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05-21 15:35:07  1757744
监督政府一步一脚印.郑雨周再播下“环保种籽”
大北马



(槟城18日讯)过去的509大选,希望联盟取代国阵执政联邦,终于实现我国独立以来的首次政党轮替,也实现对两线制的期许。国阵败北后未能重振旗鼓,成员党间一片低靡,能否扮演制衡或监督的角色也有待观察。这时,是不是第三势力抬头的良机?

“第三势力”这一词在槟城并不陌生。槟城早在10年前迎来变天,希盟在朝,国阵在野,开启两线制之路。而本届大选被视为希盟及国阵决战之际,槟城冒起小多个小党派员参选,以第三势力的姿态寄望脱颖而出。

然而,509当日票箱打开时,希盟大获全胜,横扫37个州议席(总数40席),占议席总数的92.5%。在槟参选的小党即社会主义党、国民团结党、槟州前进党、爱国党和人民党,皆全军覆没,来自小党的候选人无一取回参选按柜金。“第三势力”的口号淹没在改朝换代的浪潮里。

可喜的是,换政府的浪潮或多或少推动了我国政治变革之路。在希盟身负多数民意委托,而国阵备受遗弃的格局下,孓然一身的小党反而可从现有的缝隙中挤出,立身为真正的第三股势力,持续扮演制衡及监督角色,无需向两大阵营靠拢也可找出一条出路。

不过,在两大阵营主导政局的情况下,这条路不容易走。

从木屋起跑扩大第三势力

在日落洞区一条名叫特鲁山路(Jalan Trusan)的小巷里有一间破旧的木屋,屋外挂着豆大的拳头标志红旗。

这地方是郑雨周想在槟城扩大第三势力的起跑点。

郑雨周是槟城闻名的环保议员。他过去10年曾是槟州执政党(行动党)的一份子,以行动党的旗帜担任丹绒武雅区州议员,但身为执政党议员却持续对自家政党发出反对的声音,最终因理念分歧退党,也在今次大选中以社会主义党旗帜上阵双溪槟榔州席,主打第三势力的重要性。

对今届惨败不感意外

结果,环保议员和执政党里的反对党之称,加上第三势力口号,也只让他获得223张选票,支持率近1%,这成绩只可以“惨败”来形容。

郑雨周接受《大北马》社区报记者访问时说,他对这惨败一点都不感到意外。纵然已挫败,但他正式加入社会主义党,并租下特鲁山路的木屋充作社会主义党日落洞社区服务中心,准备一步一步开始耕耘,播下“第三势力”的种籽,希望这种籽终有一日茁壮成长。

“我知道这路很难走,但只要努力及正确地耕耘着,总有一天可以做到。”

今时走回旧时路

郑雨周在2000年加入行动党时,是行动党于1999年大选中在槟城惨败至只剩一个州席后,一度陷入低迷的那段时期。

但如今,行动党跃升为槟州及联邦政府执政党,迎来辉煌时期,郑雨周没有沾旧属政党的光,反而以一无所有的姿态进入社会主义党,重新走上成为槟州反对党的路。

情况类似但不相同

他说,当年加入行动党与如今加入社会主义党的情况类似,但不相同。

他说,他在2000年加入行动党时,该党在槟城的支部虽然还不多,但已成立30多年并拥有一定的根基,所以纵然1999年大选成绩不佳,也有一定的人士捐款或支持。

“相对来说,我如今身在社会主义党,没有任何资源可言。”

这困境也让郑雨周提出成立“第三势力基金会”的概念,为第三势力筹募基金,但此想法有待进一步落实及拟定细节。

资讯传播快助长第三势力

大选后,许多人民仍陷入改朝换代的狂热中,有者自动为新上任的希盟联邦政府背书,对希盟政府做法提出异议的人士反遭一般人民群起批评。此现象会否阻碍第三势力的崛起?

郑雨周说,改朝换代的热潮未退,上述现象不稀奇,但他认为,在科技时代快速传达资讯的优势下,许多想国家变得更好的人士或知识分子,会助长第三势力的力量。

“当然,该些仍沉溺在变天欢愉中的人士,我希望他们快点走出来,一起监督新政府。”

人民力量才是关键

他强调,第14届大选成绩证明了,人民的力量才是关键,政党只是达致目标的工具,而随着改朝换代的目标已达到,如今要进入另一阶段:以第三把声音制衡当权者。

他认同,大选后可见人民也踊跃发声,即便人民本身也可扮演“第三把声音”的角色。但他认为,普罗大众毕竟不是全职参政,在以个体身份提出看法一段时间后,若从心存不满至出现“给你更多方便吧”的想法,监督角色便失效。

所以他要坚持要通过社会主义党的平台扮演角色,让第三把声音持续响起,无论是来自国阵或希盟,只要是好的政策就支持,不好的政策就要批评。

盼打破多数议席优势

就郑雨周本身而言,他希望在槟城带动第三势力的力量,打破任何阵线以获得超过三分之二议席执政的格局,免出现强势政府。

他说,为了实现政党轮替,社会主义党在第14届大选前支持希盟,但如今希盟已执政,该党不想与国阵结盟,所以最好的做法是成为两大政治阵线以外的第三股势力。

促小党合作较难做到

无论如何,对于槟州出现多个小党,小党间能否凝聚力量共同发出第三把声音制衡槟州政府,郑雨周则认为,单靠他个人的力量无法做到这一点。

“若要促成党与党之间的合作,需通过政党的平台去谈论合作模式,比较难做到。或许我们在草根耕耘的人,比如我在日落洞社区,可以和其他小党的地方领袖针对地方性课题合作,这样比较容易。”

郑雨周在社会主义党日落洞社区服务中心内接受访问。(图:星洲日报)
双溪槟榔州席在甫落幕的大选中迎来六角战,郑雨周(右一)为其中一名候选人。他于4月28日成功提名后与5名对手合影。(图:星洲日报)
设在日落洞特鲁山路的社会主义党日落洞社区服务中心,是郑雨周期许在槟扩大第三势力的起跑点。(图:星洲日报)

作者 : limlc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大北马‧2018.05.20 2018-05-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