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1-23 13:00:45  1815099
郑丁贤.拉大是原则,不是工具
非常常识

关于拉曼大学学院,这里无关政治党派,而是关系几个原则。

1.政党的原则国阵时代的2018年财政预算案,拉曼大学学院(TARUC)的拨款,从之前的6千万令吉,减少至3千万令吉。

当时的反对党民主行动党,为拉曼大学学院的待遇打抱不平。行动党多名议员要求高教部解释何以拨款减半,同时置疑3千万令吉是否足以拉大的开销。

人民眼中,行动党似乎比马华更加支持拉大。

前进一年,来到希盟时代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拉大的拨款,从之前一年的3千万,减少550万令吉。

财政部长林冠英说,拉大是马华的,应该用马华的党产来维持。

政党的原则,一年之间就做了一个U转。

2.政府的原则70年代起,政府实行大学种族固打制,同时开办只供马来子弟就读的玛拉大学,而华裔子弟被边缘化,除非挤破头进入名额非常有限的国立大学,否则只能寄望出身富贵,能够到外国留学。

成立拉曼学院是马华回应华社教育危机的行动,而政府以“一元对一元”资助拉曼,是政府纠正教育偏差的一种方式,也是政府对华社权益的弥补措施。

尔后,从学院改为大学学院,“一元对一元”也换成常年拨款。

换句话说,政府资助拉大,不在于马华,而在于这是政府的义务,也是华社无可奈何之下和政府的默契。只要教育政策对华裔子弟依然不公平,拉大就应该继续获得政府资助。

换了新政府之后,玛拉大学依旧不开放,公立大学还是存在入学偏差,那么,政府凭什么砍掉拉大的拨款?

3.政治的原则不管华社如何不满马华,在选举中拒绝马华,但是,稍有认识者,都无法否定马华创立拉大,以及优大(UTAR)的建树。

原因在于拉大不是马华的资产,而是华社和国家的资产。

拉大和优大不是为马华赚取盈利,也没有为马华争取到选票(这两届大选),但是,它为华社和国家培养了这么多人才,譬如,现有国内的合格会计师,半数以上是拉大出来的。

而很多华裔低收入家庭,孩子从拉大毕业后,进入社会就业,才改善了家庭经济状况。

90年代以后,华人家庭纷纷提升进入中产阶级,很多和拉大有直接关系。

如果把马华摒除在外,政府才愿意拨款,即使华社愿意接受这个条件,然而,政府是否又愿意改变现有的条件?

譬如,一旦马华脱手,政府接手,以后拉大和优大是否可以保留它现有的教学媒介语(以英语为主),以及保留华文通识教育和中文系?

此外,政府是否接受拉大和优大继续现有的绩效招生制度,以成绩作为招生标准,而不看他们的种族背景?

对待拉大,不能老是把它当成政治工具,可以利用时,捧在手心里,缺乏利用价值之后,就把它远远丢开。眼中只有工具,缺乏政治原则,不难被看穿,也不会走得长远。

作者 : acechor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非常常识.文: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 ‧2018‧11‧23 2018-11-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