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11-17 13:15:40  1702132
万绮珊·暖暖离开大马的那一天
言路

周二那天,我全天守着首只在大马出生的大熊猫幼崽“暖暖”,为读者全面记录她离开马来西亚的一刻。

那一天很不容易。

大约早上9时,大批媒体已经聚集在国家动物园大熊猫保育中心,所有人,架好摄影机、准备好脸书直播,只等暖暖出现的一刻。

我们等了很久,原本这没什么,没想到天开始下雨,而且越下越大。没伞的记者们挤到有盖的地方,有伞的记者打着伞,护着自己,更要护着摄影机。

而我,幸好带了伞,但一手撑伞,一手拿着手机,准备随时按直播键,还要弄好麦克风,非常考验我双手的功夫。

我当时在想,“天啊,你要为暖暖的离开哭泣,也别选这个时候啊。”

我们等到约莫10时许,装着暖暖的转运笼终于出现了。不过转运笼竟然是封闭的!

翘首以盼的记者们只能从一个个小圆孔里看到暖暖黑白的毛发,直到转运笼进了卡车,饲养员把竹叶塞进转运笼,暖暖伸手出来接过竹叶时,我们才稍微窥见她…………的爪子。这一幕非常难得,摄影们赶紧驱前猛拍,而我在直播的镜头后,不禁小声地“啊”了一声,“观众朋友们,你们看到暖暖的‘小手’了吗?”

载有暖暖的卡车缓缓离开国家动物园后,有的记者安排同事在吉隆坡国际机场的马航货运接应,,暖暖就是在那里上机,而部份记者,包括我,则打算立刻飞车到现场。当时已是倾盆大雨,动物园的员工告诉记者们,雨势太大,电车没有运作,我们只能自己走出去。我和摄影记者望天兴叹,两个人无奈挤在一把伞下,慢慢地走,经过骆驼、长颈鹿、鸵鸟、犀牛、老虎、狮子、鹿、各种鸟类、鹳、马来貘、蝴蝶的展览馆后,我们才终于走到动物园的大门。大家可能在想,“哇,雨中漫步好浪漫,要不趁机拍张照”,但那时,我们全身衣服鞋袜已被雨水溅湿,非常狼狈,心里一直想着,不知来得及在下午1时前赶到马航货运,如果感冒了,接下来的采访工作怎么办。

我和摄影记者随即各自从淡江飞车到雪邦,一个小时半后,才抵达马航货运。那时,大批记者聚集在第3控制岗,还没进去,当我也来到第3控制岗的大门,保安员却告知我和摄影记者,本报没有报到名,不能进去。我们眼睁睁看着所有记者顺顺利利地进去采访,剩下我和摄影记者,以及一个马来媒体记者和外媒。我们看着彼此,不知怎么办,进不能,回交不了差。我立刻联系主任,讨论了一下后,就致电天然资源及环境部的官员,经她接洽,我联络上当时在马航货运里负责联系媒体的人员,经她安排,我们才被放行。

从第3控制岗到动物酒店,我们一行人折腾了超过一个小时。所幸抵达动物酒店时,暖暖还在动物控制区安然休息。与我相识数年的大熊猫保育中心主任末纳因告诉我,暖暖很有压力,他也很有压力。他会随同暖暖飞去成都,飞机降落后,直接驱车前往都江堰熊猫基地,我想他接下来这几天应该非常辛苦。

我在动物控制区看到暖暖离开马来西亚前的最后一面。那时她在睡觉,兽医说,暖暖从早上开始就闹情绪,叫她碰她都不回应,让他很担心,幸好抵达动物酒店的30分钟后,她的心情终于安定下来,开始进食。我想,这是很正常的,虽然经过训练,但要从早上10时呆在笼子里直到隔天凌晨2时,她一定会不适应,她能不大吵大闹,已经很乖了。

大约下午4时30分,装着暖暖的转运笼终于被送进货机内。其他记者在看到转运笼进入货机后就离开了,只有我还在那里,等多1个小时,见证货机起飞。这一来是为了做脸书直播,二来,作为一个熊猫记者,我觉得亲自送她还是较好的。

我在整个为暖暖送行的过程中没有什么感觉,一心只想完成采访。不过当工作结束,回顾一天所发生的事,再想到暖暖从出生时像只长有细细白毛的粉红色老鼠,长成现在90公斤重的大熊猫,心里还是有一点点感触。

暖暖回去了,我也因为多年采访大熊猫新闻而成为成熟的记者。采访大熊猫的新闻,可说是全方位的采访训练,从建立人脉、学习新知识、出国采访、与同行竞争到解决紧急情况,暖暖长大了,我也长大了。

作者 : chong0723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今绮言曰·作者:万绮珊·《星洲日报》记者·2017.11.17 2017-11-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