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6-12-15 15:53:06  1596602
梁桂香 ‧ 爸爸与Kunyit
星云

“嗒、嗒、嗒…………”我睁开眼睛,仔细地听,那是什么声音?有人破门?偷车?心惊胆战,我奔出睡房,往声音的方向走去,悄悄开窗,窥见爸爸正在发动汽车引擎。上哪去?还来不及说话,车子已扬长而去,抬头看时钟,才4点钟!

下班回到家,忍不住问你怎么回事。你微笑道:“去拾榴梿啊!”走入厨房,看见一堆的榴梿、满箩的红毛丹、满桶的山竹…………原来水果季节到了,爸爸的果园大唱丰收。

大哥指着那堆榴梿说有Kunyit。怎么辨别?他也不懂。这王中之王,原本叫Kunyit(黄姜),名字土气,后来被伯乐带离小镇Gua Musang(话望生),扬名国际,身价暴涨,并改名为霸气的Musang King(猫山王)。我与Kunyit是同乡,可是我却有眼不识泰山,并且对它敬而远之。

当晚,无意中发现你在厨房剖榴梿。你患病多时,身体孱弱,骨瘦嶙峋,蹲在地上剖榴梿显得有点吃力,但又不让孩子帮忙。你说榴梿再过几天就会“开嘴”,不好吃,所以得趁现在把果肉冰冻。你把剖开的榴梿摆在桌上,有的三瓣有的两瓣紧密联结,果肉的颜色姜黄,有别于一般浅黄色的果肉,它表皮细致,圆润而富有光泽,香气逼人,在灯光下散发出王者的贵气。这就是Kunyit,你说。百闻不如一见。

你小心翼翼地把一瓣瓣的果肉放入容器,装满后关紧盖子,再放入冰箱的冰格,“等你二哥回来吃。”“冰冻的榴梿可以耐很久,味道也不会变。”“冰冻的榴梿,吃起来像雪糕。”你如数家珍,我深感惭愧。

你在榴梿堆里挑出一个,手起刀落,干瘦的手用力地劈、切、扳之后,又见Kunyit,果真是“观千剑而后识器”。“我十多年前种了十多棵,没放过肥,它也没开过花,今年…………”“今年特别幸运?”我想搭腔,但想起病情日愈严重的妈妈,我的心揪了一下,这句话说不出口。“别人要用钱买,我们不必钱也有得吃,”你自豪地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感谢爸爸有远见。

你一共往冰箱塞了3盒,挤满了空间有限的冰格,然后把刀收起,把壳放入桶里,仿佛能够做的都做了。“还有两个Kunyit,”你从榴梿堆里取出,放到桌上。“我拿给同事吃。”你点头,然后步履蹒跚地走出厨房。

Kunyit对爸爸来说,是厚礼,被重视,被珍惜;Kunyit,把爸爸的爱延伸给子子孙孙、亲戚朋友、街坊同事;Kunyit,是爸爸爱的化身。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梁桂香(话望生)‧2016.12.13 2016-12-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