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07-08 11:45:22  1660536
名英祠开放日.朝野少见同坐.张威如林冠英隔空过招
大北马



(槟城)来届大选近了,许多在308大选下台之后没有在名英祠开放日露脸的在野党要,突然出席这个盛会,令人觉得槟州有了新的政治局势变化。

更叫人“耳目一新”的是,主人家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主席主席张威如致词时,公开表扬前朝为乔治市争取到世界文化遗产地位的功绩。

这时候,台下的嘉宾除了在朝的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行政议员曹观友、彭文宝、林峰成、罗兴强和章锳,还有在野的槟州议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查哈拉、槟州前首长丹斯里许子根和槟州民政党主席邓章耀、民政前行政议员拿督丁福南和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陈德钦、槟州前进党督导委员会主席拿督黄家业,以致整场活动充满政治气氛。

张威如说,现在距离明年庙会还有约8个月,但州政府仍然要他们为此事“静候佳音”。“尽管如此,宗联委一如往年般,我们已经启动2018年的庙会筹备工作,因为这是我们发扬传统文化和传承各宗祠家庙薪火的承诺,不论是多大的阻力和难关,我们都矢要体现‘各姓氏一条心,铁杵也磨成针’精神。”

吁首长尽早签下批文

他也说,爱情巷50号产业与名英祠历史渊源极深,恳请槟州政府尽早批准归还,以便他们拿来重建修复,还原历史与文化面貌。

“现在一切手续都办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们只等尊贵的首长签下批文,即可完成这项保留先贤古迹的历史使命了。

“非常遗憾,在我们提倡、传承和捍卫传统文化的课题上,却招惹部份政客为捞取廉价政治资本,竟然诉诸政治手段,挖人底细人身攻击的伎俩,羞辱与政府谈判的民间领导,间接以高压手法来对付一个民间团体。”

他说,当一个政府导致民怨四起的时候,人民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通过选票来表达不满。

张威如公开表扬前朝

张威如说,乔治市入遗,槟城能够在世界版图占一席之地,自1990年就开始联同田内外古迹专家、学者和民间团体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的前朝政府居功至伟。

“他们经过12年努力,前后3次申遗终于成功,前朝政府对槟州保护古迹及活文化遗产作出的贡献值得我们表扬。”

他代表名英祠向前首长许子根所领导的前朝政府致敬。

主宾向前贤致敬。(图:星洲日报)

许子根:申遗过程一段辛酸史

许子根说,乔治市申遗的过程有一段辛酸史,经过了很多挑战。

他强调,入遗非个人的成功,而是整个槟州人民的成功。

并且,他说,人们须向各民族先贤致敬,因为先贤的打拼,才有今天的世界文化遗产。

他说,这也要感谢带申遗过程中给予协助的政府机构、团体和个人,有他们的坚持才有今天。

他促请人们珍惜这个得来不易,人人支持的“名份”,使其成为槟城人世世代代的骄傲。

林冠英:归还产业须依法行事

林冠英说,槟州政府于过去7年为槟城庙会拨款60万令吉,张威如指庙会由州政府支持,却没有透露这笔拨款。

他说,归还爱情巷50号产业是州政府向来的意愿,可是槟州政府是法制的政府,须依法行事。他说,有关人士在这事上不能搞对抗和为所欲为。

他也同意由人民去裁决,只是希望大选的成绩能够令大家接受。

名英祠开门礼。左起为林峰成、许子根、储开旻、张威如、林冠英、章锳、州议员黄汉伟和林秀琴。(图:星洲日报)

无须缴还地价转移产业
应委律师跟土地局商讨

林冠英过后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槟州宗联委应委派他们的律师,才能够以冷静的方式跟土地局商量,采取恰当的步骤,商讨如何在无须缴还地价的情况下,将爱情巷50号产业转到他们的名下,这是以尊重法制为前提。

“这是法律课题,须冷静处理与解决。作为政府,我们须依法行事,不能为所欲为。在媒体上发声明、大谈政策或陈述申请某一事项之意愿,并不代表这就是所谓的‘正式提呈’或申请。每一项申请都必须按部就班,当然,最重要的是,必须透过提呈证据及文件来支持各项论述。“有关向州政府索回爱情巷50号产业事,我以槟州土地委员会主席的身份,指示土地局加快搜索,找出真正业主的实质证据,以便能够尽快将有关的产业及地皮,物归原主。”

3地段原来互有关联

“我们搜索出共3片原本看起来毫无关联,而实际上却互有相联的地皮,即:

1)爱情巷50号之产业所在地。

2)皇后街(目前为蜜枣店)

3)义福街(也即是现有的名英祠所在地)”

“根据土地局所搜获的资料显示,爱情巷的地皮,在1909年1月7日高庭裁决委任5人作为英寿记公司(EngSiew Kee Kongsi)产业之信理员。

“有关庭令阐明,英寿记公司之产业,其实包括2片地皮。因此,有关的庭令,有效于这两片地皮(即爱情巷及皇后街之产业)。(图:星洲日报)这就是爱情巷产业与皇后街产业之间的微妙关联(图:法新社)”

“爱情巷50号地皮的信理员,从1909年1月7日之庭令之后,都未曾更改过(相信目前有关的信理员已不在人世)。”

非槟州各姓氏宗联委名下

“至于Lot168皇后街产业,根据土地局所搜获的资料显示,基于高庭在1909年1月7日之庭令是针对2片地皮,即洛155及洛168,因此有关庭令下,5名信理员皆同属英寿记公司的信理员。”

“洛155与洛168唯一的不同之处是:在1950年3月6日,洛168产业出现了信理员之更换。目前这片地皮/产业,为Meera蜜枣店。”

“而Lot164(义福街)产业,根据土地局所搜获的资料显示,洛164也即是义福街目前名英祠之所在地,它与皇后街洛168之产业的地主是同一批人。

“这产业目前为名英祠,位于义福街。更重要的是,目前这产业也不是在槟州各姓氏宗联委名下。”

“土地局搜索后的新发现,在1909年之庭令下,爱情巷50号之信理员,其实同样管理皇后街之产业。意味着各姓氏宗联委也不知道其实还有这产业。“皇后街产业的地主与目前义福街名英祠之地主/信理员为同一批人,都是在1950年3月6日更换的新批信理员。”

缴足100%地价就可割名

“换言之,爱情巷50号之信理员/业主,依然是1909年1月7日庭令发出时之地主/业主,没有更改过。”

“为什么州政府就不能直接把爱情巷50号交给槟州各姓氏宗联委?在不受争议下,将爱情巷50号产业割名给各姓氏宗联委并非不可行,只要各姓氏宗联委愿意依据当前市价,缴足100%地价即可。”

“在土地法典下,要政府不收地价将地皮转移,只能转给具有法定地位之原有地主名下。”

“目前,州政府只持有这3片地皮的其中一片,也即是爱情巷50号,因信理员长期拖欠地税,产业遭政府充公。另2片地皮依然属于原有信理员(尽管所有信理员已逝世,但是在法律上地皮依然是他们所持有)。换言之,若他们具备法律地位,州政府是可以将爱情巷的地皮转给各姓氏宗联委(当然须还清过去所拖欠的地税及其他费用)。”

“我们的结论是,州政府也有意愿将产业转到各姓氏宗联委名下,并准备以不收地价的情况转名(只需交所拖欠之地税及其他费用),但这一切需要有法律的根据为前提。”

作者 : kychia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 大北马 ‧ 报道:周新才 ‧ 2017.07.07 2017-07-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