坚持把女儿送去托儿所,必加重家庭经济负担,夫妻俩也曾为此起争执。

最后,她决定在新白河觅职,但语言不通,如何面试?决定后,她找了一所私营托儿所,把女儿交托过去后,开始通过官方工作介绍单位觅职,最后被介绍到一间制衣厂。

在新白河两年,她也只能掌握简单的日语单字,面试过程还得靠肢体语言比手划脚,老板一直皱眉头,想拒绝她的要求,最后才勉为其难叫她试着缝制样本,发现她确可快速完成任务,才决定试用她,还体谅她必须带孩子,让她每天只上半天工。

没想到,在异乡以裁剪、缝纫衣饰解闷,因此累积出的功力,助她通过面试。她笑称:裁剪和缝纫,是第一个助她解困的手艺。从此,一早送女儿上托儿所,安排儿子上学,自己再去上班,下半天去载儿子和女儿,母子3人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回家。

这过程让她深深体会,平时用以打发时间、舒解压力的手工艺,在关键时刻成了她的救命符。


洪佩佩精致可爱的拼布手艺成品,在当年清迈夜市引起游客抢购。

2007-2011:泰国北部·清迈
学拼布,最快乐的时光

好不容易适应了新白河的生活,又鉴于日本公司每隔三五年调动人员的政策,夫婿在2011年再接调迁。这一回,是泰北,清迈。

不论是日本新白河或泰南清迈,都是纯朴、幽静的好地方。

同样的,迁境之初,除了水土不服,压力还包括语言问题,她再度投入“比手划脚”过日子的生活。儿子和女儿因此都报读以英文为媒介的国际学校,学校规定家长一定要参与学校活动。以英语为媒介的学校活动,她没问题,可是一离开学校,她再次陷入无法沟通、难以融入的困境,很忧郁。

夫婿也意识到,倘不走入社会,必忧郁成疾,因此一再鼓励她去开拓自己的兴趣,参与自己喜欢的户外活动。有一回,走在居所附近的街区,看到一个拼布手艺教学店铺,一时兴起,入店询问详情,适巧有一刚从大学毕业、稍懂英语的泰裔女子接应,尽管如此也无法顺畅沟通,由始至终要比手划脚一番。

她想报名学习,对方有点为难,觉得不懂泰语很难互动,因此很难教,过后看到她态度坚决,才勉强让她一试。她胜在异乡求一精神出路,一有机会就不会分心,学习超级专注,结果让教学人员大开眼界,成为学习能力最强的一员,不但一学即懂,而且手工最快、最精细的。

之前勉强接收她的清迈女大学生,后来成了她在清迈的好姐妹,看着她的制成品堆积如山,觉得囤着很浪费,就邀她去夜市摆地摊。

这一摆成绩惊人,她自己始料不及,手工制品在清迈如此受欢迎:“生意好到来不及制新品顶档,搞到在档口一边制一边卖都不足以应付需求,最后还到处去搜购其他店铺的成品来卖。”

那是她最快乐的时光,每星期除了照顾儿女上学、放学等生活起居,余下时间全浸在已上手的拼布手艺,天天赶货以应付周末夜市需求。

过后,由于她和儿女迁居清迈水土不服,一直无法摆脱皮肤病,有人推荐当地售卖的台湾手工皂,说可解决皮肤病问题,试用之后确实有效,但是价格高昂,她又萌生自制手工皂的念头。

在陌生的国度,解决苦闷、远离忧郁的方法,就是不断找新玩意。她开始在网上搜寻手工皂的制作方法,无意间找到一个中国手工皂论坛,从此生活从现实世界转入虚拟网络空间,成了论坛的活跃分子。她说,那个论坛有问必答,凡是你想学的都有人主动传授,这是拼布手艺之后的另一段快乐时光,有点像误入深山,不小心学到盖世武功的武侠传奇。

遗憾的是,论坛最后因中国互联网政策被查封,论坛内认识的一些朋友,也转换其他网络平台如QQ保持联系,至今成了莫逆之交,一直还在互动。

2011-2012:日本·福岛
短暂停留,又再次漂泊

2011日本大地震引发大海啸,导致福岛核电厂辐射外泄。事件4个月后,夫婿再被调返日本,辐射外泄事件犹未全然平息,让她一度忧心如焚,深怕儿女健康受影响。

这一趟返日,只待了10个月。2012年夫婿再次调动岗位,成功力争重回马来西亚槟城,让她终于可以重投家乡的怀抱。

经历一段长时间的海外煎熬,这趟返马不只是重返熟悉的生活现场,也算是她一直渴求的心灵回归。


当年网上论坛苦学,造就今日的手工皂专家。

2012-2016:马来西亚·槟岛
回归熟悉家乡,等待下一个挑战

在槟岛,如鱼得水。只是客居海外多年,返槟初期依然陷入水土不服的问题,包括一对儿女。同样一年半载的适应期,当克服了一切,回头再看,她已是手工世界的重炮手,集多项绝活于一身:拼布手艺、手工皂、服装裁剪和缝纫、锈珠、精巧手工包等。

此外,还多了一项新技能:娘惹鞋,这是大马养胎待产期间,因为郁闷而在槟岛逛街,无意间摸上一家鞋店,结果很快学上手的绝活。这一绝活也让她开辟了手工世界的另一新天地。在大马,求购娘惹鞋者大有人在,她的成品曾一度成为市场抢手货,槟岛那一场个人手工艺展,也成为她人生中以手工艺为亮点的辉煌纪录。

但是,她的漂泊人生未结束。

她说,2016年是留在家乡的第四年,根据日本公司政策,夫婿今年或最迟明年,必再重新调动岗位。夫妻俩也早有盘算,为了儿女的教育,这一回必须争取调回日本,以免儿女错失必须接受日本国民教育,才能在日本职场求存的机会。

她不喜欢倒数重回日本的日子,深怕再次陷入孤苦、无助之境,但又很无奈的做好心理准备,提醒自己坚强面对必将到来的新挑战,希望习得的手艺,可在这趟返日之旅大放异彩。

对她而言,手艺就是她的人生战利品。这一回,她希望一路走来苦学的手艺,真能成为返日创业的根基。


洪佩佩返马之后,活跃于日本夫人生活圈子,本身的手工成品也常参与日本协会义卖活动。


娘惹鞋是洪佩佩的绝活,在槟城举办的个人手工艺展活动上颇受落。

作者 : kychia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报道‧摄影:陈绍安·部份图片:受访者提供·2016.08.25 2016-09-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