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03-29 20:37:14  1628624
曹又方‧ 绿核桃
星云

母亲从中国探亲回来,神神秘秘地拉住我,一脸微笑。那微笑的每一道皱纹里似乎都藏了一个秘密,而每一个秘密似乎都要被她的微笑给挤了出来。母亲从行李中摸摸索索掏出来,3颗绿核桃。3个新鲜的、还未脱去最外层绿色果皮的核桃!

平日里吃的、店铺里卖的,多是晒干的核桃仁,也就是大家常见的深褐色坚果。鄙人从未在南洋见到过绿核桃。不过,小时候,在中国西北地区,暑日炎炎之时,常常看到街道两旁的核桃树上挂着一颗颗和鸡蛋差不多大小的青绿色小球。苦于核桃树颀长高挑,我的攀爬技术尚未炉火纯青到攀上近10米高的树顶,每每只能望核桃兴叹。这次,手捧着母亲不远万里带来的绿核桃,竟恍惚捧着童年的渴望,嘴巴里顿时流淌起徘徊在记忆深处几十年的一汪口水。

带上塑胶手套,剥去核桃最外面一层的青绿色果皮,注意,千万不要用手直接去剥,否则会满手乌黑,很不容易冲洗干净。剥掉这层果皮,里面是有着褐色硬壳的————核桃,砸开这硬壳,就是裹着黄色核桃衣的核桃仁了。新鲜核桃的这层核桃衣呈现出稻草的黄褐色,指甲一掐,有一定厚度和水分,剥起来较为爽利。即便如此,我依然认为,剥核桃衣堪为一种修炼:纵有千沟万壑,终要平心静气。要把苦涩的核桃衣从酷似大脑结构的沟沟壑壑中剥离,非要沉得住丹田之气,心无杂念,眼随手动,手随沟转,力道均匀,方能大功告成。若是心急,耐不住性子,力气过猛,扯断了核桃衣,再要到深沟浅壑中重新揭开它的衣服,就得下一番功夫了,此时往往会扳断果仁。屏住了气,凝住了神,雪白鲜嫩的果仁在手指的翻转撩拨之下渐渐露出完整胴体的那一瞬间,不让人怦然心动才怪!一粒入口,滋味无穷,爽脆、清甜,全没有干果的腻,齿颊留着绵延回绕的淡淡的香,让人欲罢不能。时下流行的两个词特别适合新鲜核桃:小鲜肉,小清新。

说起核桃的滋味,不能不提一下那位腰斩《水浒》的金圣叹。这位恃才放旷、磊落倜傥的饱学之士在顺治年间因“哭庙案”被诬陷倡乱抗税、惊动先帝之灵,被判处斩首。临刑前,他对狱卒说“有要事相告”。狱卒瞪大眼睛,侧耳倾听。金圣叹不疾不徐地指着狱卒给的饭菜说:“花生米与豆干同嚼,大有核桃之滋味。得此一技传矣,死而无憾也!”终于,寒光一闪,手起刀落间,从金氏的耳朵里滚出来两个纸团儿,刽子手打开一看:一个是“好”字,另一个是“疼”字。

这段故事是历史还是讹传,无关重要。一代名士的生死幽默自非常人能够企及。我所关注的是这位才子临终前,口中咂摸的竟然是“核桃之滋味”。可见,核桃,其滋味,非常了得。

想这口中的核桃,穿过穷荒绝漠,走过云阴月黑,见过孤城落日,翻过荒草孤坟,守过边塞雪夜,也经过阳关,也别过故人,跟着出西域的张骞,一路马蹄达达、驼铃叮当,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中原。携它来到中国的张骞成了“坚忍磊落奇男子,世界史开幕第一人”。而核桃呢,成了“贝勒手里三样宝,核桃扳指笼中鸟”,也成了老百姓的“万岁子”、“长寿果”。如今,这核桃又随着我的老母亲,乘坐飞机,上九天,下南洋,来到椰风蕉雨的狮城。

一颗绿核桃,咀嚼出一嘴清香,咂摸出名士风雅,品出了历史悠悠,更飘出了童年的一段梦,溢满了母亲的一片情。

作者 : kychia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曹又方(寄自新加坡)‧ 2017.03.27 2017-03-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