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11-11 16:44:20  1699678
正念,引导我们走过风雨
护生



“身体生病了,固然要看医生。但是,如果是心理生病了,更需要重视!”

“患上绝症,或已经躺在病床上受苦的病人,除了把自己交给医生治疗外,自己其实也有能力帮助自己减轻痛苦。这是一个很简单丶人人都会的方法,那就是关注於自身,全然的单纯觉知当下的身心。”

有人说,正念源自於佛教。但这里所提的“正念”,并没有宗教色彩。正念,这几年来在全球风行起来,美国就率先成立很多以正念为核心的减压诊所及中心。它虽然不是一种传统医疗,但却是促进身心健康及提高生活素质的重要元素。它开始被纳入西方的医疗体系中,许多专业医学期刊上也出现许多关於正念疗效的研究报告。

当正念的概念,从西方传入东方时,它一样也在东方社会里,掀起正面的效果。

练习正念,培养从容的心

卓翠玲曾在台湾的大医院担任心理师多年,经常与病人打交道。她每天都要聆听病人的痛苦,却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病人。

她在数年前曾被医生怀疑为渐冻人,长期受到很多不知名的病痛折磨,这让她有半年多的时间,一直与自己身体和心理痛苦交战。

她说,曾因身体的问题,看了许多医师都无法确诊,其中一位医师表示她患上疑似渐冻人的症状,她陷入渐冻人会慢慢瘫痪在床上的痛苦记忆中,以及自己甚麽也不能做的恐惧中。

除了身体出现许多大小毛病,她的心理健康也亮起红灯。她不断看医生,很难为自己生理出现的各种状况找到一个医学上的原因。医师开了一些镇定剂之类的药物,只能缓解症状,却没办法让身体的健康恢复。

卓翠玲说,自己身为心理师,身在容易得到最多资源的医院里,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生病时,她一样无法逃过痛苦。生病的生理及心理,就像魔鬼一样折磨她最後的健康。她想要实践可以让自己康复的方法,原来是那麽的难。从这里,她深刻同理到过去她曾经接触的病人。

“接触正念的方法後,我开始明白,除了把自己交给医生之外,自己也能为自己做一些事,比如经常练习正念,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培养从容的心,不要去做一个只知道痛苦的病人。练习正念的方法虽然很简单,但是难在你要信任它,要持之以恒的练习它。”

她说,练习正念,把注意力放在当下,当你注意自己的呼吸,那种感觉是当你把注意放在一个想要达成的目的或别人是不一样的。我们不妨放下心中所想的一切,只是呼吸,回到自己的身体内在,专注并觉察自己的状态。

卓翠玲在正念工作坊中解答学员的疑惑。(图:星洲日报)

聆听身体的声音,扫走负面情绪

卓翠玲在生病期间,从医院开设的正念密集班学会正念的方法。她开始每天做练习,她时时刻刻有意识的训练自己保持正念,每天早上至少做半小时的正念练习。

晚上,卓翠玲做“身体扫描”,她卧躺床上,闭起眼睛,练习“身体扫描”,她一边专注於身体的特定部位,一边感觉透过呼吸将注意力带到那个部位,由注意与觉察左脚开始,渐渐往上移动到小腿丶膝盖丶大腿丶腰部,然後气走向右腿,再从右腿走向腰部丶大肠丶胸部丶肺丶心脏丶喉咙丶嘴巴丶鼻子丶耳朵丶眼睛丶头脑。练习的前3个月,卓翠玲做“身体扫描”常练习到一半,就睡着了,这解决了她在生病期间经常失眠的问题。

配合药物,持续练习正念的“身体扫描”,她的心只关注自己的身体内在。没有负面情绪左右她的思绪,她也不再担忧害怕得睡不着。这麽简单的“身体扫描”,竟然让她克服了失眠问题,这让她对正念的信心更大。

卓翠玲说,身体状态不好时,她会不自主的抖动,练习正念後,她开始只是观察自己的抖动,甚至带着一种很好奇的觉知来感受抖动的感觉丶强度丶时间丶位置丶范围,这时她的身体虽然抖动,但她已经学会如何面对抖动。她只是知道与接纳了抖动,但不会因为抖动而感到害怕丶烦躁丶低落丶忧郁。

她开始觉得抖动其实没那麽令人恐慌,它很平凡,自己能做的就是观察它丶觉知它。3个月以後,抖动的状况减少了六成,半年後抵抗力也变强了。

练习正念,让她找到与自己身体的联系和感情,学会聆听身体的声音。

卓翠玲说,练习正念後,身上很多无名疼痛都获得改善,比如以前很容易感冒丶咳嗽,现在都不在了,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强壮”起来,心也强壮丶平静许多。

