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0-10 09:55:19  1801555
刘惟诚 ·贫富差距就在族群内
纯粹诚见

说句实在话,首相敦马是一个挨过苦的领袖。敦马的原生家庭的财务状况不佳,在进入政坛之前,生活虽然过得去,但大部份时间也很清苦。在乡区行医的经验和生活的历练,让他亲眼目睹、感受贫穷的可怕,我甚至可以说,他是国内极为少数,亲身经历过穷苦、感受过乡区马来人三餐不继的国家领袖。这些难得的经历,塑造了他想消除贫富差距的从政理念,也设定了他想帮助贫穷马来族群的扶贫目标,更激发他在1970年写了一本极具争议的《马来人的困境》。

我说这些,并不是在奉承敦马,而是在于简单地突出这位思想先进的回锅首相,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有了扶助土著(特别是马来人)的保守想法。有了这概念,我们就不会对敦马上周在伦敦接受英国广播电台访问时,坚持要继续扶助马来族群的想法而感到讶异。当然,有者会觉得这是大马的政治现实,而敦马就是在向现实低头,他需要扶持这个国内最大的族群,来换得希盟政权的稳定。但我觉得,这并不尽然,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从政主张,既是利益,也是使命。

敦马从政数十载,从未推翻和质疑过自己在48年前所书写的铿锵文字,无论是首次还是第二次任相,他也未曾遮掩过自己的马来保护主义的主张和倾向,所以敦马说种族贫富悬殊,马来人需续获重点扶助,已是在预料之内。唯一在意料之外的,是他这次选择在国外重申这个观点。当然,我无意剖析这套观点,也不想猜测,其在国外发布这种令国内其他种族极为不悦的观点的用意,因为我对敦马在专访中所提及的“贫富差距”是更有兴趣的。

贫富差距是什么?就字义上来说,是富人和穷人的财务差距。差距越大,就意味着社会经济结构失衡的情况越严重。在贫富悬殊的社会中,富人有资本创业、投资,能够钱生钱,受通货膨胀的影响较小;而穷人没有资产,还得花很多时间去赚钱,付出的时间和收入不能成正比,受通货膨胀的影响极大。这种情况,形成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的悬殊社会,而两个群体的收入差距和鸿沟,更会随着通货膨胀变得越来越大,令社会最终出现严重的失衡,引发仇富、失序等社会问题。

我国,是存在贫富差距的,因为这本来是资本国家的缺陷。但生活成本的逐步高涨,以及持续高企的家债,让民众的可支配收入日趋减少,加之大马目前所面对的中等收入陷阱,国人的收入增幅小、来源少,而拥有资本的富人,收入增幅大、来源多,双方收入的差距渐行渐远。对敦马而言,这种现象是出现在土著和其他种族之间的,然而,对我而言,目前国内最严重的贫富差距,反而是出现土著社群内,即是土著精英和一般民众之间所存在收入不均的问题。

我见识过土著精英奢华的享受,当然,我更经常看到一般土著在生活上所面对的拮据。在过去,政府的土著扶助政策,主力在教、理、工、商四界,模式不外是固打、优惠两套方法,但老实说,这些领域和模式,确实为身处上流社会的土著精英带来更大的机遇,不过那些资本少、没人脉的小型土著企业以及教育水平较低的乡区土著,却反而和其他种族一样成了扶助政策的绝缘体。他们,别说是出国留学,就连政府工程、高职,甚至是拨款,都不够少数的土著精英抢。

土著内有45%属低收入群(B40),是多数,而高收入群(T20)只有16%,两者差距竟高达64%,显然,相比其他种族,土著族群内“精英越富、平民越贫”的贫富差距其实更大。因此,敦马要认识到的是,扶助土著不是不行,但需要有更能迎合新时代、多元国情的全新模式,断不能走回头路;若过去的政策有效,为何大马努力了40多年,挤入中等收入群(M40)的土著至今仅有39%?过去的政策只能让极少数土著富有,而一个称职的政府,不该只懂得让少部份人富有。

作者 : yslee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纯粹诚见·作者:刘惟诚·私立大学讲师·2018.10.10 2018-10-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