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08-28 11:03:19  1788273
麻醉医生杀妻女案.知父与补习老师有染.长女:感觉被背叛
全国



(香港27日讯)中大医学院副教授、知名麻醉科医生许金山涉师生恋婚外情谋杀妻女案今日续审,许金山的长女许美玲首次出庭作供,坐在犯人栏内的许金山,甫见女儿即展露微笑。

许美玲表示,父亲的情妇2004年起任她和胞妹中文补习老师,她怀疑父亲与补习老师有染,起初感到被背叛,但后来见父母相处不多,亦明白父亲要找人陪伴。

当时她担任父母间的沟通桥梁,母亲约于2013年发现父亲出轨,感到伤心及愤怒。

约一年后,母亲开始接受事实,变得较开心及平和。长女亦指,一家人在2013至2014年间,曾到马来西亚及澳洲游玩,回港后大家都变得轻松。

涉案被告许金山涉于2015年5月22日,以注入一氧化碳的瑜伽球毒杀其妻子黄秀芬及次女许俪玲,他早前否认两项谋杀罪受审。

2人无所不谈
与妹关系密切

许美玲谈及家中各人关系,指她与已故的胞妹关系亲密,两人有如灵魂伴侣,无所不谈;许美玲形容比她年幼两年半的妹妹是一个稍为冲动、诚实、勇敢的人,同时又很会关怀别人。

许美玲正在马来西亚的大学修读医科,将来亦会成为医生。2015年2月她开始在马来西亚升学,直至案发后回港处理家事。

至于父亲许金山,许美玲则形容他是一个学业主导的人、是一名典型学者,而母亲则较为宽松。

辩方今呈上一封2015年1月7日由许美玲向父亲许金山发送的电邮,许美玲解释她当时向父亲发送此电邮是因为她感到非常无助,每次她向父亲求助时均得不到正视,她不希望再听到父亲指她未够努力及未尽力尝试。

许美玲供称她在信中亦提及妹妹许俪玲面对的问题,她明白妹妹亦对达到父亲期望一事感到非常沮丧,她担心妹妹升上大学后,需要独自面对她曾经经历的痛苦,她担心“最黑暗的事情”(the darkest thing)会发生。

父不鼓励服抑郁药物

许美玲又指她当时需依靠抗抑郁药物控制病情,但父亲一直不鼓励她服药,因为父亲根本不认为她有问题,而且总是没有正视她的问题。辩方指被告其后以电邮回覆她,她表示感到父亲尝试理解她的感受,并尝试谈及自己小时候的经历以表理解,又建议她可以从书本中寻求协助。

许美玲表示,由于其家位于郊区,经常会出现蛇虫鼠蚁。俪玲对此感到害怕,家中有不同捕鼠器或捕捉的设备。

父亲哭说母妹已死
“以为是整蛊电话”

许美玲表示,母亲及妹妹出事当天,她身在马来西亚,跟朋友吃饭时发现错过父亲的来电,她回拨后居然听到父亲在哭,说母亲及妹妹已死。

她认不出父亲在哭的声音,还以为是整蛊电话,直至有人拿过电话向她解释,再传来照片,她才相信。

她即时起程回港,翌日早上抵港后立即返家。她见到父亲一直在哭,情绪激动,在她心中父亲一直是强人,自出娘胎未见过这样子的父亲。

她跟弟妹都十分担心,不让父亲独处,当晚大家就睡在同一房间。

许金山听着女儿作供,时而会心微笑,时而伤心流泪。因为要出庭作供而未能在庭旁听的美玲,作供后要求留在庭内支持父亲。

作者 : bslim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2018.08.27 2018-08-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