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01-19 18:16:08  1607269
祖儿黄淇盈 ‧ 年的足迹
星云



“我除夕夜没守岁,我很早就睡了。”朋友的话让我很是诧异。如果没守岁,那新年和别的日子又有何差别?

节庆的欢与乐又从何而来?

从我懂事以来,每一年的新年都会与阿姨、妈妈,两位表姐一起过。每每新年前几个月,阿姨就会从超级市场要了几个纸箱子,然后我们就开始折叠金纸,再放进要来的箱子里。妈妈每次开玩笑般说较多步骤的金元宝(图1)就值50元,但如果是长形的折纸(图2)就只有两毛钱。虽然我们都很听话,但最后一定会偷懒。

如今,两位表姐都已嫁为人妻。过年过节,家里只剩下我,妈妈和阿姨。无论多忙,我都会抽出时间与两位老人家一起折叠金纸。这是对回忆的一种执着每一年除夕晚,贴春联,摆供品,祭神,赏烟花,看春晚节目,守岁,一样都不能少。对我来说,那些是除旧迎新的公式。少了任何一样,新年就会像缺了个角的拼图一样,不完整。

前些日子,灵子文章里的那句,“精彩的年都遗留在童年的时光里”让我感触甚多。小时候的日子犹如蓝蓝的天空,随手填上几朵白云便能造就一副美图。过年时的一件新衣裳或一封一块钱的红包都能让我们兴奋不已。长大后,思想的土壤里长出了欲望之花。我们追求的越多,得到的越多,就变得难以满足。童年时那最纯真的欢笑声已悄悄地淹没在纸醉金迷的世界。

或许,只有缅怀,只有步行在昔日的足迹上,才能让我找回最初的自己,心才不至于迷失了方向。

作者 : kychia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图、文:祖儿黄淇盈(昔加末)‧ 2017.01.19 2017-01-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