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07-19 15:26:27  1772409
入遗十年系列(十二):申遗前过程中入遗后…….非政府组织大功臣
大北马



(槟城8日讯)乔治市和马六甲登录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城,但2个地方在申请和维护文化遗产中却不同,乔治市是“下而上”,由民间力量带动政府,马六甲则是“上而下”。

槟城向来有许多民间组织或个人在推动环境保护和古迹保存等课题的工作,而乔治市申遗前、过程中及入遗后,非政府组织所扮演的角色和贡献大,是一股不可忽略的民间力量。

陈耀威:9组织不同阶段执行行动

陈耀威说,至少有9个非政府组织在这方面扮演了积极角色,他们在不同阶段执行应有的行动。

陈耀威专业是古迹建筑修复,他当年也是非政府组织南洋民间文化、北马建筑师公会古迹常务委员会、槟城爱护古迹小组和乔治市文化遗产行动小组的成员。

他说,非政府组织推动和参与申遗,并长期督导政府,入遗后甚至主动扮演世遗办公室的角色,协助成立乔治市世遗机构。

他说,申遗前和申遗过程以PHT与南洋民间文化出力最大,甫入遗前2年,CHAT、PHT、ARTS-ED及PHAG扮演甚积极的角色,而近3年GTHA尤为活跃。

(1)槟城古迹信托会(Penang Heritage Trust,PHT)

槟城古迹信托会成立于1986年,由一群英文教育源流的建筑师、工程师及医生等精英阶层的古迹爱好者发起,于90年代逐渐接纳更多中文教育源流的执委,推动许多古迹教育活动,在乔治市申遗中扮演推手角色。

(2)南洋民间文化(Nanyang Folk Culture,NYFC)

南洋民间文化于1996年由3位留台毕业生发起,再聚合一群来自不同艺文与专业领域的人士,发掘和推广槟城的文化资产保存,推动近百场活动,涵盖领域有古迹保护、地方历史、民俗文化、绘画和摄影等,成员亦参与申遗筹备工作。

(3)北马建筑师公会古迹常务委员会(PAM Standing Committee on Heritage Conservation)

PAM SCC由林苍吉建筑师倡组,成员包括本地建筑师和台湾毕业的建筑设计师。活跃时期只有约2年,在申遗前多次考察槟州的古迹,并向政府提出古迹登记名册。

(4)槟城艺术教育组织(Penang Arts&Culture Education,Arts-ED)

槟城艺术教育组织由马来亚理科大学表演艺术讲师于2000年创立,倡导以艺术教育方式推广文化遗产的保存,在世遗地或世遗地外主办多项学童工作营和表演,也积极参与监督政府在古迹保护的工作。

(5)自救会(Save Ourselves,SOS)

2000年政府废除屋租统制法令,乔治市上千老屋租户被迫迁,黄文强领导的SOS成立,代表这些租户争取居住权,也关住老屋被改造或空置毁坏的问题。

(6)槟城爱护古迹小组(Penang Heritage Alert Group,PHAG)

槟城爱护古迹小组是在乔治市入遗后成立的非正式组织,主要是监督政府古迹保存的工作,这小组由媒体工作者推动。

(7)乔治市文化遗产行动小组(Cultural Heritage Action Team,George Town,CHAT)

CHAT是由一群专业人士和非政府组织组成的行动联盟,成员包括PHT、南洋民间文化、槟城爱护古迹小组和Arts-ED。2008年入遗,同年槟州政权易手,世遗的文保遗产保存工作一片混乱,古迹被破坏的情况加剧。CHAT协助政府推行文化遗产管理和民众教育,直到州政府成立乔治市世遗机构。

(8)槟城市民醒念团(Penang Citizens Awareness Chant Group)

槟城市民醒念团起初由资深建筑师召集环境保护、文化遗产保存者及受建设开发影响的居民所组成,成立于2015年,针对环境发展和古迹保存,向政府提出建议或抗争。

(9)乔治市遗产行动(George Town Heritage Action,GTHA)

2015成立的文化遗产保护团体,此开放的行动组织发起人是纽西兰籍的古迹爱好者和本地导游。GTHA以脸书为媒介,积极的督促政府和世遗机构保护古迹的不足。

民间自发性保存古迹

陈耀威说,在乔治市入遗前,不少古迹保存工作已在非政府组织推动下进行。

比如张弼士故居(1995年)、AR&T办公室(2000年)、大街83号清和社(2001年)、打铜街120号(2001年)、吉辇街八间屋(2002年)、本头公巷38号Edelweiss(2003年)、大街81号清和轩(2004年)及PHT会所(2006年)等。

民间公共建筑的自发修复例子有:亚齐清真寺(1999年)、龙山堂邱公司(2001年)、谢氏世德堂福侯公公司(2003年)和槟榔屿潮州会馆韩江家庙(2005年)。

张弼士故居和韩江家庙的修复皆获得联合国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奖。

被破坏老屋远超保存

陈耀威说,上述案例皆被载入申遗文件,以示乔治市市民有意愿保护和修复古迹。

“但实际上,乔治市老屋的破坏、改建甚至拆除的数量远远超过被正确方式保存的。”

根据陈耀威的统计,2006和2007,被破坏的老屋分别是103和43栋,入遗那一年竟有53栋。

他说,非政府组织往往变成救火队,为抢救老屋疲于奔命。

CHAT助成立乔治市世遗机构

2008年槟州政权易手后,乔治市联同马六甲于同年7月7日申遗成功,刚执政的新州政府迟迟未施行文化遗产管理计划,包括设立世遗办室处。

陈耀威说,甫入遗引起老屋业主担心发展或整修被冻结,许多老屋迅速被拆毁或赶工改建,加速了古迹的破坏。

另外,2008年9月,槟城爱护古迹小组和PHT分别通过媒体促请政府检讨批准世遗区内的数项高度违例的工程计划,因为它将影响世遗的地位。

入遗才5个月,2008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中心对4项高楼发展计划提出警告,之后与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联合任务组来到槟城了解情况。

“眼看入遗后文化遗产保存一片混乱,槟城的古迹保存工作者和非政府组织集合在一起组成文化遗产行动小组(CHAT),制作文资保存教材,宣导文资保存,也尝试协助老屋主和老行业,尽可能让他们被保留在老城区内。”

他说,CHAT也主动召集市政府建筑部门,为建筑监管单位授课,教导文化遗产保护知识,甚至设计监查执法的作业系统。

CHAT也根据《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公约》执行行动纲领,为乔治市世遗制定世遗机构的运作体系,终于在入遗2年后协助州政府催生世遗机构。

“实际上,CHAT在乔治市世遗机构成立前扮演了世遗办公室的角色。”

陈耀威说,至少有9个非政府组织扮演了积极角色,在不同阶段执行应有的行动。(图:星洲日报)
民间自发修复建筑的例子。(图:星洲日报)
2000年政府废除屋租统制法令,SOS代表老屋租户争取居住权。(图:星洲日报)
2008年入遗,同年槟州政权易手,世遗的文保遗产保存工作一片混乱,古迹被破坏的情况加剧,CHAT协助政府推行文化遗产管理和民众教育,直到州政府成立乔治市世遗机构。(图:星洲日报)
槟城艺术教育组织倡导以艺术教育方式推广文化遗产的保存,在世遗地或世遗地外主办多项学童工作营和表演。(图:星洲日报)
槟城古迹信托会推动许多古迹教育活动,在乔治市申遗中扮演推手角色。(图:星洲日报)

作者 : limlc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大北马‧2018.07.08 2018-07-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