她说,过去她是运动员,心理上是完美主义者,经常抱着参赛就要拿奖争光的心态,她把这种完美心态带入自己的家庭及工作上,为自己添加许多压力。练习正念之後,她不再对事事持着完美的心态,她开始接受不完美的一面以及负面的情绪。她依旧努力着,但不再要求完美的结果。她的身体不再紧绷,做事也比较轻松自在了。

卓翠玲指引学员选择一张图片,描述自己对图片的感受和情绪。(图:星洲日报)
藉由图片,练习表达自己的心理世界。(图:星洲日报)

专注呼吸,找回平静

卓翠玲说,她对自己的身体及情绪很敏感,并很容易观察到不一样的状态。

她指出,生病期间,曾一度站在阳台闪过跳楼的意念。自己曾经受过心理师的训练,这个冲动对她来说可能只是维持很短的时间,理智随即把她拉回正常的意识里。不过对於自制力不佳的患者而言,情绪就像一个无底洞,将你往下拉,你就一直陷下去丶陷下去。你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办。

“我如今完全可以体会患者的痛苦。”卓翠玲从自身的经历中,更深刻同理到患者的痛苦。

卓翠玲指出,她大病初愈後,成功走过生命的幽谷,她认为这是上帝给她的一份礼物。自此她开始放慢速度,欣赏及享受生命的风景,以这样的态度来过生活。她逐渐发现生活可以这样美妙,放慢脚步,可以看到很多很美的风景。

“我是工作狂,过去从来没有如此享受及欣赏人生的风景。在我练习正念的过程中,我找到一个使命感,我们都希望拥有健康的身体,这不是说说而已,但是也不需要花太多钱。我们可以把练习正念当作养生之道,是一个促进身心健康的方法,不需花大把的钱,不需要吃很多药物,不用担心有可怕的副作用,我们只需要用很简单的方法,就可以把自己的心和身体连接起来,找到让自己平静的方法。”

“我们处在一个纷乱的世界里,正念帮助我们在大海里捉到一根救命的木桐,带着我们走过及面对生命的苦。”

卓翠玲引导学员静心、静坐。(图:星洲日报)

压力丶疼痛丶疾病,面对它们

卓翠玲在自己的生病过程中,从练习正念中得到疗愈自己的方法。她长期在医院里,也了解到很多病人在生病期间的情绪波动。比如她在癌症病房服务时,引导许多病人练习正念,病人学会直接面对压力丶疼痛丶疾病,然後找到减轻自己身体疼痛的方法,降低焦虑与恐惧。

正如卡巴金在他的书《正念疗愈力》所言,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不论你病得多重丶活得多麽绝望,你身上好的地方总是远比坏的地方多。

她说,她接触临终病人,这些病人被医生诊断病情後,多数会很焦虑,甚至有人感到自责,生起许多负面思维,比如质疑自己做了甚麽坏事,上天要惩罚自己。

她形容一个病人的个案,那位病人很焦虑,每小时要上数次厕所,但是对一个身体虚弱的病人来说,频密起床上厕所是很费神的事情,而病人又没有插上尿管。她带着病人做“身体扫描”20分钟,发现病人会起尿意是情绪的反应,不是身体的需要,於是病人可以控制自己不再频密上厕所。

卓翠玲说,临终病人也需要一个方法,自我放松。曾有病人家人回馈,病人练习正念後,可以很安详自在面对死亡,而家人也能够与病人展开有品质的对话。

“一个病人在练习身体扫描时,会突然大哭。病人这麽难过,这是因为他在想自己很丢人,怎麽会患上癌症,而且自己是一家之主,才四十多岁,到底是做错甚麽坏事,并且生起自杀念头。我们帮助病人练习正念,让他们扫描身体,接触自己的身体,和身体交谈,整个过程是自己跟自己连接,面对自己的情绪,然後接受一切,找回平静的心。”

卓翠玲强调,练习正念是一趟自我成长丶探索丶学习与疗愈之旅,人们为了重新掌握健康与心灵平静而来参加这趟旅程。他们学习如何好好照顾自己,然而正念不能替代医疗,正念可以被视为一个重要的补充辅助。

卓翠玲(台湾)简介

◎英国牛津大学正念中心正念认知(MBCT)种子治疗师
◎大学谘商与应用心理系讲师
◎台湾注册心理师
◎企业及医疗单位正念教师
◎曾任医院精神科及癌症病房心理师

相关新闻:

【正念 ‧ 找回生命的当下】

作者 : niki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报道/摄影:何春萍·2017.11.09 2017-11-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