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12-21 12:55:53  1712494
黄大志·宗教极端主义的前世今生
学者观点

伊斯兰和基督教创立时间相隔约600年。两个宗教相似之处甚多,都尊崇犹太教《旧约》经典中的好些精髓思维,将它吸纳入各自宗教的教义。它们也同属独神教,禁止膜拜偶像。既是单神教,就注定这两大文明的排他与互不相容性。创立伊斯兰的先知穆罕默德是阿拉伯人,而建立基督教的耶稣为犹太人,同属闪族,祖居地处于中东风沙频繁的干旱地区,民族性格和生存意志力顽强。

尽管有很多相同点,伊斯兰和基督教却同属扩张性宗教,一千多年来为扩大影响力,相互争夺生存空间,以“圣战”口号,把对方视为异教徒,并打着捍卫宗教的旗号,打击对方。圣战一词源自穆罕默德公元632年去世后的200多年里,伊斯兰军队通过军事征伐,扩充宗教人口的“神圣”

手段,版图包括西班牙、北非、意大利南部和中东许多地区。圣战也是基督教十字军东征的史迹,十字军东征发生在中世纪1096年-1291年,前后经历约200年的宗教战争。圣战最初的目的是欧洲基督徒为夺回圣城耶路撒冷而出兵,之后就演变成侵略、消灭异教徒的战争。基督教与伊斯兰从此结下仇恨的根源。

宗教文明与政治经济文明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欧洲中世纪历时1000年的“黑暗时代”结束于土耳其人的奥特曼帝国占领东罗马首都君士丹丁堡的1453年。从此西方基督文明回归意大利为中心,随后通过16、17世纪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以及18世纪的启蒙时期对自然科学的发掘和创新,西欧社会逐渐进入高水平的工业文明,远远地超越了伊斯兰和东方古国文明。从19世纪开始,欧洲基督教文明建立了以资本主义、殖民地和商业扩充为主导的世界秩序。

反观中古时期曾经领先基督教欧洲的伊斯兰世界,近200年来尽受科技较先进的西方基督教世界的摧残及对其能源重地的剥夺。二战后,西方以美国为首的基督教国家把自己当成上帝的代言人和十字军骑士,给自己赋予一个新的文化使命。更重要的是,西方不但对物质资源有强烈需求,还支持以色列继续占用他们也认为是自己的“圣地”(耶路撒冷),同时还强力推行自己价值观,企图以基督文明作为主导世界文明的力量。

另一方面,近30年来,经济全球化和世俗化对中东传统伊斯兰社会造成了巨大冲击。“文化全球化”引发的世俗力量,与传统宗教力量产生重大冲突,中东伊斯兰国家的传统社会与文化不是进入重建以适应新时代的需求,就是在信仰方面出现思想裂痕。所谓世俗化,就是由外部世界包括西方国家、土耳其、印度等地引进的新科技、传入的媒体内容,对中东伊斯兰传统社会的影响。在全球化的冲击下,伊斯兰国家无法抗拒英语、美国商业和大众传媒塑造的全球市场经济和价值观影响,使其传统“宗教”功能逐渐下降。

在此情况下,从原教旨主义追随者中,出现少数宗教极端主义者认为要挽救这种趋势,非得用非常手段不足于扶持“即将坍塌的大厦”。宗教极端思想、极端势力因而应运而生。

近千年累积下来的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渊源呈现的局面是,伊斯兰文明处于弱势而基督文明处于强势,双方实力相差悬殊,伊斯兰无力与基督文明展开正面冲突,从而激发了具有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想的狂热分子,因无力正面斗争,就采取暗杀和进行恐怖袭击的手段。时至今日,恐怖袭击已被极端宗教主义者看作反抗的唯一手段,这也是一般弱者较常使用的手法。同时,伊斯兰教义也被极端宗教主义者蓄意扭曲散布,成为恐怖主义滋生发展的理论基础。“圣战”这词也古为今用,为恐怖主义者借用为攻击异教徒的宗教精神武器。

作者 : chong0723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学者观点·作者:黄大志·南方大学学院人文与社会科学院院长·2017.12.21 2017-12-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