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09-12 10:58:49  1681238
爪夷约400户受灾.水位退了灾民回家
大北马



(槟城.威南11日讯)爪夷发生水灾2天后,水位已全退了,双溪峇甲与爪夷选区约400户之前受灾,而25户住在救灾中心的灾民今早也已陆续返回家园,双溪爪夷多元化礼堂救灾中心今早10时关闭。

虽然昨日和今日偶尔还有下雨,但雨量正常,加上不是涨潮日,因此没有再度引起水灾。

日前受灾最严重,水位最高的爪夷村菜园和甘榜西都的灾民,近日都在家忙于清洗和善后,被浸坏的东西堆在门前,能用的床褥,家具家电及书本等则在晒太阳。

未受水灾影响UPSR考生如期应考

这次水灾,爪夷村菜园有一名UPSR考生傅敏洁的住家水淹4尺高,幸好其书包、校服和校鞋和重要课本,被妈妈把放到5尺高处,才没有影响她今天的考试。

傅敏洁,今早穿着干净校服到校参与小六评估考试,而且考试相当顺利,这得归功于临危不乱的傅妈妈。

傅敏洁与祖母、父母及哥哥,住在被称为水灾黑区的爪夷村菜园路,而他们所住之处更是该村淹水必先遭殃的地方。

老师纷纷关心慰问

傅敏洁受访时说,她是爪夷村华小唯一受严重水灾影响的UPSR考生,老师今早纷纷关心慰问,也鼓励她好好应考。

因为住在水灾黑区,傅敏洁表示自己经常面对水灾,所以不是很怕,也没有影响她考试的心情。

傅妈妈何桂珍说,她家所有的家具时都放在2尺以上高度,地面从不放会被浸坏的东西。但这次水位太高了,家里的床褥和家具浸坏,只有2名孩子的文具和书本放在最高的地方,得以幸免。

甘榜西都逾60户逢河水泛滥必淹

除了爪夷村菜园之外,联邦大道旁甘榜西都60多户民宅也都处于水灾黑区,只要惹爪夷河水泛滥倒灌,他们家里就淹水。

该处有5户华裔,其中2户华裔家庭在屋内建起阶梯、房间离地3尺,但这次还是挡不住滚滚泥浆水淹进屋内各个角落,4尺多的水位让所有家具电器都泡汤了。

灾民杜畋葆说,十多年前开始,该区水灾开始频密发生,灾情也一次比一次严重。去年为了防水,他们花了1万多令吉将客厅玄关处至厨房建高将近3尺,但对这次水灾毫无作用。

杜畋葆夫妇是熟食小贩,本月9日傍晚7时许,河水开始倒灌进村,杜畋葆的妻子刘劲键和女儿马上把车子开到高处,返家时屋内已进水,水位瞬间高涨,他们将冰箱架高后,其余家具已来不及抢救。

他们一家当晚去亲戚家留宿,昨早回家清洗善后,河水退去后,屋内满地黄泥浆,发出恶臭,非常狼籍。

7垃圾车助清理垃圾

灾后到处都是垃圾,威省市政局已特别安排7辆垃圾车协助清理垃圾。

威省市议员方美铼说,市局昨日已安排3辆垃圾车进入爪夷村,也安排另2辆到蒂沙爪夷一带,同时也安排挖泥机协助疏通因灾后杂物阻塞的排水沟。

他说,水患后有多垃圾需处理,灾民可联络社委会、市议员等协助安排来处理。

3农场348头猪淹死

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昨日傍晚到水位最高,财物损失最严重的爪夷村巡视猪农场,3间农场主人统计大约有348头大小猪淹死,总损失超过35万令吉。

1)林松兴农场死18头猪,包括饲料和机器,损失超过5万令吉。

2)方和利农场死90头猪,包括饲料和机器,损失超过10万令吉。

3)林春发农场死240头猪,包括饲料和机器,损失超过20万令吉。

彭文宝:38年来最严重水患

彭文宝说,爪夷村经历38年最严重的水患,州政府已要求各单位配合收集各方面资料,本星期将透过会议决定协助灾民的方案。

他说,槟州元首基金只援助居民,至于猪农、厂家是否获得援助,必须开会讨论。

“爪夷村灾民有70户左右,工厂则15间,其中3家养猪场及多家家具厂面对严重损失。”

对于灾民面对身份证、护照等文件不见或损坏问题,他提醒灾民先去报案,随后获县署村长签署证明,就可享有免费更换。

彭文宝也说,对于死猪,猪农必须先消毒,这方面的工作也将交由兽医部配合处理。

林春发:200死猪埋油棕园

猪农林春发说,其养猪场有超过200头猪只淹死,这些死猪将运载到其油棕园去土埋。

他说,一般上猪农都以土埋方式处理死猪,不过填埋之处必须是自己的土地。要处理这次近200头大小死猪,必须挖上数个大坑洞。

曹观友:大水灾涉及吉槟州

槟州治水委员会主席曹观友说,这次的大水灾涉及了吉打和槟州,由于9日下午吉打乐劳与槟州威南边界同时下起豪雨,是造成此次严重水患的主因。据水利灌溉局的数据显示,当时降雨量达71毫米,豪雨降在上游区,导致河流超量泛滥成灾。

“来自奴里河与双溪堡河的河水均透过爪夷河排入大海,超量河水来到下游的爪夷河时溢出倒灌,同时也造成爪夷河出现多处决堤,导致沿河多区变成水乡。”

他说,威南一带是在当天下午3时左右下起豪雨,不过吉打乐劳当时也下起豪雨,同时也造成水淹数尺高的水患。

他说,吉槟两州的水利灌溉局将在9月26日进行技术会议,探讨出最有效的治水方案。毕竟,山水不分边界,双方不可各自为政,必要拥有配合性的治水方案。

曹观友今午与威省市局主席拿督罗扎里、威南水利灌溉局主任莫哈末法希尔、威省市议员方美铼和王育璇等人到爪夷村巡视后发言。

因为住在水灾黑区,何桂珍平时把家具放在2尺高以上的地方,但这次不能幸免。(图:星洲日报)
孩子的课本被浸湿了,妈妈忙碌为儿子晒课本。(图:星洲日报)
水劫后,灾民把浸坏的东西丢出来,垃圾量惊人。(图:星洲日报)
甘榜西都的居民住家增高3尺,依然进水。(图:星洲日报)
防水措施已做足还是淹,住了30多年的甘榜西都居民感到很无奈。(图:星洲日报)
彭文宝(左一)到爪夷村猪农场巡视,浸过水的猪奄奄一息。(图:星洲日报)
左二起曹观友、罗扎里、爪夷村社委会主席钟瑞平、王育璇等巡视爪夷村后河流。(图:星洲日报)
天空放晴,灾民忙晒浸水的家具(图:星洲日报)
莫哈末法希尔(右起)、罗扎里及曹观友发布水灾主因。(图:星洲日报)
林春发说,这次水灾其农场死超过200只猪,饲料也浸坏。(图:星洲日报)

作者 : limlc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大北马‧2017.09.11 2017-09-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