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03-21 10:23:25  1625657
改造计划或“吞噬”原生态·后巷生活渐消失?
大北马



(槟城)城市后巷,是比较特殊的公共空间。不论一座城市多繁华,大多数后巷都是简陋阴暗,鲜少有人踏足,而连续剧里总是将后巷描绘成各类犯罪事件的现场,或三教九流的人流连之地......

在现实生活中,阴暗后巷的确容易成为犯罪者的温床。

但与此同时,有些后巷也是当地人生活延伸的地带,居民们会在后巷进行各类活动,比如栽种花草盆栽、晒衣服、傍晚打羽球或与邻居闲聊等社区活动,后巷因此可说反映了城市居民生活的另一番“隐藏”面貌。

许多国际城市,皆曾经发起改造后巷计划,比如美国芝加哥“绿色小径计划”及香港九龙东美化后巷计划。这些计划的目的不外乎活化后巷,大幅度改善后巷环境,将之变成凝聚社区活动的场所,重新赋予阴暗陋巷新的意义。

然而,这些计划有赞有弹,比如香港九龙东美化后巷计划,曾被指“吞噬”了后巷的原生生活形态,改造后的后巷虽然有吸引人流的景观,但日常上演的后巷生活却逐步消失,引起探讨。

计划仍处征询意见阶段
改造后问题多须探讨

槟城乔治市里有众多后巷,据槟岛市政厅工程部主任安南说,乔治市大约有全长50至60公里的后巷,它们平日深埋在城市阴影下,不为人所留意。

市厅早前就发起“乔治市后巷转型计划”,率先圈定乔治市3个地点的后巷改造,会在收集民意后才决定下一步行动。

这意味着,乔治市后巷开始步上其它城市改造后巷的做法,虽然目前处于征询意见阶段,但已引起坊间讨论,出现不同的声音,多角度探讨其可行性。

除了坊间热烈讨论的后巷火患逃生问题、停车问题及人流涌入形成干扰问题,居民在后巷的日常活动也面对“威胁”,至于“威胁”层面会有多广,受访居民皆表示,还须视当局最终的后巷转型方案才能回答。

张丽珠:须重视在地文化
适当美化更让人惊喜

被圈定改造的后巷分别处在头条路和风车路之间、香港巷(张弼士路)和林萃龙医生路之间,以及淡米尔巷和林萃龙医生路之间。

关注乔治市生活与文化的免费社区报《城视报》主编张丽珠担心后巷原生生活形态消失的问题。她虽然认同美化后巷,但希望当局圈定和重点美化的是旅游区的后巷,那会更好。

“这项计划不适合大范围落实,虽然很多人说乔治市变了,但其实在街头巷尾,还是可以感受到乔治市原始可爱的一面,比如在农历新年前,七条路附近的居民会在后巷制作糕加必,如果转型计划扩大,一些在地文化就会消失。”

她说,上述生态看来似乎无足轻重,却是乔治市道地“生活感”的由来,当局在展开计划前,必须重视这些细微末节。

“在土库街,还有很多传统贸易行,有些业主会在后巷放置物品或从事相关活动,何不让这样的画面保留下来?”

她也认为,有关计划除了必须关注居民所需及感受外,也无需过度改造后巷,适当的美化比过度改造,更能让民众惊喜。

张丽珠主张圈定和美化旅游区的后巷,确保乔治市后巷原生生态获保留。(图:星洲日报)

林玉裳:须暸解居民需求
后巷具防火及逃生功能

槟城古迹信托会主席林玉裳认同美化后巷的原意,但也希望当局兼顾后巷作为居民火患时逃生的功能,同时了解居民使用后巷的习惯,再采取适当的方式改造后巷。

她说,英殖民地政府当初在乔治市建设后巷的原意是防火。她举例,乔治市一些老房子拥有极长屋身,当时的政府会将老房子一劈为二,隔条后巷,以便发生火灾时,人们更易逃生。

林玉裳展示英殖民政府时期的乔治市地图时说,在改造后巷时,当局须先了解当初英殖民政府建立后巷的原意,之后确保这项计划不会与防火目的起冲突,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她说,当局的转型后巷概念中,包括在后巷打造咖啡座及放置桌椅,这就有违1974年街道、排水及建筑法令第69条文中所阐明,不可在后巷置放任何障碍物的规定。

“州政府在改造后巷时需要尊重法令,依据法令行事。如果后巷尽头是死路,那还可以设立咖啡座等,但可通行的后巷不适合。”

本身也喜欢“走后巷”的林玉裳说,若当局要在后巷建设脚车道,那就须在入口处设牌,要求使用者不要喧哗,照顾居民感受。

林玉裳希望市厅在后巷转型上,三思而后行。(图:星洲日报)
市厅展示的后巷转型概念图。
爱吾旅社后巷若可以转型,人们就可骑脚车悠游后巷。(图:星洲日报)

不影响居民作息

“当局最好也安装在路面上,而且可按时自动熄灯的路灯,以免影响居民作息。”

林玉裳说,简言之,当局应该要谘询消拯局及居民,尤其后者至为重要,只有在了解居民对后巷真正的需求及使用方式后,才有办法美化一条后巷。

改造后摊位何去何从?
小贩担心生计受影响

星洲日报《大北马》社区报记者日前抽样走访上述3条后巷附近的居民及业主,他们大多数对后巷改造计划都保持观望态度,其他则有大赞,也有完全不看好者。

在风车路后巷入口处卖水果的女小贩(不愿具名)说,她在当地摆摊已约30年,她一方面认同改造后巷,同时却担心将来生计受影响。

“这是好主意,游客们都喜欢走入后巷寻幽探秘,但我的摊位之后何去何从?就算州政府愿意安排我到其它地方,但应该很难(经营)了。”

头条路宏味杂货店业主林女士(60岁)赞同美化后巷,但担心游客涌进后会影响生活。

槟榔路建来成企业业主孙李桔则说,他赞成美化后巷,因为那可加强后巷安全感,也可吸引游客。

槟榔路一些业主则担心后巷美化后导致商店租金上涨。届时,他们若无法负担,只好搬迁或结业。

香港巷附近有多间工厂,后巷成为停车场。(图:星洲日报)
淡米尔巷附近爱吾旅社的后巷。(图:星洲日报)

后巷有供奉拿督公,美化后的后巷,这些宗教膜拜场所还会保留?(图:星洲日报)
作者 : niki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大北马·2017.03.20 2017-03-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