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04-18 20:17:49  1747406
TIYO ‧ 尊严
星云



那个总是频频在餐厅落地窗外观望进来,衣衫破旧的老伯终于在这天推门而入。

他走进来的时候,看似有些不自在,但还是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在座的几个客人好奇地注视他的方向,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皱了眉头。我们这几个侍应生互相对视几秒。

既然是客人,自当去招呼的。

于是我走上前。

他看见我,对我问了几句话,边指着前方客人桌上的菜。他嘴里发出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但我大约猜得出他是在问着“那是什么”。

“是咖哩鸡排饭,伯伯要点这道吗?”

他望着我,又再说了些什么,但我都听不懂,一连几次重复“什么?”此时一起打工的朋友走了过来。老伯见到他,再次重复相同的话语,朋友听得明白,噢一声,然后答道:这里只有卖面和饭,那盘饭是12令吉。”

这下,我站在一旁,看他们俩对话。老伯说着,伸出4根手指,我听清的词语只是,“有吗,有吗?”

朋友摇摇头。“没有诶,这里没有卖4令吉的面。”

老伯摆手,嘴里嚷嚷了几句,然后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在门口处消失,我再次和朋友对望,然后耸耸肩,把这一遭当作是个小意外。

没想到的是,老伯在第二天早上再次推开了门。

这一次,他径直大方地走到一个位子坐下。此刻前厅只有我一人,我整理了忐忑的心,然后上前去把菜单递给他。

还好这一次我倒是能听明白老伯在说什么了。

他看也不看菜单,张口就问我,“我要面,有什么面?”

我深呼一口气,把菜单上几道不同种类的面一一介绍给他听。他听完之后只是皱了眉头,然后双手手指比了8。“8块的,我要8块的。”

此刻我的内心有些不忍,但还是摇摇头,说,“不好意思诶伯伯,没有8块的面。”

他笑了,但那个笑容没有丝毫欢乐,比较像是嘲讽。

“那有咖啡吗?我要咖啡。”我一乐,咖啡他能够负担的。然后翻开菜单,指给他看,边答道,“有哦,我们有卖,一杯3块。”

用心对待每个人

“那就给我一杯咖啡!”老伯说着,从口袋拿出一个塑料袋,抽出了3张一令吉,丢在桌子上。

带着一丝无奈,我走回柜台处,输入点单。

10分钟后,老伯喝着咖啡,一边看着落地窗外繁忙的马路发呆。偶尔我抬起头,竟会看见他口中嚷嚷有词,像是在和谁说着话,然后又是那个没有一丝欢乐的笑容。

听老板说,老伯流浪很多年了,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这老街区里游荡,也会对着空气说话傻笑。

这样一个人,是不是也有什么故事?我有点好奇,却没有促使我去打探,甚至还有些害怕他。

意料之外的,老伯在不久后抬手招呼了我过去。

“我要一碗面。”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对他说道,“伯伯,我们这里只有卖12块钱和10块钱的面,没有8块的。”

老伯却在听到之后双眼突然亮了起来,“啊,那给我10块钱的面!”说着,把一张攥在手里许久的10令吉丢在我手边。

再次在内心叹气。我问他要什么口味的,然后拿起他的钱。

热腾腾的面再次捧到老伯的桌子上,我注意到他的咖啡已经见底,于是倒了杯温水给他。

老伯没有看我,只是把面一口又一口往嘴里送。

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对面街角的咖啡店坐满了人,老街区依旧是热闹的。而老伯独自一人的影子在墙上被拉得很长。

不久之后,老伯离开了,桌子上的温水,没有被动过。收拾完桌面,我望向落地窗外,万千思绪涌上心头。我想老伯再也不会回来这里吃面了。

尊严感是难以观测的,总是站在各自角度看尊严的话,怎样都无法真正满足他人所需的尊重。有时候,同情心所衍生出的举动在他人眼里竟是一种打击;给予特别待遇也会变成对他人不尊重。

我琢磨不清楚如何用完全正确的方式去维护别人的尊严,但也许能做到的只有坚守自己的底线帮助他人的同时,也给予尊重吧。

不以高人一等的姿态,不以自以为是的援手,只是斟酌他人的需求而去好好用心对待每个人。

作者 : kychia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 ‧ 文:TIYO(峇株巴辖) ‧ 2018.04.17 2018-04-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