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0-31 15:15:45  1808218
刘惟诚·国之根本不能牺牲
纯粹诚见

时间过得很快,两天后,就是政府提呈2019年财政预算案的时刻。和过去不同的是,此次预算案不再由国阵设计,也不再由首相提呈,当然,更不会大派糖果,因为首相敦马已经有言在先,这将是一份“全民牺牲”预算案,问题只是在于,我们会牺牲多少、痛苦多久。

为此,各界都在屏息等待,就连曾经拥有数十年设计预算案经验的在野阵营,也选择保持观望,既不推出替代预算案,也不打算提前向政府叫嚣,最多提出替代预算建议。

当然,在野党不推出替代预算案,也是因为现今的自顾不暇。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前主席纳吉有官司在身,再加上议员退党危机,前副主席希山慕丁又突然向希盟示好,巫统对外群龙无首、对内暗流汹涌。另外,马华目前进入改选阶段,两大阵营斗得脸红耳赤,间中还有代表元老的蔡派、代表当权的廖派入场,也是一个乱。民政、国大党至今仍在沉睡,未来斗争路线尚未明朗化,伊党更不用说,他们仍在等待更好的政治机会,不会轻易亮出底牌。

这些在野党,一部分自身难保、一部分另有盘算,所以不可能腾得出手拟定替代预算案。既然没得对比,我们也只能将全副的期许、焦点,放在执政联盟的首份预算案中。

对于这份即将在本周五(2日)提呈的预算案,商界、企业界和财经界已在积极讨论中,不少学者、企业家都对预算案不抱太大期待,而财政部过去也在不同的时间点,逐步释放一些讯息,好让民众做好“牺牲”的心理准备,所以预算案未出台,坊间已有很多人在叫苦连天、满腹怨言。

民间的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梦想和现实的差距,实在太大。然而,就现阶段而言,我们其实也没多少选择,因为这一道难关,是迟早都需要面对的。为何?看回过去的预算案。远的不说,就说最近这三年的。

2016年预算案,其总拨款额为2652亿令吉,行政开销和发展开销各占81.2%和18.8%,赤字为3.1%,至于2017年预算案,拨款总额微挫至2608亿令吉,当中有82.4%为行政开销,发展开销则是17.6%,赤字估算为3%左右。

而最近的一次,即2018年的预算案,其拨款总额反增至2802亿令吉,在这当中的83.6%为行政开销,而发展开销则是16.4%,赤字估计将削至2.8%。察觉到什么吗?我再追溯到阿都拉时代的2009年预算案。

当时总拨款为2079亿令吉,赤字3.6%,行政和发展开销各占74.3%和25.7%。对的,赤字收窄了,不过焦点其实是在总拨款的逐年递增,而这当中的重中之重,就是行政和发展开销的失衡,不到10年的时间,行政开销就暴增了34%,反之,发展开销则收窄了17%。

这其中的讯息很清楚,就是我国的预算案在逐年扩展,并且在近两年以更快,即年均6.9%的增幅急速扩展,政府虽在2017年预算案中稍微收窄了行政开销逾0.2%,但很快就在隔年的预算案中回弹21%,增幅比任何一年的预算案增幅还高上三分一。换而言之,因为政治因素,预算案扩展已是近年常态,再加上目前国家所面对的员工产能和行政效率的低落、国内资源单元、内需经济萎缩等诸多挑战,若非消费税的抵销,入不敷出的情况会更恶劣。

这种情况是极不健康的,特别是对一个缺乏金融活力、多元经贸和蓬勃内需的国家来说,个中风险更高。尽管我国目前的财务状况,尚未显得极度危急,但过去10年我们花了太多未来钱,所以现阶段确实是对国家的经济结构和政府的开销模式,进行整顿的最好时机,更何况,管控行政开销,和整顿公务系统的行政效率向来是同一个配套,而后者对提升政府的资讯传递系统颇有助益,能收一石二鸟之效。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情况,政府对财务的管控和效率的提升,尽管是眼下的当务之急,但无论情况再恶劣都好,本次预算案的部分发展拨款,比如教育、旅游、科技、国防、卫生和乡区基建等发展项目,是绝对不能牺牲的,这些领域的拨款能增加固然好,但无法增加也需维持在过去的水平,因为这些都是国之根本,也是提升国家产能、多元化国家收入,以及拉近城乡和东、西马发展鸿沟的元素,是国家发展的基石。

该省当省,但不该省的,不可省。

作者 : bslim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纯粹诚见·作者:刘惟诚·私立大学讲师·2018.10.31 2018-10-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