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10-11 12:23:20  1690364
依法向槟政府申请.义兴后人要接管50号
大北马



(槟城.大山脚10日讯)宗联委申请接管爱情巷50号产业(简称50号)遇阻力,一批以义兴后生兄弟名誉的人士今日现身放话,要依法向州政府申请接管有关风波不断的产业。

这批以拿督张桂城为代言人的义兴后生兄弟,今日在大山脚柔府汽车城一间餐馆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50号主权发表集体声明,指“义兴公司产业主权归义兴”。

询及50号在槟岛爱情巷,他们为何选择在大山脚召开新闻发布会?张桂城说,因为威省一带有比较多义兴兄弟。

在场者有自称义兴后生兄弟领袖者有黄来兴、黄成吉、陈建峰、拿督陈宝财、骆佛来、李敬熹、约50名义兴公司后生兄弟,以及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和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

不以义兴兄弟名义申请

张桂城说,他们上个星期主动找黄伟益及黄泉安求助,因为他们看到近期有关50号主权风波不断,经过上层讨论后决定通过黄伟益及黄泉安安排与州政府接洽。

他说,义兴后生兄弟会依法律程序提出申请,不过肯定不是以义兴兄弟的名义去申请。申请到50号主权后,或可作为会馆或其他用途,这些可以再讨论。

他说,义兴后生兄弟感谢宗联委这些年来接管义福街48号名英祠,不过,义兴后生兄弟还是主人,也尊敬前辈的决定。

寻找文件证明法定地位

针对50号风波已闹了许久,为何义兴公司后生兄弟如今才出面?张桂城说,初时他们选择静观其变,毕竟他们不能轻易曝光,然而事件越闹越大,他们才决定站出来。

他说,如果宗联委无法证明与义兴公司的历史渊源,证明是有关产业合法继承人或实质受益人的身份,义兴后生兄弟便有历史任务,并愿以合法继承人或实质受益人的地位,通过现有法律所赋予权力,根据程序向州政府申请取回义兴公司产业主权。

“我们担心50号主权一旦失守,被逼转让给和义兴公司没有任何历史瓜葛或渊源的民间组织,我们将对不起列祖列宗,以及无法向所有义兴后生兄弟作交代。”

询他们有何文件可证明所谓的法定地位?张桂城说,他们还在寻找有关证明文件,同时也会向州政府了解需要什么文件。

黄家业:希望不会被利用

新闻发布会举行约5分钟后,槟州前进党主席拿督黄家业与数名人士到场,一开始时,他们被拒入会场引起小紧张。不过,后来陈宝财(也是宗联委现任副主席。)指黄家业等也是兄弟,让他们入场。

黄家业在新闻发布会近尾声时获得发言,他说,义兴兄弟重视家和万事兴,以和为贵,并对义兴后生兄弟站出来感到高兴,但他希望他们不会被政客和政棍利用。

他也出示剪报指黄伟益曾发表洪门是私会党,黄伟益反驳说,今天黄伟益不是发言人,如果要针对黄伟益,请到别的场合。

黄家业说,义兴公司是许武安带入槟城和发扬光大的,如果可找到许武安的后人,他们更有历史地位接管50号。

黄泉安盼争议圆满解决

黄泉安希望50号主权的争议可圆满解决。

他说,今天有义兴后生兄弟站出来,证明义兴后人还在槟城,也有正式的代言人,必须受到尊重。官民能继续洽商,把文化传承及把50号管得更好。如有必要,他和黄伟益愿意继续扮演各方的沟通桥梁。

名英祠信理员后人有出席

黄伟益对记者说,名英祠信理员已故朱春玖的后人,今天也有出席新闻发布会,后者过后上前与他打招呼及自我介绍。

以下为义兴后生兄弟集体声明全文:

身为义兴公司真正的传人,我们今天选择顺天行道,讲事实、摆道理,要求槟州政府基于“义兴公司产业主权归义兴”的大原则,把爱情巷50号产业的主权交回给义兴后生兄弟。

义兴公司在1890年被英殖民政府封杀之后,我们的祖辈选择了从此走入地下,义兴公司随后则以各种不同的组织形式存在,把义兴公司的精神传承下去,让先祖的道义精神长留人间。

