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2-04 19:15:58  1818337
林瑞源 ·希盟只当一届政府?
风起波生

马华代表大会通过提案,授权马华中委会推动解散国阵,组织新联盟,很多人对此嗤之以鼻,认为马华自不量力;国阵及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也打脸马华,他提醒马华不要忘记自己只有一个国会议席,而且选民以巫裔居多。

其实,解散国阵是巫统的其中一个选项,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9月14日就暗示,国阵可能重演其前身联盟的命运解散,全新的在野党联盟将会诞生,过后阿末扎希也建议组成联盟3.0。既然如此,为什么马华提出就被讥讽?相信这是基于面子和尊严,解散国阵、组织新联盟应该由巫统主导,而不是马华。

况且在国阵的架构上,巫统向来是老大哥,轮不到马华出声。

那么,为何马华不直接退出国阵?竞选马华总会长职落败的颜炳寿的猜测不错,他指马华领导层不当机立断,是要“买时间”(拖延),静观其变。

马华现在处于两难的局面,若退出国阵,意味着与巫统断交,这将失去马来票,下届大选可能输到精光。即使是巫统在509大选拖累了马华,马华仍难舍巫统。

假如马华退出国阵,巫统将毫无顾忌与伊党结盟,马华领袖希望目前主导和伊党结盟的巫统领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卸职,比如阿末扎希有官司在身,而反阿末扎希的其他巫统领袖也在努力让党回到正轨。若主张与伊党合作的领袖失势,摆脱了一马公司丑闻,马华就可以重新和巫统搭档。

假如巫统领导层没有改变,组织新联盟则是马华的第二个选项,因为国阵的天秤标志已被诅咒,丢掉天秤,组织新联盟,采用新标志,或许还有一搏的机会。

马华采取拖延策略,也是因为看到民政党的处境。民政党在大选后退出国阵,只赢得短暂的掌声,过后就只能孤零零的斗争,没有盟党和组织,是不可能重返政治主流。

所以,从卸任总会长廖中莱提出马华的立场不是退出国阵,而是要国阵解散,到草拟拖泥带水的大会提案,彰显马华的无奈。

既然马华还对巫统心存幻想,就一直回避纳吉涉及的一马公司弊案,这造成马华无法放下包袱,重新出发。

如此不汤不水的路线,让马华受到各方的抨击、嘲笑,再拖延下去,马华将更难挽回民心。

尽管前路茫茫,但马华并没有放弃重新执政的目标,譬如,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建议,马华未来仿效国民党高雄市长“韩国瑜”模式,抓紧人民对于经济民生课题的怨气,转为马华的支持票,让马华重现辉煌。

台湾民进党在九合一选举大败,是很好的教训,治理无方,只顾政治报复,不理民生,激起了民怨。

对希盟来说,与其关注反对党的动向、打压政敌,倒不如把时间和精力放在管理上。优先治理好国家,振兴经济,解决民生问题,执政逾6个月后,希盟暴露治理无方的弱点,比如经济低迷,原产品如棕油和橡胶价格暴跌,部长应该设法促销,而不是促请小园主在雨季时也割胶以增加收入,这犹如火上加油。

财政部长公布,希盟执政中央后,外资增加约250%或350亿令吉,但他不能忽略其他数据疲弱,比如日经大马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连续2个月走跌,11月PMI进一步走低至48.2的6个月低位。与其浪费时间在拉大拨款课题上,倒不如花多一点心思帮助中低收入者。

此外,联邦直辖区部长不去解决首都的罪案、水灾、卫生、住屋及交通阻塞等,却去限制娱乐场所的营业时间,反映治理茫无头绪。

如此长久的管治无方,又不断违反承诺,情绪必定高涨,估计希盟政府将面对巨大的民意反弹。

反对党是处于迷茫中,但希盟也不能得意忘形,保住政权的关键在于自身,不是反对党。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PH's best bet is itself, not a crumbling opposition

作者 : yslee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风起波生‧作者:林瑞源‧《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2018.12.04 2018-12-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