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0-19 09:46:43  1804449
贸易战恶化.美国持续升息.新兴货币陷危机边缘
财经



(吉隆坡18日讯)大马投行表示,当前诸多新兴市场货币已陷入“危机”边缘,不只是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里拉,就连印尼盾和中国人民币也持续面对下行压力,这归咎于中国与美国贸易战越演越烈、联储局持续升息带来的影响。

印尼盾人民币下行压力持续

“更让人惧怕的是,新兴货币问题也可视为债务危机,主要是当前亚洲和其他新兴市场债台高筑,一旦本币汇价持续下滑,将使得履行美元债务压力日益沉重。”

该行补充,企业债市情况也叫人忧虑,新兴与发展中经济体现有债务水平已从2008年的4.5兆美元,飙升至2017年杪的8.3兆美元,负债比显著超越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时期,反映出全球领先中行为应对金融危机祭出庞大量化宽松措施带来的后遗症。

美国升息
资金撤离新兴市场

“随着联储局开始升息,未来利率可能进一步攀升,势必有更多资金将从新兴市场撤离,整个情况已经彻底扭转。”

目前,中国总企业贷款占G D P约165%,远比韩国、大马和印度的82%、51%和38%来得高,但大马投行认为,中国除债务占GDP比重值得关注外,其他亚洲国家的问题更值得关切。

“中国美元债占G D P比重仅为6.3%,远比土耳其(23%)、墨西哥(22.5%)、阿根廷(18.1%)、韩国(15.1%)、大马(11.7%)、南非(10.8%)、泰国(9.5%)、印尼(9.1%)和印度(7.7%)来得低。”

因此,大马投行认为,当前的债务水平风险甚高,主要是企业营收减少将影响偿债能力,同时若外币比重显著,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带来重大伤害,其中以全球投资者从新兴市场撤资风险最大。

“一旦股价下跌,企业透过股市筹资的大门将被关上,让企业更难偿还现有债务,进而导致债务危机的爆发,而这一切很可能最早在2019年登场。”

贸易争端 政治危机
影响全球经济动能

此外,中美贸易战、地缘政治危机都可能影响全球经济动能,并透过银行业将骨牌效益扩散至发达经济体。

有鉴于此,大马投行认为,当前是审视全球流动性与股票和债市的承载能力的时机,特别是新兴市场是否有能力在不会造成国家,乃至全球出现系统性崩溃的情况下应对大量外资流入和撤离。

“不过,亚洲和其他新兴市场已吸取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经验,不仅透过筑起外汇储备,同时透过政府之间的换汇协议来加强防御能力。企业方面,债券成熟期和货币风险也获得下调,但全球流动性潮汐很可能将防线冲垮。”

作者 : kychia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财经 ‧ 报道:洪建文 ‧2018.10.19 2018-10-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