我们眼见有民间组织或个人,最近极尽所能刻意歪曲事实,甚至公然跟槟州政府大搞对抗,完全无视我们这些义兴后生兄弟的内心感受,觉得有必要挺身而出,同时向华社衮衮诸公交待此事。

50号主权属义兴公司

正所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爱情巷50号产业主权归属义兴公司,绝对是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如果有人硬说“找不到义兴后裔,法律程序没完没了”,我们要在这里告诉对方:我们就是义兴公司的真正传人!

我们绝对能够证明本身就是义兴公司的真正传人,我们尊洪门五祖二房方大洪为我们的先祖,当前在义福街48号“英寿堂”(现称为名英祠)所供奉的就是我们的先祖方大洪。

我们的祖辈当年选择走入地下,乃因为我们尊重国家宪法,并且选择和平及非抗争方式来延续义兴公司的道义精神。

即使今天要取回义兴公司的产业主权,我们也遵循和平及非抗争的手段来提出,绝对不会让槟州政府为难,或是煽动槟州华社跟州政府搞对立。

自从爱情巷50号主权风波闹开之后,我们初时选择静观其变,包括一直观察槟州政府处理这个课题所采取的态度及立场。

槟州政府通过东北县土地局发函,愿意以象征式收费1令吉的代价,将爱情巷50号产业转让予合法继承人或实质受益人,突显了槟州政府的专业及法治态度。

合法继承人身份取回主权

若槟州各姓氏宗祠联络委员会(宗联委)无法证明其跟义兴公司的历史渊源,包括证明其乃这个产业合法继承人或实质受益人之身份,我们这些义兴后生兄弟今天有这份历史任务,并愿以合法继承人或实质受益人之地位,通过现有法律所赋予的管道及既定程序,向槟州政府提出取回义兴公司产业主权之申请。

我们的先辈当年从中国南来在槟城这个地方落脚,通过义兴公司来组织彼此的力量,为槟城早年的社会发展确实投入了不少的心力,包括捐地创建槟城贫民医院(现为槟城中央医院)、创建木蔻山麻疯病院、开辟广汀第一公冢等,这些历史事迹都是不容抹煞的。

我们这些年来亦坚持延续这股精神,今后也要继续为我们所效忠的这个国家鞠躬交瘁,死而后已。义兴的精神就是槟城华社之奋斗精神,义兴的产业就是槟城华社共有之产业,不容任何人来任意掠夺。

时间会证明是非

对我们而言,“义兴公司产业主权归义兴”这个大原则,是我们绝不可能妥协的大原则,也是各界人士必须予以尊重的大原则。

我们担心爱情巷50号主权一旦失守,被逼转让予跟义兴公司没有任何历史瓜葛或渊源的民间组织,我们将无法对得起我们的列祖列宗,以及无法向所有义兴后生兄弟作交代。

因此,若槟州政府需要足够时间来彻查此事,包括厘清我们这些义兴后生兄弟跟义兴公司之间的历史渊源及关系,我们愿意给予一切所需之配合。

总而言之,我们今天所做的这一切,就是要对得起我们的天地良心,也要对得起我们的先祖及历代祖宗,更是要对得起我们的后代子子孙孙。时间必然会证明这一切的是非、黑白及对错!

义兴后生兄弟新闻发布会主要人士与黄伟益(后右一)及黄泉安(后左一)合照;前左起陈建峰、张桂城、陈宝财及骆佛来,后左二起黄来兴、黄成吉及李敬熹。(图:星洲日报)
黄家业(右)一行人进入会场后,站在一旁聆听及等待发言。(图:星洲日报)
一批人坐在会场后方支持代言人张桂城发表集体声明。(图:星洲日报)
张桂城说义兴后生兄弟会依法律程序申请爱情巷50号产业主权。(图:星洲日报)

作者 : limlc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大北马‧2017.10.10 2017-10-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