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1-21 19:21:10  1814413
郑丁贤·巫统和伊党的直线沦落
非常常识

那些反对签署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政客,他们了解什么是ICERD吗?

我相信他们不了解,而且,他们也不愿意去了解。

他们甚至不了解什么是种族主义。

在国会会议中,当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回答关于ICERD的问题时,反对党的巫统和伊党议员集体起哄,高喊“racist,racist”(种族主义分子);议长甚至听到有人喊“滚回印度去”。

谁才是种族主义分子?答案一目了然。

巫统和伊党玩弄ICERD课题,煽风点火,而希盟政党投鼠忌器,不是敷衍,就是旁观;ICERD在国际是一种公义,在大马变成洪水猛兽。

这些歇斯底里的反对声音,完全扭曲了ICERD的面貌和意义。

他们声称ICERD违反大马宪法153条款,会剥夺马来人特权;但是,问及ICERD如何抵触宪法,又如何能影响马来人特殊地位,这就叫他们答不上来。

况且,任何的国际公约,都不能超越一个国家的法律,遑论宪法;这是主权国家的内政和自治权力。

签署ICERD,是对人权和平等的一种承诺;而如果不认同公约中的部份条文,可以声明对有关条文持保留,这并不影响成为缔约国家。这也是许多国家加入缔约国的做法。

拒绝ICERD,显示大马和现代世界还有一段距离。

阿末扎希甚至扬言,如果政府签署ICERD,马来人将会暴动。

事实上,大马签署了ICERD,马来人不会有任何损失,自然也没有任何“暴动”的理由。

只是,一部份马来穆斯林可能会受到巫统和伊党的挑衅,盲信了这些经不起考验的说辞,遭到巫统和伊党的利用。

阿末扎希的“暴动”论,以及哈迪阿旺声称反对ICERD是穆斯林的义务,已经把两党的水平,拉低到新的程度。

这也表示,巫统和伊党已经缺乏能力在理性民主的平台上,进行竞争,而必须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来挽回支持。

一旦沦落到这个地步,它们失去了论政的能力,也将被大部份中庸和理性的选民所唾弃。

巫统和伊党在14届大选遭到挫败,原因固然很多,重点是,种族主义和宗教主义并没有让它们改变命运。

大选之后,它们没有走向中道,反而愈向极端靠拢,这只会让它们的道路愈来愈狭窄。

挑起情绪,制造种族和宗教矛盾,如此的反对党,对民主政治不具备建设作用,反而是一股负面的力量。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The political freefall of Umno, PAS

作者 : gkheng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非常常识‧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8.11.21 2018-11-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