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0-23 16:41:16  1805786
翁菀君 ‧ 一个人,两种人生
星云



平行世界里的两个我,如月亮及其背面,明暗自分,不尽相同。儿时读《小叮当》(那个哆啦A梦仍未出现的世界),大雄乘着时光机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看大阳从西方升起,自己变得努力上进又讨人喜欢,那个和现实全然相反的模样,竟连自己也艳羡起来。同样一个我,却过着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那样的情节亮起迷样的光,在我很小的时候已诱惑我一头栽入。

我和写作的我,一个人,两种人生。

两年前应朋友之邀,毅然决定去面试,到远离城市的国际学校教书,教了3年又辞职回家。如今回想,永劫回归地不断上班、离职、再上班、再离职的循环复始,似乎也有着相同意味。当老师之前,常年躲在家与人隔绝,用时间和孤独熬出一本论文和两本散文,成果看似富足,心情却越发趋近于一颗燃烧殆尽的白矮星。

身体恒常低温,日子覆盖着苍白微光。于是我知道,彼时应当一蹬脚,蹬出写作的宇宙范围,回到人群中去当个不写作的普通人。

在学校,几乎没有学生知道我是个写字的人。Ms Jamie。

他们唤我英文名。声声呼唤多像一次又一次快转倒带,把过去一切转化归零。换一个名字的叫法仿佛换一种命运,我暂且卸下文学的包袱,过着不必剥心剥脑的人生,自写作的压力与自伤中退去。那时我停掉所有专栏,干脆停笔不写。阅读、上课,假期到了便去旅行,用身体去感受真实的阳光,记住咸咸海风抚过皮肤的感觉。那些实实在在的感官触觉,是多少个秉灯夜烛所错过的呢?仿佛加利偿还,我想把错过人生再活一次。

不写作的时候,我大抵比较快乐。那样的快乐来自日子过得稀松平常。因为由始至终,我皆未曾能与写作的自己和平共处。

有几年躲在家里翻译写稿维生,案子接得不多时,能同时兼顾几个专栏,偶尔写出较长的篇幅参加文学奖。我的两本散文都在如此的低温时光中完成。某一天,当我因为文学奖成绩不理想而流下眼泪,我突然明白原来字字追逐,竟已写成了一个病人。我用文学期许自己,用奖项寻找认同,那个写作的我病容满面、发胖忧郁,忘了生活永远大于文学。

我该记得的,那下笔的初始,源起少女的初心。大学即将毕业,离别感伤,为了想记下青春的痕迹,才开始把那些年的感受以文字的形式写下。我写作开始得晚,同龄人拿过了少年文学奖、写过了报章专栏,我在正式成为记者之后才真正提笔。在那之前,写作予我,还比不上在舞台认真唱一首歌。只是平行世界的大门一旦开启,即一路到底通往我心。

不写作的时候,我说话速度快、脑袋机灵、俗不可耐。然而,《1Q84》里的大月亮旁边若不伴随着绿色小月亮,青豆和天悟也许就无法相遇。平行世界里,因为曲折有痛感,所以才更快乐。


翁菀君导师简介

1978年生。毕业于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目前从事文案撰写与翻译工作,同时任教于马大深耕散文写作班。曾任时尚杂志主编、报社副刊记者、任教于国际学校。散文曾获花踪文学奖、海鸥文学奖、双福文学出版基金等。2018年出版第二本散文集《文字烧》。第一本散文集《月亮背面》入围第十四届花踪马华文学大奖。合著作品有《按键回转》音乐生活志及〈最美丽的时刻〉概念专辑、《作家的家》、《我们留台那些年》、《与岛漂流:马华当代散文选2000-2012》等。


2018第三届后浪文学营————我和写作的我

日期:2018年11月18日至20日地:雪莪加影新元大学学院

对象:热爱学阅读、有志于文学创作的中学生及大专生

费用:RM150(含住宿、餐、保险费与手册)

网上名:goo.gl/XjmZfB

报名截止:10月31日或额满为止

询问:[email protected]、03-79658593

作者 : kychia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 ‧ 文:翁菀君(马华作家、后浪营散文组导师)‧ 2018.10.18 2018-10-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