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1-24 12:49:57  1815398
林瑞源.右翼分子兴风作浪
风起波生

希盟政府最近面对不少麻烦,有反对党和右翼组织的挑衅,也有种族和宗教政治对社会的破坏,另有自己制造的问题。

在509大选输掉政权后,反对党就以种族和宗教议题来挑拨情绪,近来的攻势尤其猛烈,几乎是倾巢而出。

而右翼组织也异常活跃,例如刚成立的第三势力联盟(Gagasan Kuasa Tiga)指控行动党在幕后操纵政府拟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并使用仇恨语言攻击行动党。捍卫穆斯林社群运动(UMMAH)则声称有超过1000个组织出席12月8日的集会,预料有至少50万人上街示威。

越来越多迹象显示,这些反希盟的非政府组织正集中火力猛轰希盟部长,比如在网上发动联署要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辞职,而部长的政治秘书慕连迪也在霹雳打巴一所学校前,遭巫统党员拦截。

除了瓦达姆迪,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也成为目标,有人发动请愿运动要求他辞职,理由是自他上任后马电讯股价下跌。哥宾星致力于改善通讯服务,最终也将提高马电讯的竞争力,以这种理由要部长下台,根本是别有意图。

右翼分子也污蔑希盟领袖,包括指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穿“共产党服装”检阅仪仗队。

一些人也炒作双语路牌课题,结果雪州苏丹谕令撤下沙亚南的中巫双语路牌。两个非政府组织还不满足,恫言号召1000人前往梳邦新村抗议爪夷文换成中文。

巫统执政61年,对国人的思维及价值观带来极大的破坏,造成极端主义滋长。默迪卡民调中心的调查指出,有18.1%和5.2%的穆斯林分别支持印尼伊斯兰祈祷团和哈里发国(IS);根据学者的研究,极端主义行为也已经蔓延至政府和大学。

一些人受到极端主义的影响,升起“替天行道”的旗帜,当起道德警察,例如吉打瓜拉姆拉“巴达尔队”没有注册,也没有获得警方或宗教局的批准,擅自取缔幽会的情侣。一旦这种行径扩大至全国,将威胁世俗法。

刁难啤酒女推销员的巫裔男子显然也是受到极端思维的荼毒,如果这类单独行动者能够觉悟,应该给予改过的机会,以免把他们推向极端组织。难能可贵的是,女推销员决定不追究。

但是那些冥顽不灵、不断挑起事端的人士,背后动机邪恶,企图制造社会不安,以期混水摸鱼,警方必须援引法律加以制裁。

兴风作浪、转移视线是右翼分子惯于使用的伎俩,3年前的刘蝶广场事件是最好的例子,一起偷窃案,演变成骚乱、种族情绪高涨,现在很可能有人会故技重施。

对于极端主义,希盟必须借力打力,利用公民社会的中庸力量来遏制极端思维,如果使用国阵那一套,用仇恨政治、政治化来应对,恐加剧极端主义的扩张。

公民组织会否给予希盟更大的支持,取决于新政府是否站在道德制高点,即希盟是否真的与国阵不一样。

举个例子来说,教育部长马智礼之前表示,反对党国会议员若要在学校举办活动,都必须要向教育部申请及获得通令,才可进入校园。这种做法不是和国阵一样吗?希盟在大选前谴责国阵奉行仇恨政治,现在执政了就应该宽容。

同样的,国阵政府歧视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希盟现在就应该大度的对待马华兴办的拉曼大学(优大)和拉曼大学学院。

若希盟有更大的道德感召力,将有助于消除社会戾气,也有更多人愿意站出来对抗极端组织,进而改造社会。

希盟需要更多时间消除种族和宗教政治的余毒,但希盟必须以身作则、营造催生新马来西亚的环境,壮大中庸力量。

ICERD事件是最好的借鉴,公民社会不够强大、缺乏政治勇气等因素,致使新政府U转,右翼组织将得寸进尺,国家何时才能进步?

作者 : acechor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风起波生.文:林瑞源.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2018‧11‧24 2018-11-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