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17-08-01 16:16:28  1667062
双胞胎姐妹爱教育.奖学金助圆执教梦想
副刊专题



姐姐陈淑婷和妹妹陈淑媛目前个别是蒲种和吉隆坡泰莱国际学校的老师。她们趁着学校假期之际,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说,她们之所以成为老师,始于华小2至4年级不同待遇的学习经历。

自小受在家教育(Home School)的姐妹俩,被父母陈文铨和温秀秀送进华小。她们各自在不同的班级上课,但老师对待她们的方式却截然不同。

陈淑婷的班级老师经常鼓励她,有不足之处都给予提醒与指导;陈淑媛的老师则经常惩罚她,导致她无心向学。后来,父母深感这样的教育体制不适合她们,就决定在她们5年级时退学,以在家教育的方式,并从美国进口教材,再根据孩子的学习进度给予指导,而她们和哥哥陈章杰(我国唯一在2008澳洲ICAS评估测试中荣获三金得主)每天学习7小时,课程包括英文、数学、科学、音乐、圣经、外语等。

小学的经历让陈淑婷有所领悟————老师是一份具有影响力的职业,能影响学生的信念与价值观,假设一个班级有50个学生,一位老师执教数个班级,他就能影响许多学生,为此她立志为师,不重蹈过去为师者的覆辙,并以爱心、包容及敏锐的观察力,为不同的植物种子(学生)给予不同的养分灌溉。

从5年级至O水平,姐妹俩靠着勤劳、自律、自发找寻答案、分析考题等努力取得佳绩,这也有赖于父母随旁给予的时间管理和学习技巧的教导。

成绩标青获大学奖学金

姐妹俩除了课业成绩出众,在音乐领域也表现特出,能弹奏小提琴、钢琴,而陈淑媛更胜一筹,还精通大提琴,更曾有成为音乐老师的念头。

陈淑媛说,音乐家分成两类,一种是每天苦练乐器的演奏家,一种是教授音乐的老师。

“我觉得演奏家不适合我喜欢接触人的个性,音乐老师则较适合我,原本我要到新加坡知名音乐学院深造,但音乐老师认为当时阶段的我,水平还未达标,还需磨练一段时日,后来由于在泰莱大学读书,没法配合练习,只好作罢。”

陈淑媛:孩子没法掌握课程内容,不是因为笨,而是他们还不明白内容含义,而做老师的不能就此标签学生,而是根据其进度循序渐进地给予提升。(图:星洲日报)

在陈淑媛音乐路受阻的这段期间,恰好是陈淑婷寻访大学深造的时刻,彼此一起到数间大学了解教育系学士课程详情,最终她们选择了泰莱大学教育学士(小学教育),原因是从泰莱大学教育学士毕业的出路较广,不限于特殊教育和英文教育一途。

由于两姐妹成绩标青,获得该大学提供奖学金支助,并安排她们毕业后到泰莱国际学校执教。目前,陈淑婷的班级有20名8至10岁的4年级小学生;陈淑媛则执教24名10至11岁的5年级学生,这些学生来自中国、韩国、巴基斯坦、印度、日本、新加坡及本地学生。其授课内容包括历史、地理、数学、英语、科学、道德、个人、社会及人文教育(PSHE)。

注重因材施教模式

刚执教一年的姐妹俩,深感经过大学3年的教育培训后,方能从容应对种种教学挑战。陈淑婷说,在大学期间学习的教育心理学、教案准备、课程规划、行动研究方法论、微观教学等课程训练,累积了部份教学经验,尤其是微观教学的训练,让她们充份掌握教学的时间拿捏和教授技巧。

对于学生背景不一的教学方式,姐妹俩自有一套因材施教的模式。她们会根据学生的表现程度分成3个组别,如数学科目,小学生不知道何为乘法表,就把他们纳为第一组;掌握乘法表和数字的就纳为第二组;一教就能融会贯通的则进入第三组,每一组的教材都不一样,指导方法也视学生的吸收程度而变化,以让学生能逐步掌握课程内容。

在那么多乐器中,陈淑媛最喜爱大提琴。(图:受访者提供)

陈淑媛:“我觉得孩子没法掌握这些课程内容,不是因为笨,而是他们还不明白内容含义,而做老师的不能就此标签学生,而是根据其进度循序渐进地给予提升。”

另外,她认为,学习是一件好玩的事,家长不该以分数为王道,而忽略孩子的学习与付出过程。“我经常鼓励学生勇于尝试,不要害怕失败、嘲笑或处罚,只要踏出那一步,都是一种进步。”

对于目前教育的进展,姐妹俩认同学生需要掌握创意、编码技术及问题解决能力,她们除了在教学上给予相关基础教育,以确保教学内容跟进时代的需求,而这有赖于学校资源和设施的提供与配合。

勇于突破教学挑战

当然,还处于教学新人的她们,各自仍遇到一些教学挑战与突破。对于陈淑媛,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教导学生解决问题的技巧,尤其是人际关系,如学生之间发生争吵要如何妥善解决?

“我和姐姐自小在家教育,鲜少人际关系处理的经验,遇到这些问题,我会询问上司、同事、朋友的意见,加强我这方面的不足。”

有关陈淑婷的教学挑战,她觉得老师和学生的关系距离需要拿捏好,因为学生和老师太过要好,老师难以在课堂上控制学生秩序,因为学生会分不清楚自己在课堂上的身份。

在这教学的路途上有甜辣苦酸。有次,陈淑媛在会见家长时说,根据观察,孩子只是调皮,并没学坏,而他只是英文掌握能力有限,没法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要循循善诱给予指导,孩子就没事了。语毕,家长感谢她对孩子的了解,而这给予她极大的鼓励与安慰。

陈淑婷:教育是人格的教育,只要看见孩子的蜕变、成长、进步,乃至学生毕业后回来探望她们,这就是给予她们从事教育的一股重要的推动力。(图:星洲日报)

未来往教育界深造

对于教育的意义,陈淑婷认为,教育是人格的教育,只要看见孩子的蜕变、成长、进步,乃至学生毕业后回来探望她们,这就是给予她们从事教育的一股重要的推动力。

她说,从事教育者,看似简单,实为艰难。为师者除了有教育热忱,还需十分专业,不仅衣服打扮庄严,还需以身作则,才能教好学生。

发掘学生潜能

“教育最艰难的,是要教导孩子明白知识与道理,同时解决学生间纷争误会,还需教导顽皮学生,发掘他们的潜能并给予栽培等。

姐妹俩一致觉得,为师者不以金钱为首要目的,而是予爱学生,并看见学生的进步与改变,而这种喜悦与感动非金钱能够购买,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

谈及未来的规划,获得泰莱大学奖学金的她们需完成为期3年的教学规划,同时也计划在教育领域继续深造。陈淑婷打算在累积教学经验的同时,寻找硕士论文的研究方向,而陈淑媛则持续以《为国际学校6年级学生提供有效的音乐词汇教学》为主轴,作为其硕博士的研究论文。而这篇教学方案获得马来西亚英语教学协会(MELTA)于2016年在怡保举办的第25届国际论坛中获得创意学生教案银奖。

陈淑婷在吉隆坡泰莱国际学校向学生分享《远在天边》故事书。(图:受访者提供)
陈淑婷(右一)和大学同学在泰莱大学校园合影留念。(图:受访者提供)
作者 : acechor
文章来源 : 星洲网.市场情报/报道:廖德来.摄影:许瑞谦、受访者提供照片·2017.07.29 2017-08-0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